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陆寒霆浸淫商场这么多年,十几岁就开始玩转商界,对敌人从未心慈手软,最擅长的就是进攻,他从来没有遇到等着敌人来挑衅,而他束手被打的境地。

  在她盈亮明媚的目光里,陆寒霆搂着她莹润的肩头将她紧紧的按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轻声道,“恩,不介意,你去吧。”

  他想,他终究还是不能对她做出些什么,比如折了她的羽翼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

  他可以为了她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他也可以为了她忍着敌人的一再挑衅,一退再退。

  “陆先生,谢谢你啊。”夏夕绾甜甜的道谢。

  陆寒霆将薄唇勾出了一道魅惑的弧线,“陆太太,你不是真心感谢我,如果你是真心的,不应该只是用嘴巴说说。”

  “…”夏夕绾迅速推开他,还沾了一点泡泡擦到了他的俊颊上,转身就跑。

  陆寒霆扣住她的纤腰将她扯了回来,俯身就往她的红唇上吻去,“陆太太,好久没收拾你了是吧,又欠了。”

  夏夕绾在他怀里咯咯的笑,脆铃一样,还躲着他的亲吻,“不要,我手还没有洗,还有泡泡…”

  “待会儿再洗,反正都是要洗手的。”

  夏夕绾被他吻住了红唇,两个人从沐浴间一路吻到了卧室,脑袋晕乎乎的时候就被他推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

  两个人闹了好长时间,夏夕绾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时候她感觉有人又在亲她,纤长的羽捷颤了颤,她一双惺忪的睡眸就睁开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不知道几点了,卧室里打着昏黄柔和的灯光,她身上很重,被压着…

  夏夕绾抬手遮了一下眼,然后柔白的手指穿梭进了男人碎短的发里,微微用力将他给扯了上来,“你怎么还不睡啊?”

  陆寒霆看着女孩初醒的模样,那双眸子懵懵的清澈干净的转,清纯到不行,但又被他染上了几分女人青涩的软媚,让他移不开目光。

  他嗓音低哑的呢喃道,“把你吵醒了?你那份牛鞭汤让我睡不着。”

  夏夕绾这才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已经发烫了,她好像…洗手没多久吧…

  “要不,我给你扎一针吧?”

  陆寒霆被气笑了,两手撑在她的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绾绾,我可是你老公,你除了学医外,没学会两性吗,我要的不是针,而是你。”

  说完,陆寒霆掀开被子下床,去沐浴间里冲冷水澡了。

  夏夕绾躺在床上闭了一下眼,睡意已经被他搞得全无了,她坐起身,肩头的黑色衬衫滑落下来,里面的肌肤被种的全是草莓。

  夏夕绾捂住了自己的领口,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发红的小脸,她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神经给他买牛鞭,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两个人貌似要没完没了的折腾,最后买单的还是她!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