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回家那是要试毒啊,她试毒了疼到昏厥,陆子羡应该是扶了她一下…

  可是,这些她怎么跟他解释啊?

  “我…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陆子羡扶了我一下,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看着女孩闪烁的眼睛陆寒霆就知道她在撒谎,她竟然会撒谎了!

  “夏夕绾,认真一点行么,你就给我这么一个敷衍苍白的解释,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好打发了?”

  夏夕绾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陆先生,你能不能相信我一次,我跟陆子羡真的没有什么…”

  陆寒霆冷冷的甩开她,踩下油门加速。

  夏夕绾迅速觉得头晕想吐,她难受的按住了自己的心口。

  陆寒霆的眼睛余光一直注意到她,她受不了这么快的速度,又想吐了,他拽紧了方向盘,努力压下胸膛里那股快要发作的暴躁戾气,然后缓缓减了速。

  很糟糕,陆寒霆扭头看了一下窗外,觉得自己现在真的糟糕到一塌糊涂。

  ……

  劳斯莱斯幻影豪车是停在了陆氏集团外面,陆寒霆一路拽住夏夕绾上了楼,进了总裁办公室。

  他步伐跨的很大,夏夕绾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后面,到了总裁办公室,他推开休息室的门,直接将她甩了进去。

  夏夕绾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她勉强稳住了自己,试图安抚陆寒霆,“陆先生,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你觉得你现在情绪不稳定,昨天你没有吃药,今天赶紧把药吃了吧。”

  夏夕绾将药丸递给他。

  陆寒霆伸手,直接将药丸拂落在了地毯上,“我不要吃药,我不是病人!”

  夏夕绾迅速蹲下身去捡药丸,“陆先生,你不要闹了,你暂时先吃这个药丸,很快我就会研制出新的药丸的,我会治好你的!”

  夏夕绾快要捡到药丸了,但是陆寒霆低下高大的腰身,健臂箍住了她的软腰轻轻的一提,直接将她抱坐在了盥洗台上。

  抬手脱掉了身上的黑色大衣,他将精硕的腰身挤进了她的腿间,然后阖着眼眸就去脱她身上的裤子。

  夏夕绾瞳仁一缩,迅速按住了他的大手,“陆先生,你干什么?”

  陆寒霆狭长的眼角染着猩红,薄唇勾着一道弧线将她巴掌大的绝色小脸紧紧的锁在自己的眼眶里,“你给不出合理的解释,那我只能自己来亲自求证一下我这顶绿帽子被你戴到什么程度了,你们有没有上过床。”

  夏夕绾瞪大了双眸,小手抵在他的胸膛上用力的锤打挣扎,“陆寒霆,你别这样,你这样真的很伤人!”

  陆寒霆高大的身躯犹如铜墙铁壁一样纹丝不动,哑声薄情的讥笑道,“我喜欢伤人,我还经常发病,我脾气也不好,跟我在一起很累吧,现在你遇到更好的选择了终于觉得我不好了,不要忍着了,你跟我离婚去跟别的男人好吧。”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