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房里寂静无声,陆子羡轻搂着夏夕绾,夏夕绾短暂的晕眩过后所有的知觉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这个曼陀罗花的毒太强了,纵然她从小被药材浸泡,是百毒不侵的身体也差点没抵抗住,如果换成别人,早毒发身亡了。

  这一次的试毒并不成功,她必须进行第二次的试毒。

  纤长的羽捷颤了颤,夏夕绾想要睁开眼,但是视线里还是黑暗的。

  这时她就感觉一只大手按上了她的香肩,头顶响起了陆子羡的声音,“你还好么?”

  随着知觉的回笼夏夕绾这才意识到自己靠在陆子羡怀里了,她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到他怀里去了,她迅速伸手想要推开他。

  但是她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两只小手抵上他的胸膛,倒有点欲拒还迎的意思。

  这时耳畔就响起了一道低沉冷戾的嗓音,“你们真是让我看了一出好戏!”

  夏夕绾迅速抬头,她的视线已经渐渐恢复了光明,只见门边伫立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躯,陆寒霆来了!

  陆寒霆身上覆着一层森冷的寒霜,那双深邃的狭眸染着几分可怕的猩红直直的射了过来,那目光像是淬了毒的冰,夏夕绾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可怕的眼神,她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浓浓的杀机。

  “陆先生…”

  夏夕绾叫了一声,但是这时陆寒霆已经迈开长腿走了过来,他剪裁如刀锋的西裤带出强大而凛冽的气场,走过来,一把拽住了陆子羡的衣领,一个结实的拳头就砸了上去。

  陆子羡受了一拳,摔在了地上,嘴角立刻沁出了血迹。

  陆寒霆又一个拳头砸了过去,他从喉头里逼出森然的嗓音,“陆子羡,知道她是什么人么恩?她是我太太,是你的嫂子!”

  陆子羡俊美的脸上迅速挂了彩,他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清冷的黑眸看着陆寒霆,对视里火花四溅,“那她知道你是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怪物么?”

  陆寒霆舌尖舔了一下干燥的薄唇,“呵”一声,他又砸了陆子羡好几拳。

  夏夕绾吓坏了,她第一次看到陆寒霆这样打人,她挣扎了两下,绵软无力的身体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扑上去,从后面抱住了陆寒霆精硕的腰身,“陆先生,够了,不要打了!”

  后面有人抱了过来大大的限制了陆寒霆的动作,他挺直了英挺的脊背,嗓音森冷道,“放手,听到没?”

  “我不放,陆先生,你误会了,刚才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你别打人了,不要激动!”

  夏夕绾不敢放手,因为她知道情绪失控的他又有了发病的征兆。

  陆寒霆精硕的胸膛上下起伏着,犹如野兽一样,英俊的眼睑重重的阖了一下,他骨关节拽到泛白的拳头缓缓松了下来。

  他转身扣住了夏夕绾的皓腕,拽着她就走。

  但是这时陆子羡快速的起身,拽住了夏夕绾另一只皓腕。

  她同时被两个男人给拽住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