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兰的瞳仁瞬间收缩放大,然后一股怒火在她的胸腔里点燃了,她恨不得冲到照片里面手撕了这对狗男女!

  怪不得这段时间夏振国夜不归宿的,原来他在外面养了一只狐狸精,他整天跟这只狐狸精鬼混,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身体吃不消,晚上当然不去她的房间了。

  李玉兰将孔真儿的脸点击放大,很快就认出了孔真儿,这个贱人之前不是她女儿小蝶身后的一条狗吗?

  听说她家境很不好的,没想到将主意打到自己同学的爸爸身上来了,看夏振国手里拎的大包小包可都是奢侈品,价值不菲的。

  在床上陪睡一下就能享受生活,果然是一个贱人!

  李玉兰现在是怒火中烧,她自己也是小三上位的,所以她特别怕别的小三模仿她成功的路子,以前她将夏振国看的很严,没想到她现在在家里辛辛苦苦的怀着儿子,他竟然在外面背叛她!

  李玉兰气的将指甲掐入了手心里,然后她耐着脾气拨出了夏振国的电话号码。

  现在夏振国在酒店房间里,孔真儿去沐浴间洗澡了,他速度很快的洗好了正等着孔真儿,这时就接到了李玉兰打来的电话。

  夏振国对李玉兰一点感情也没有了,现在激情时刻她打电话过来,夏振国只觉得扫兴,他接通电话,脾气不好的问道,“李玉兰,这么晚了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李玉兰原本还以为夏振国会心虚会愧疚的,但是夏振国上来就怒气冲冲的质问她,充满了嫌弃和不耐烦,这反而把李玉兰给唬懵了,她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她满脸的怨毒但强制忍耐道,“夏振国,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我在外面应酬呢,正在谈生意,没空跟你说话,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夏振国直接要挂电话。

  李玉兰迅速道,“夏振国,你在跟哪个老总谈生意,我现在正好有空,过去看一看。”

  这时“嗒”一声,沐浴间门开了,夏振国抬头一看,孔真儿走了出来。

  孔真儿今年才二十多岁,水灵灵的年纪,长的也漂亮,算是肤白貌美女大学生的那一挂,一直是富商老总喜欢包养的那种类型。

  现在她身上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见夏振国在打电话,她大胆的走过去抱住了夏振国的腰。

  夏振国当即有些气息不稳,就连李玉兰说了些什么都没有听到,只觉得聒噪,他直接挂断了电话,还将手机给关机了。

  孔真儿抱着夏振国,“夏总,你家里那个黄脸婆又打电话来查岗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