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看着他,澄亮的眸子里露出了几分受伤,以前的陆先生都不是这样的,现在他对她充满了不耐烦。

  夏夕绾白皙的眼眶变红了,慢吞吞的拿了自己的睡衣,“那我先去洗澡了。”

  她进了沐浴间。

  ……

  陆寒霆站在落地窗边抽烟,最近他很嗜烟,心情阴郁烦躁的时候总要靠尼古丁的味道来压抑麻痹自己。

  很快烟灰缸里就落了一层烟蒂,这时“嗒”一声,沐浴间门开了,里面裹挟出来一股沐浴的香气。

  她洗好了。

  陆寒霆又抽了一口烟,然后神色慵懒颓废的将那口烟给幽幽的吐了出来,“你先睡吧,我去睡书房。”

  他转身。

  但是下一秒他脚步一顿,双眸落在女孩的身上,瞳仁一缩。

  夏夕绾刚洗完澡,已经摘了面纱,露出那张巴掌大的绝丽小脸,她身上是一件香槟色的丝绸睡裙,吊带款,这种粉粉的颜色衬的她肤如凝脂,刚沐浴完的女孩就像是沾着晶莹露珠的蔷薇花,堪堪绽放的年纪,让人恨不得将她给狠狠的摘下。

  陆寒霆一僵,一直以来她都很保守和矜持,睡衣的款式都是不露胳膊不露腿的,她知道他的品性,怕他乱来。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穿成这样,如果没记错这是他喜欢的品味。

  见男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夏夕绾白腻的肌肤上当即覆上了一层雪孵般的浅红,她走上前,踮起脚尖就叽吧亲了他一口。

  陆寒霆的眸色已经沉了下去,嗓音沙哑道,“穿成这样干什么?”

  夏夕绾又亲了他一口,就着他的俊脸连亲了好几口,纤长的羽捷眨了眨,透出几分羞涩的大胆,“陆先生,你以前说过的啊,让我们床头吵架床尾合吧。”

  陆寒霆指尖的半截香烟迅速掉在了地上,这时夏夕绾伸出纤白的手指拽住了他脖间挂的领带,用力一扯,“过来呀~”

  陆寒霆被她拽了过来,她大胆拽他领带的样子颇有几分野蛮女友的味道。

  膝盖磕到了床沿,两个人双双跌落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夏夕绾松开他的领带,两只小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的吻上他的薄唇。

  陆寒霆手撑在床单上,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被动,他没有想到他都对她这样冷酷薄情了,她还柔软的缠上来,哄着他。

  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将她完全的推开,他只知道他的自制力已经在奔溃,溃不成军。

  陆寒霆狭长的眼梢里都是猩红,痛苦又欢愉的,这里是他和她的婚房,承载了太多快乐的回忆。

  他攥紧了床单然后再松开,敛下俊眸时大手已经穿梭进了她的长发里,化被动为主动的给了她一记深吻。

  现在他的大脑,浑身的血液细胞都在叫嚣着他好想她,真的好想好想。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