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霆出手将他们达成了残疾,那几个豪门将门世家哪里肯善罢甘休,这可是犯法的,寒霆当即就被抓走了,后来我哥哥回来,将寒霆送去了医院进行精神鉴定,医院的鉴定书出来了,寒霆被判精神残疾。”

  夏夕绾瞳仁缩了一下,竟然是陆寒霆的父亲亲手将他送进医院的,“后来呢,肯定还有后续对吗,一纸精神鉴定书是无法糊弄住那些人的。”

  “糊弄?”陆茵茵哈哈笑了,“夕绾,你到现在还以为寒霆是一个正常的人,你不会以为精神鉴定书是假的吧,那是真的!”

  夏夕绾拧起了秀眉,她不喜欢别人说陆先生有病,有精神病,非常不喜欢。

  夏夕绾想说话的时候,陆茵茵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推到了夏夕绾的面前,“夕绾,你自己看看吧。”

  “这是什么?”

  “我都忘了寒霆没有告诉你后来,后来就是…寒霆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在里面呆了整整三年!”

  什么?

  夏夕绾倒吸一口冷气,她无比震惊的看着陆茵茵,陆先生曾经进过…精神病院,在里面整整三年?

  她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夕绾,点开看看吧,你好好看一看你的陆先生究竟是不是一个精神病,他是不是一个怪物!”

  夏夕绾伸出手指,点开了手机里的视频。

  那是在精神病院阴暗潮湿的一个小房间里,密封的,让人看得压抑,喘不了息,当时的陆寒霆还是一个十几岁的青稚少年,高高瘦瘦的,他身上穿着病号服。

  视频里的他在跟几个保安在打架,他下手很狠,很快就撂翻了那几个保安,他要冲出去的时候一个电击棒直接从他的脑袋上敲了下来,“轰”一声,他倒在了地上。

  几个保安围了过来,有一个人用脚踩住了他的俊脸,还不停的用电击棒去击他,耳畔充斥着那些人骂骂咧咧的阴暗笑声,“你这个小怪物,哪天不打你,你是不是就觉得身体不舒服了?”

  十几岁的陆寒霆被他们踩在脚下,少年狭长的眼眶通红,里面布满了红血丝,他嘴里发出着类似野兽的呜咽声,两手抠着地,他一遍遍的试图站起来,将自己被碾碎的骄傲和尊严给捡起来,很快他的手指抠破了,在地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夏夕绾手脚冰冷,整个人像坠入了深渊里,她好像就站在那里看着,看着十几岁的陆寒霆被别人踩在脚下肆意的欺凌,她看着他那双眼睛,他眼里燃烧着一把火,是绝境里的不屈和想要毁灭这个世界的阴冷偏激。

  夏夕绾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只大手给用力的拽住了,很疼,每一下呼吸都是疼的。

  这时突然有骨节分明的手指探了过来,一把就夺走了她手里的手机,夏夕绾猝然抬头,陆寒霆那张阴鹜的俊脸狠狠的闯入了她的视线里。

  陆寒霆来了!

  夏夕绾羽捷一颤,怔茫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英挺的男人,今天他穿了薄高领的黑色线衫,外面罩了一件黑色大衣,他挺括的肩上还沾染着外间的寒霜,整个人看的格外薄冷凌冽。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