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密研究院门外,劳斯莱斯幻影豪车缓缓停了下来,陆寒霆透过蹭亮的玻璃车窗看向里面药房的方向,他知道她在那里。

  只要他现在进去,就可以找到她。

  手边放着给她买的药膏,很想送给她。

  可是,他不会进去的,他只是想来这里看一看,来离她近一点的地方。

  陆寒霆将挺括的后背倚靠在座椅里,这就是他和她的安全距离,只要她不靠近他,他就不会伤害她。

  很舍不得。

  那么乖软聪慧的一个女孩,他是那么的喜欢她,现在她是他唯一的药。

  陆寒霆又拿出了手机,翻出了她的微信,两个人上一次的聊天还截止在那一次她去三亚,误发了一张泳衣照片给他。

  这张照片他已经保存了。

  昨晚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涌了上来,他甚至能清晰的回忆起她当时的模样,她那苍白的小脸灼红了一片,还抬脚踹他…

  陆寒霆抬手遮了一下眼睛,掩去了眼角的猩红。

  这时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来电话了,是私人秘书严毅打来的。

  陆寒霆按键接通,严毅恭敬的声音迅速传递了过来,“总裁,按照行程安排,今天需要飞到欧洲出差,专机已经准备好了,需要取消么?”

  “不用,我待会儿就到。”

  ……

  一晃眼,三天过了,这三天夏夕绾一直待在枢密研究院里工作,工作之余就泡在藏书阁里看医书。

  下午时分,夏夕绾终于找到了她想要的那一味药,曼陀罗花。

  曼陀罗花传闻只开在生死两界,相当的珍贵匮乏,甚至都没有人见过这传说里的曼陀罗,夏夕绾不知道怎么去搞到它。

  “双双,我已经找到我想要的药了,曼陀罗花,你有没有听说过哪里可以找到这个?”夏夕绾找到了双双,将医书里的曼陀罗花递给双双看。

  双双看了一眼,差点跳起来,“绾绾,你怎么要曼陀罗花啊,这曼陀罗花可是毒,会神经错乱,中毒而亡的。”

  “双双,我就要这个,不用担心,我自小百毒不侵,所以我想要曼陀罗花亲自试毒来炼药。”

  双双震惊的看着夏夕绾,“绾绾,你是不是疯了,你要给谁治病啊,这曼陀罗花的毒性相当强,就算你百毒不侵都不一定能抵抗住,你怎么能试毒呢,你不要命了!”

  夏夕绾拉住了双双,“好双双,我20岁还没有到,还不想死,所以你真的不用担心这个,你快点帮我想一下怎么搞到曼陀罗?”

  双双摇头,“枢密这里都没有曼陀罗,全球稀缺品种,不可能搞到的。”

  夏夕绾十分的失望。

  双双又道,“给我一点时间,我帮你搞定。”

  “…”

  夏夕绾震惊的看着双双,“双双,你说真的,你可以搞定?你怎么搞定啊?”

  “不就是一株曼陀罗花么,你等着就是了。”

  夏夕绾重新打量了双双一番,她总觉得双双有点厉害的亚子。

  夏夕绾将医书还了回去,然后她拿出手机,都三天了,陆寒霆都没有联系过她。

  他很忙么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