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富来了,有人给李玉兰撑腰了,场面迅速变得不一样了。

  夏振国迅速丢下了夏夕绾走向罗富,人也变得恭迎谄媚了,“干爹,感谢你百忙里抽空前来,我们都在等你呢。”

  罗富是一个胖子,脸上有生意人的精明,他拍了拍李玉兰的手,“振国,我听说最近有人欺负了玉兰,让玉兰不开心了,我把干女儿嫁给你,是让你带给她幸福的,而不是让她受委屈的,你明白这个意思么?”

  夏振国一僵,他刚向夏夕绾允诺过了,现在又被罗富来了一个下马威,这脸简直是左右开弓,啪啪打脸。

  夏振国特别封建爱面子的人,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只想让罗富注资先解决了资金短链。

  “是干爹,我会对玉兰好的,我和玉兰的感情绝对不会受外界那些谣的影响,这一场结婚纪念日就是最好的证明。”夏振国闭着眼睛豁出一切道。

  罗富看向李玉兰,“玉兰,你觉得呢?”

  李玉兰的尾巴快要翘上天了,之前她有多郁闷,现在就有多得意,她看了夏振国一眼,勉强道,“看他以后的表现吧。”

  “振国,听到没,以后要好好表现,让我的干女儿满意。”罗富发话道。

  “是是是。”夏振国狂点头。

  罗富地位很高,是一个资本大佬,现场的富商们迅速拥上前,跟罗富攀谈了。

  李玉兰一直挽着罗富的手臂没有松开,她在向夏夕绾还有刚才不搭理她的那些富太太们耀虎扬威。

  那些富太太们脸色不是太好看。

  夏小蝶觉得特别开心,她看向夏夕绾,挖苦讽刺道,“夏夕绾,你看到了没有,你根本就不是我妈的对手,我干爷爷一来,所有人包括我爸都必须对我妈俯首称臣。”

  夏夕绾看着李玉兰和罗富站在灯光璀璨处受着大家的阿谀供奉,就觉得很好笑,“你妈找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干爹当靠山,还真是厉害,我自愧不如。”

  夏小蝶没想到夏夕绾会这么说,她就觉得一拳头砸在了棉花里,没使上劲。

  这时大厅里响起了悠扬的钢琴声,到了跳舞的环节了。

  作为主角的夏振国走上前,绅士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夫人,能请你跳支舞么?”

  被邀请的李玉兰觉得真解气,这段时间夏振国跟她的感情直线下降,还经常夜不归宿,还当众打她的耳光,现在逮到了机会,李玉兰自然要好好的收拾他一顿,也让夏夕绾看看她这个爸是怎么讨好她的。

  李玉兰直接看向罗富,“干爹,这第一支舞我跟你一起跳吧。”

  虽然罗富名义上是干爹,但两个人的关系可不正当,看着李玉兰妩媚的眉眼,加之两个人很久没见了,罗富迅速伸手搂住了李玉兰,“好,就依你。”

  罗富搂着李玉兰进入了舞池,开始跳舞。

  僵在现场的夏振国,“…”

  敢怒不敢!

  罗富跟李玉兰跳舞,“玉兰,这就是你当初选择的男人,我怎么觉得他一点用都没有?”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