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迅速抬眸,一张俊美的容颜在她的视线里放大了,陆子羡来了!

  他怎么来了?

  陆子羡垂着俊美的眼睑看了她一眼,然后清寒的目光就落在了装着曼陀罗花毒液的小瓶子上,“那是什么?”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一颤,迅速伸手将小瓶子藏在了自己的口袋里,“没…没什么,就是双双带给我的小玩意儿。”

  女孩很不会撒谎,就算现在竭力强装着自然和镇定,但陆子羡还是蹙了一下俊美的眉心,“我看着怎么像毒?”

  “…”

  夏夕绾想起眼前这个陆子羡可是天之骄子,帝都最年轻风华的院士,想瞒他太难了,他应该已经看出了什么。

  夏夕绾想拍自己的脑袋,她怎么这么不小心被他给看到了,但是他总是这么神出鬼没的,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子羡,这个是我的私事,你不用管,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嫂嫂,所以我请求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你哥哥。”

  看着女孩眸里的请求,陆子羡没有说话。

  这时夏夕绾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腕还被他抓在手心里,她迅速动了一下,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但是没抽回,因为陆子羡抓着没放。

  关于陆寒霆生气的事情,夏夕绾已经深思过了,她感觉陆先生十分介意她跟他的姑姑还有弟弟来往,虽然她还不知道原因,就算陆先生和自己的姑姑还有这个亲弟弟都没有多少感情,也不至于这么抵触甚至戒备吧。

  她总觉得陆先生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不过奶奶说的对,也许她真的没有给足陆先生安全感,无论陆先生的理由是什么,在明知道陆先生不喜欢的前提下,她都应该先跟他姑姑还有这个弟弟保持距离。

  可是夏夕绾迅速一滞,陆子羡拽住她干什么?

  “你找我有事?”夏夕绾疑惑的看着他。

  “没事。”陆子羡缓缓将她纤细的皓腕给松开了,然后拿了自己的外套,他漫不经心道,“听说夏妍妍今天早晨救了一个老夫人,还用了金针封穴?”

  夏夕绾点头,“好像是的。”

  陆子羡没有回头,而是淡淡道,“这个金针封穴我曾经看见一个女孩用过,那是在帝都城的大街上。”

  夏夕绾的记忆迅速回到了两年前,那次她去帝都城,曾经在大街上救过一个重症病人,当时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有着一双极其漂亮的手,拿着手术刀,她和那个人当街给那个病人做了一场手术。

  夏夕绾的眸子落在了陆子羡那双手上,他抓着自己的外套,蜷起的五指白皙修长,犹如艺术品。

  夏夕绾瞳仁微微一缩,她想起来了,那个拿着手术刀的人就是…他!

  是陆子羡!

  “竟然是你?”夏夕绾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陆子羡回头看着她,点了一下头,轻声道,“恩,是我。”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