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挑着精致的柳叶眉,目光奶凶的回看过去,“我是9,现在我最大,陆总该你出牌了!”

  一边的夏妍妍已经看不下去了,在她看来被踹了的夏夕绾这是急了,原形毕露了,她想说话。

  但是这时陆寒霆扭头,目光温和的看了过来,“妍妍小姐,麻烦你给我买包烟。”

  这大概是陆寒霆对她迄今为止最温和的目光了,还让她去买烟,夏妍妍的心跳迅速漏了一拍,“好的陆总,我这就去。”

  夏妍妍离开之前还十分得意的看了夏夕绾一眼。

  将人给打发走了,陆寒霆的目光又落在了夏夕绾黑漉的翦瞳上,他慢条斯理的将手里的牌打了出来,是一张…10。

  夏夕绾,“…”

  他又压了她一头。

  两个老总迅速笑道,

  ---夏美人,陆总赢了。

  ---按照规则,陆总可以对你提一个要求。

  夏夕绾掀着纤长的羽捷看向对面的男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问他,“愿赌服输,不知道陆总有什么要求,不然,我也去给你买包烟?”

  陆寒霆嗅到了很大一股酸味,某个小醋缸又打翻了,他可什么都没有做,完全是配合她的。

  陆寒霆将挺括的后背慵懒的倚靠在了椅背里,薄唇勾出一道似笑非笑的弧线,“叫爸爸。”

  什么?

  叫…爸爸?

  来了来了,夏夕绾知道他一定是报复来了,刚才大家还在笑话他是傻白甜之类的,所以他想找回点尊严。

  夏夕绾在桌下偷偷的踢了他一脚。

  陆寒霆没有避,就给她踢,他的西裤上已经多了一道小脚印,他看着她因为生气而黑漉漉转的澄眸,格外的鲜活漂亮。

  ---哈哈,夏美人,让你以后再欺负陆总,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让陆总成为她们的金主爸爸呢。

  ---陆总,我看夏美人不好意思叫出口,不然换一个?

  陆寒霆的眸底溢出几分纵容和宠爱,他嗓音低沉磁性道,“好吧,那就换一个,夏夕绾,叫老公!”

  叫…老公?

  夏夕绾雪白的小耳垂一下子就灼红了,虽然他是她的合法老公,但是这声“老公”她可从来没叫过。

  现在他整睱以待的看着她,明显是逗她的,看她笑话,夏夕绾迅速站起了身,“我去下洗手间。”

  两个老总迅速嚷嚷道,

  ---夏美人,愿赌服输,你怎么跑了?

  ---这个夏美人太没有牌品了,以后不带她玩了。

  陆寒霆看着夏夕绾消失的俏影,缓缓勾了一下薄唇,然后他起身,“你们慢慢玩,我出去透透气。”

  ……

  夏夕绾和陆寒霆一前一后的走了,叶翎迅速顶上,“陆总和绾绾走了,我来陪你们玩。”

  “叶美人,我们可不敢跟你玩,如果输了,算谁的?”

  叶翎拍了拍自己,“什么意思,看不起我,输了当然算我的。”

  “整个海城谁人不知顾少宠妹入骨,如果叶美人输了,肯定是顾少买单了。”

  这时头顶响起了一道低醇的嗓音,“在说我?”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