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凸起的男人喉头上下滚动着,像滚过了火炭,薄唇寻到了她的嘴巴上吻住了,“陆太太,你的嘴怎么这么甜?”

  夏夕绾被吻的昏呼呼的,这一下脸上的红晕都蔓延到了天鹅般的粉颈里,整个肤如凝脂的娇肌都覆上了一层浅红。

  很快,陆寒霆高大沉重的身体压了过来,将她压到了墙壁上,他埋在她的长发里平稳着自己的喘息,“绾绾,我很疼,很想要你,但是,还是让你再长一长。”

  夏夕绾感觉到了他的呵护和珍惜,心里甜的像抹了一层蜜,小手紧紧的抱住他。

  “陆先生,你好像格外介意我跟你姑姑还有陆子羡在一起,为什么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向我坦白的?”

  这一瞬间,夏夕绾感觉到男人的肌肉迅速紧绷了起来,她改口道,“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

  陆寒霆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将她纤柔玲珑的身体压在自己的怀里,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他缓缓敛上俊眸,用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嗓音哑声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我跟他们没多少感情,就是…我妈从阿娇房跳海后,我情绪一直不稳定,那一天是我妈的葬礼,因为没有找到尸体,所以只有牌位…”

  “那一天发生了一点意外,我妈的牌位被烧了,我看到的时候只剩下了灰烬,风一吹,就没了…”

  “我很生气,没能控制住自己,出手伤了几个人,当时事情闹得挺大的,医院给我诊断,开了我精神不正常的诊断书,后来,后来…”

  陆寒霆闭上眼,遮住了满眼的血红,过往血淋淋的伤口再次被揭开,他依然疼的想蜷缩起自己。

  这时一双小手抱了过来,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夏夕绾踮起脚尖在他的俊脸上一阵乱亲,“陆先生,不要说了,都过去了,现在你不是一个人,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陆寒霆的手落在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他睁开眼,眸色猩红而暗沉的盯着她看,“绾绾,我向你坦白,没认识你之前,我有过一段千疮百孔的过去,那是我人生里最狼狈不堪的岁月,我姑姑,陆子羡…他们所有人都是那段岁月的见证,人是会慢慢长大的,当你强大到已经有了盔甲,他们就再也伤害不到你了,现在的我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但是唯独你,我不想你知道我那段过去,所以我无比芥蒂你跟我姑姑还有陆子羡走近。”

  “绾绾,我已经向你坦白,以后若是他们任何人跟你提起我那段过去,不要理他们,转身就走,好不好?”

  夏夕绾白皙的眼眶突然变红,陆先生有病,母亲的去世已经刺激了他的情绪,然而在葬礼上还发生了意外,彻底压垮了已经濒临奔溃的陆先生,故意激怒他让他伤了人,从而被医院盖棺了一纸精神不正常的诊断书。

  是谁策划了这一切,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