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掀起英俊的眼皮透过后视镜看了叶翎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夏夕绾澄亮的翦瞳上,“我跟她不熟,你随意。”

  这话更像是说给夏夕绾听的,夏夕绾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时叶翎挽住了夏夕绾的纤臂,“绾绾,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今天晚上你不要回去了,跟我回醉玉欢吧,陪陪我。”

  夏夕绾还没有说话,前面的陆寒霆已经迅速抬眸看来了,“这样不好吧?”

  “哪里不好了?”

  “我记得你们刚在三亚见过,也没有很长时间没见面。”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陆总,请个假呗,就许你壕掷十二亿为美人,却不许我家绾绾陪闺蜜,什么道理?”

  陆寒霆一阵头疼,他知道夏夕绾这个好闺蜜叶翎是故意的,“如果绾绾不回去,会有很多人想她的,比如奶奶,小圆圆…”

  叶翎无情pass,“那是他们的事儿。”

  陆寒霆不说话了,他深邃的狭眸落在夏夕绾的脸上,眼眸炙烈暗沉。

  夏夕绾当然读懂了他的意思,他不许她去陪叶翎,他要她回家。

  堂堂陆氏大总裁还将奶奶和小圆圆搬出来了,其实都是他的挡箭牌。

  夏夕绾点头,“好,翎翎,我去陪你,陆先生,你跟奶奶说一声,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陆寒霆收回了目光,他看了一下窗外璀璨的霓虹灯,然后掀了掀薄唇,“就住这一晚,明天我来接你。”

  “那不行,绾绾在我那里住多久,那要看我家绾绾的心情。”叶翎说道。

  前面的男人没有再说话,因为抗议也是无效的,总不能跟她的闺蜜抢人吧?

  夏夕绾抬眸看了一眼前面的陆寒霆,他英俊精致的面上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白色衬衫的衣袖往上卷了两道,戴着名贵腕表的大手按在方向盘上,从容有力的开着车,优雅而迷人。

  不过夏夕绾知道他生气了,因为她看见他抬手解开了一颗衬衫纽扣,整个人无形之中笼罩上了一层不悦和阴郁。

  夏夕绾移开了目光。

  ……

  醉玉欢。

  夏夕绾和叶翎下了车,叶翎很有礼貌的跟陆寒霆说了一句“谢谢陆总,再见陆总”,然后拉着夏夕绾的小手头也没回就走了。

  两个人上了电梯,叶翎得意道,“这位陆总好像生气了,他这是活该,作为你的娘家人我不帮你出气谁帮你出气?”

  夏夕绾暂时确实不想理陆寒霆,分开冷静一下对彼此都好。

  两个人进了公寓,叶翎笑着倒过来,“看来你从三亚回去的那一晚让陆总很满意啊,你没看见刚才我在车里说让你不回家了陆总那神情,要不是你撑腰,我早就怕了。”

  夏夕绾雪白的小耳垂一红,“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真的假的,绾绾快老实交代,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我们…”夏夕绾吞吞吐吐的躲闪道,“我们就…亲亲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