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坐在陆茵茵的对面,服务员上了两杯咖啡,陆茵茵看向夏夕绾,“夕绾,你来了?”

  夏夕绾点头,“是的姑姑,我来了,你一直想将陆先生的过去告诉我,那你现在可以说了。”

  经过一晚上的考虑,夏夕绾还是决定过来,陆先生的病情超过了她的想象,这一次他飙车发生车祸已经拉响警钟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陆先生英俊,成熟,矜贵又富有,完美的无可挑剔,但是他将曾经那个不堪,痛苦,脆弱的自己偷偷藏起来了,她享受现在这个他的同时,也应该去了解他的那些过去。

  无论是他的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她都想参与。

  陆茵茵喝了一口咖啡,虽然她不喜欢陆寒霆这个侄子,但是提到那些过去,她的表情还是很沉痛的,“寒霆跟你提过他的亲生母亲柳璎珞吗?”

  夏夕绾点头,“提过。”

  陆茵茵震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陆寒霆会跟别人提起自己的母亲,“我挺诧异的,因为他的母亲是他心里最深的禁忌,旁人碰一下都不能,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跟你说起过他的母亲。”

  “陆先生提的不多,但是我可以想象,陆先生的母亲是一个绝色风华的女子。”

  绝色风华…

  可不是吗?

  陆茵茵自嘲的勾了一下唇,单是柳璎珞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就担得起绝色风华这四个字,要不然她哥哥怎么会栽在她身上?

  “柳璎珞死了,那天是她的葬礼,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柳璎珞的牌位竟然被烧掉了,风一吹,什么都没有剩下,寒霆看到这一幕像疯了一样,他动手伤了好几个人。”

  “这个我知道,陆先生也跟我说过,当时事情闹得有点大,后来你们给了他一纸医院的鉴定书,判定他精神有问题。”

  陆茵茵是真的没有想到陆寒霆竟然将这些都告诉了夏夕绾,“那他有没有告诉过你,当时的事情闹得不是有点大,而是很大,轰动了整个帝都城,因为他动手伤的那几个都是帝都城的名门子弟,寒霆那次下了狠手,几乎将那几个人都给弄残了,他母亲的墓碑前鲜血流了一地!”

  夏夕绾的手指一下子拽紧了,因为她脑海里已经有了画面感,那个墓地里充满了绝望和鲜血,还有野兽般的喘动。

  “夕绾,你怕了吗?”陆茵茵问。

  夏夕绾看着陆茵茵,“陆先生为什么动手伤了他们几个,那么多人在场,受伤的偏偏是那几个,难道不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吗?”

  陆茵茵滞了一下,这个时候了,夏夕绾竟然还站在陆寒霆的身边,哪怕整个世界都与陆寒霆为敌。

  “没错,那几个人都是帝都的纨绔子弟,在葬礼上是他们将柳璎珞的牌位给烧成灰烬的,当时他们还嘲笑寒霆,说他是一个病人,一个怪物。”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