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夏夕绾第一次出现在枢密时,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记忆里戴着面纱的女孩已经悄然长大,出落成了现在这样绝色璀璨的模样。

  他找了她整整一年,在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准备回帝都城的时候,她姗姗来迟。

  陆子羡走上前,来到了夏夕绾的面前。

  夏夕绾诧异的看着他,“是你?对了,那天大罗心经是你从赵立英那里拿走的么,你又帮了我一次,我回去想跟你说谢谢的,但是你已经走了,我这两天也没有看到你。”

  陆子羡看着她,“不用谢。”

  这时陆茵茵走了过来,“子羡,你跟夕绾认识?”

  “子羡?这是你的名字啊?”夏夕绾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这是第一次听说,她看向陆茵茵,“校长,我现在在枢密研究院,我们两个人都在药房,还是同事。”

  “夕绾,你现在在李文清院士的枢密研究院啊,那你跟子羡真的太有缘了,我还想趁着这次聚餐介绍你们认识,没有想到你们已经是旧识了,你们相处的怎么样?”

  这个…

  夏夕绾俏皮的眨了一下羽捷,有点为难道,“这个可以说吗,我们没说过几句话,他一般…都趴在桌上睡觉…”

  什么,睡觉?

  陆茵茵抬手就打了陆子羡一下,“你这个孩子,你是不是疯了,你的时间怎么能拿来睡觉,还给夕绾留下了这么不好的印象?”

  夏夕绾没想到陆茵茵会打陆子羡,早知道她就不说了,她仰起小脸望着陆子羡,有点不好意思,“我好像犯错了,告你状了…”

  陆子羡看着夏夕绾,女孩声音轻轻软软的,带着几分歉意和盈盈和笑意,顾盼流转之间像只…小奶猫。

  陆茵茵这个媒婆一直在察观色,她见陆子羡的目光一直落在夏夕绾的身上就知道这事成了,“夕绾,我家子羡可不是什么瞌睡虫,他大概是无聊,所以睡睡觉打发一下时间的,我家子羡是医学界的天之骄子,20岁就已经是帝都院士了。”

  这么厉害?

  夏夕绾是见过一些帝都院士的,但他们都是老头子了,李文清院士已经算是比较年轻的了,她还真是第一次见陆子羡这种年纪的院士,他看着也才24岁左右。

  她还以为他是进枢密混日子的呢。

  “那真是失敬失敬了,以后请多指教。”夏夕绾勾起了红唇。

  陆子羡看着她,清冷的薄唇也勾出了一道浅浅的弧线,她不记得他了,要不然她怎么会不知道她跟他势均力敌?

  陆寒霆是最后到了,他一出场自然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大家围着他恭迎了一番,他淡淡的应酬过后就去找陆茵茵了。

  刚转了一个弯,他的脚步蓦然一顿,因为他看到了前方的陆子羡和夏夕绾。

  明黄色的灯光从头顶洋洋洒洒的镀了下来,陆子羡和夏夕绾对面而立,一个是天之骄子帝都院士,一个是天才少女绝丽纤尘。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