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的小脸被他狠狠的拽在手心里,红了一片,不过她没有喊疼,而是握住他的大手软声道歉,“我错了,陆先生,我错了,不要生气好不好,我承认我想知道你的过去,我想参与你的过去…”

  陆寒霆舌尖舔了一下干燥的薄唇,喉头里溢出了一道哑然讥讽的低笑,“你怎么参与,十几岁的我他妈的在精神病院里,而你和陆子羡十几岁的时候被保送了医大,天才和魔鬼,天差地别,知道这些你满意了,能不能满足你的虚荣感?”

  夏夕绾瞳仁微微一缩,“你怎么能这样说,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治愈你,我想让你变好。”

  陆寒霆看着她,突然问了一句,“如果治不好呢?”

  “不会的,一定会治好的,我…”

  陆寒霆突然松开了她的小脸,两手捏住她莹润的肩头将她一把推到了墙壁上,这里的光线很暗,暗的看不清他眸底的风起云涌,“夏夕绾,我问你,如果治不好了,怎么办?”

  夏夕绾白皙的眼眶发红,她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心疼一个人,她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不会的,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陆寒霆重重的敛了一下俊眸,强迫自己松开了她的肩,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立刻松开她,他的情绪不稳定,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失控,他不想伤害她,所以现在只能远离她。

  他转身就走了。

  他怎么走了?

  夏夕绾扑上去,伸出两只小手从后面抱住了他精硕的腰身,紧紧的抱着。

  陆寒霆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嗓音低哑冷漠道,“松手。”

  “不要,我想抱抱你,陆先生,如果那时我在,我一定会抱抱你的,不让你一个人。”

  陆寒霆不想去回忆那段阴暗潮湿的时光,虽然那些画面像是镶嵌在他的脑海里,不断提醒他他有着怎样一段不堪的过往。

  现在女孩柔软的身体从后面抱过来,那么温暖馨香,胸膛里翻涌的巨大戾气让他心生一股可怕的摧毁欲,想要将这么美好,纤尘不染的她给毁了!

  陆寒霆握住了她的小手,然后一根根的扒开。

  夏夕绾执拗的不肯松手,“陆先生,你要去哪里,我们一起回家吧。”

  “你自己回去吧,我今晚不回去了。”

  “你是要去公司吗,那我跟你一起去。”

  “我要去酒吧找几个美女一起喝酒,不方便带你一起去。”

  夏夕绾一僵,迅速道,“不许去!我不许你去!”

  陆寒霆将她的手指给扒开,抬脚就走。

  “陆先生,我当你是开玩笑的,你生气可以,吵架也可以,但婚姻的底线不能碰,你知道我眼里容不得沙子,只要你身上沾染上丁点女人的气味我都可以嗅到的,到时我就不要你了!”

  陆寒霆没有给予她反应,他英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夏夕绾气的在原地跺脚。

  这时角落里藏了一个人,是夏妍妍。

  夏妍妍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她诡异的勾了一下唇,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