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现在醉意全无,他目光阴冷的看着此刻狼狈的夏妍妍,刚才他真的醉了,将她当成夏夕绾了。

  但是当他将脸埋在夏妍妍的长发里时,嗅到的却不是那股让他心动不已的少女芬芳,而是一股人工香水味,他就瞬间清醒了。

  她不是他的绾绾!

  只要想到刚才他将夏妍妍给拉到自己的怀里,还抱过她,陆寒霆就觉得浑身难受,恨不得将自己里外都狠狠的搓洗上几遍。

  “滚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说完陆寒霆就快速的进了沐浴间。

  ……

  沐浴间里,陆寒霆脱下了身上的黑色衬衫,他的衬衫上已经沾染上了夏妍妍身上那股难闻的人工香水味,甚至还有一根长发挂在了他的衬衫上。

  陆寒霆将黑色衬衫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打开花洒,让冰冷的水液从自己的头顶冲了下来。

  他用沐浴液将自己狠狠的搓洗了几遍,但无论怎么搓洗,他都觉得自己洗不干净了。

  耳畔响起夏夕绾那道清丽软糯的嗓音陆先生,我眼里容不得丁点沙子,只要让我嗅到你身上沾着别的女人的气息,我就不要你了!

  陆寒霆敛着俊眸,又将自己冲洗了几遍,他的动作不复以往的从容,显得有些急躁慌乱,他害怕夏夕绾真的嗅到了什么然后不要他了。

  突然,陆寒霆的动作一僵。

  他在干什么?

  不是说好要离婚的么,不是说好要将她用力的推开的么,他竟然还在这里像个心虚犯了错的孩子般拼命将自己洗干净?

  他真是太可笑了!

  陆寒霆闭上眼,任由冰冷的水珠从头顶灌下来,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夏夕绾那张苍白而绝丽的小脸还有她摔在地上的样子,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乖乖的爬起来睡觉?

  她一定讨厌死他了吧,她一定不会再喜欢他了吧,她很快就会离开他了吧?

  她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是不是?

  陆寒霆扯了一下薄唇,他感觉像是一把刀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心脏里然后不停翻搅着,直至将他翻搅的血肉模糊。

  他这么爱的女孩,收敛着所有的小心翼翼将她捧在自己的手心上,这么爱他的女孩,为了救他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现在他却要亲手将她给推开。

  他很想治好自己的病,但不是以她的生命为代价。

  她留在他的身边只会越来越辛苦,越来越累,离开他,她璀璨的人生才刚开始,以后她会遇到比他更好的人,她会幸福的。

  而他,再也不会遇到像她这样的女孩,他很清楚没了她,他的身体和病情会变得多么糟糕,她已是他唯一的药。

  但没有关系,就让他一个人坠入地狱吧,他本就是从地狱而来,从一开始就错了,不该贪婪她带来的阳光。

  ……

  清晨的时候夏夕绾睁开眼,她的视线又恢复了,简单的洗漱过后她去了枢密研究院,厉老夫人醒来了。

  vip病房里充满了欢喜,李文清院长亲自给厉老夫人检查了身体然后笑道,“老夫人,恭喜你,手术很成功,你的身体也恢复的很好,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在发展着,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厉老夫人倚靠在床头,虽然还打着点滴身体虚弱,但是精神很好,她拉住了夏夕绾的小手,“这还要谢谢我的小仙女,小仙女,这一次是你救了我,我要好好的报答你。”

  夏夕绾莞尔,“老夫人,治病救人就是我们医者的本分,我不需要报答,只要你身体健康就行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