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后都不会怀孕了,所以这药没有必要吃。

  顾夜瑾抬头看她,但是她更快一步的抽回了自己的脚,然后起身,“晚饭你自己慢慢享用吧,我先回去了。”

  “翎翎!”顾夜瑾拉住了她,他探究的目光紧紧的落在她苍白的小脸上,像是x光般想将她给洞穿,“你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都是你自己干的好事你会不清楚我怎么了?”

  叶翎又恢复了平日里慵懒柔媚的样子,她抬手撩了一下腮边的秀发,“跟你上床果然是最差的体验没有之一,这一次也不例外,一点都没有舒服的感觉,顾少主,去外面找几个女人多练练,我期待你在床上征服我的那一天。”

  说完,叶翎转身就走了。

  顾夜瑾一张俊脸已经不能再难看了,薄唇都抿成了一道泛白的弧线,任何男人都不能被质疑能力,她竟然拿着这一点再三的挑衅他。

  叶翎往大门边走去,这时她路过的一个柜子突然摇晃了两下,直接往她身上砸去。

  “翎翎!”

  顾夜瑾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柜子砸在他身上时,他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整个按在了自己的怀里。

  叶翎听到了重物倒地还有男人低低的闷哼声,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用了几秒才缓过神,等抬头时就看到顾夜瑾的额头有两行鲜血流下来了。

  刚才柜子要砸到她的身上,千钧一发之际顾夜瑾赶了过来将她护在了怀里,柜子直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受伤了,现在流血了。

  顾夜瑾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抬手扶了一下额,然后两只大手按住了她莹润的香肩,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他都流血了,可是他第一反应是查看她有没有受伤,叶翎蒲扇般的羽捷颤了颤,看着他不说话。

  “是不是吓傻了,我没事,不要怕。”顾夜瑾清寒的眸底溢出了几分柔软的宠爱,还摸了摸她的头。

  叶翎伸手,将他给推开,“找医生给你处理一下吧,我很谢谢你这一次救了我,但是这不足以让我留下来陪你过夜,我的过夜费是很贵的,顾少,现在很晚了,我回去了。”

  叶翎冷漠的转身,很快就离开了这栋别墅。

  顾夜瑾僵在原地,他看着女孩上了自己的法拉利豪车,豪车疾驰而去,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回头,只留给他一个决然消失的身影。

  顾夜瑾沾着血的大手缓缓攥成了拳,从来没有任何时刻让他如此清晰的明白两年前她就已经走了,她不喜欢他了,而他还一直站在原地。

  ……

  夏妍妍现在焦头烂额,因为律师函已经到她手上了,让她归还那十二个亿,不然就正式起诉她。

  她没有十二个亿,又不想交出那部惊才绝伦的医典,内心烦躁到了极点,同时她也恨死了夏夕绾。

  不过很快她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重症监护室的那位厉老夫人今天苏醒了,想见一见她这位救命恩人!

  她金针封穴二救了厉老夫人,这才两天的时间,厉老夫人竟然就苏醒了,这个消息又震惊了媒体界,大家纷纷称赞她医术惊人,又要提着照相机来给厉老夫人做一个采访,再给她做一个专访。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