夏夕绾冷笑,“论起勾引人的本事我对陆先生真是望尘莫及,一边跟我玩暧昧,另一边趁着出差的功夫带上自己的情人去酒店开房,如此游刃有余的玩转在两个或者是多个女人中间,陆先生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陆寒霆不是太明白她的意思,“说话别阴阳怪气,把话说清楚了。”

  “陆先生,我认为点到为止就行了,但是你真不要脸的话那我就直说了,你出差的那个晚上我打电话给你,你的手机被一个女人接了,她说你在洗澡!”

  陆寒霆迅速将兜里的手机拿出来,翻开了通讯录,她真的给他打过一通电话。

  不过那通电话被人给接了。

  陆寒霆想起那一天晚上自己的私人秘书严毅曾经告诉过他,公关总监华容来过了。

  那这通电话就是华容接的。

  陆寒霆眸里寒光乍现,这时就感觉怀里的女孩在乱动,他禁锢住她,“给我老实点!”

  “陆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事情败露,所以恼羞成怒了?”夏夕绾挑衅的看着他。

  陆寒霆将她指尖的香烟抽走了,丢在了烟灰缸里,“陆太太,你吃醋了?”

  什…什么?

  夏夕绾迅速否认,“我没有。”

  “醋坛子都打破了,还说没有,那自我回来,一遍遍让我去找别的女人的是谁?”

  “我那是…”

  陆寒霆按着她莹润的肩头迫她跟他对视,“在你眼里,我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我陆寒霆就算有个把女人,还需要撒谎打掩护?”

  “你…你…”

  夏夕绾都惊呆了,她有想过戳破他之后可能弄得彼此都难堪,但他现在是几个意思?

  他也许觉得她很可笑,讥诮里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真是将她鄙夷到了极致。

  夏夕绾长这么大见过渣男,还真没有见过渣的如此嚣张不可一世的。

  “陆寒霆,你不要脸!”

  夏夕绾捏着拳头锤打他,还踢了他两脚。

  陆寒霆眯着狭眸看着怀里挥动小手小脚的女孩,她总是这样,给他挠痒痒。

  陆寒霆勾唇,这些日子以来的阴郁一扫而空,心情大好,“陆太太,看看你这个泼辣的样子,我手机被人接了,你就凶的跟个小野猫似的,如果我人被别人睡了,你是不是就要发疯了?”

  “…”

  夏夕绾动作一僵,真的炸开了,“我没有吃醋,我都说了我没有吃醋!”

  陆寒霆看她生气了很想打他一下又打不过他的羞愤样子,抬手刮了一下她秀琼的小鼻翼,嗓音低醇磁性道,“陆太太,虽然你吃起醋来的时候让我有点吃不消,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为了我吃醋。”

  “陆寒霆!”

  陆寒霆却将她松开了,“你今晚就睡在这里,不要回去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夏夕绾迅速叫住了他,“你去哪里?”

  这是他的房间,都这么晚了,他要去哪里?

  陆寒霆看了她一眼,“怎么,想留我,跟我一起睡?”

  夏夕绾小脸爆红,气的拿起床上的枕头用力的砸到了他的俊脸上,“你走吧,我们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你去找别的女人去!”

  陆寒霆挑着英气的剑眉,也没有哄她,真的走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