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兰看着罗富,“如果我不嫁给他,难道还能嫁给干爹么?你家里那个母老虎还不将我吃了。”

  罗富被她撩的气息不稳,用力掐了一下她的水蛇腰,“今天晚上到酒店房间里找我。”

  李玉兰也正有此意,夏振国要注资,难道罗富是人傻钱多,非要注资给他?

  这都要她去陪睡的。

  “夏夕绾,你看到没,我爸惹我妈生气了,我妈连舞都不跟我爸跳了,你要认清这一点,只要有我干爷爷在,这个家就是我妈说了算!”夏小蝶嚣张道。

  夏夕绾也不理夏小蝶,直接扭头看向夏振国,乖巧担忧的样子,“爸,刚才小蝶说你惹阿姨生气了,阿姨连舞都不跟你跳了,小蝶还说这个家是阿姨做主了,对不起爸,都是我连累你受阿姨的责罚。”

  因为响起了音乐声,所以夏夕绾不动声色的抬高了声,足够身边的贵宾们都能听到。

  果然,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夏振国的身上,露出了可怜同情和讥笑。

  夏振国的脸色已经够难看了,这一下变得铁青,他恶狠狠的盯了夏小蝶一眼。

  夏小蝶吓得打了一个冷颤,她敢肯定如果没有这么多贵宾在的话,夏振国会直接给她一耳光撒撒气。

  夏夕绾仿佛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只是担忧道,“爸,这个罗总真的是阿姨的干爹么,我看干爹对阿姨好好啊~”

  夏夕绾是20岁还没有到的女孩子,说这话除了担忧还有单纯的羡慕,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大家的目光“刷”一下落在了舞池里。

  罗富搂着李玉兰的水蛇腰在跳舞,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李玉兰妩媚的笑,而罗富目光不正,时不时的偷瞄着李玉兰鼓鼓的胸口。

  本来罗富是以干爹的身份过来的,大家没有往那方面想,现在“干爹”的话题被夏夕绾一语挑出来了,大家都看出了他们之间的暧昧。

  你说这个干爹是不是那种干爹啊?

  我看像,两个人跳个舞都干柴烈火的。

  说什么呢,人家夏总还在这里呢。

  夏振国盯着舞池里的那两个人,迅速拽成了拳,他手面的青筋都已经一根一根的暴跳了,十分狰狞。

  贱人!

  这时大厅的门“轰”一声被推开了,有人来了。

  舞池里的李玉兰也听到了动静,她不悦的扭头,“谁这么大胆…”

  话还没有说完,一鞭子已经往她身上抽来了。

  啊!

  李玉兰躲避不及,那凌厉的一鞭子正好抽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声惨叫,疼的摔在了地毯上。

  “谁啊,谁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凶?”大家回头看去。

  罗夫人赶来了!

  罗夫人的手机里还躺着夏夕绾刚偷偷拍摄下来的视频,李玉兰一直挽着罗富的胳膊,跟罗富贴身热舞…

  这时罗富丢下李玉兰,面色慌张的跑了下来,“夫人,夫人你怎么来了?”

  大家一声抽吸,原来是罗夫人来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