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夏妍妍的处血。

  她一直拽着的拳头倏然松开,好像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已经悄然溜走了。

  这时夏妍妍穿着一件新的睡裙也出来了,她满脸红晕,走路姿势很缓慢,嘴角还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妍妍,你跟陆总刚才做什么了?”李玉兰兴奋的跑到夏妍妍身边,故意大声的问。

  “妈,刚才我跟陆总…我已经是陆总的女人了。”

  说着夏妍妍就来到了夏夕绾身边,亲昵的拉住了夏夕绾冰冷的小手,“绾绾,你千万不要怪陆总,要怪就怪我吧,刚才是我的第一次,我跟陆总是情难自禁,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你成全我们吧。”

  李玉兰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因为她女儿终于爬上龙床了,“夏夕绾,你跟陆总这一场婚姻本来就是错误,现在不过是拨乱反正,陆总本来就是妍妍的,你把陆总还给妍妍吧!”

  夏夕绾冷睨着这对母女,然后她抽回了自己的小手,抬手就狠狠的往夏妍妍的脸上抽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当即回荡在整个回廊里。

  夏振国倒吸一口冷气,夏夕绾火力太猛,竟然抬手就给了夏妍妍一巴掌。

  夏妍妍被打偏了整张脸,她心里愤怒到了极致,但是表面柔柔弱弱的,“绾绾,你为什么打我?”

  夏夕绾脸色苍白,哭到通红的眼眶里都是水珠的痕迹,不过她眸色很冷,透出几分逼人的凌厉和嘲讽,“夏妍妍,我打你是因为你贱,陆寒霆是我男人,我男人的床你也敢爬,既然做了小三那就要做好随时被打的准备,以后给我小心一点,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夏妍妍一张漂亮的小脸红白交加,明显被夏夕绾羞辱到了,“绾绾,我们毕竟是姐妹,你怎么这么无情…”

  夏妍妍话还没有说完,“啪”一声,夏夕绾反手又扇了她一巴掌。

  这一下夏妍妍被扇懵了。

  “谁跟你是姐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爷爷到现在还没有让你进夏家,夏妍妍,这一巴掌我是替夏家打你的,以前爷爷坐镇夏家时,夏家好歹也是海城有头有脸的豪门,但是自从你跟你妈进门后,夏家上赶着出小三,夏家怎么养出你们这样低贱下作的东西!”

  “…”

  夏夕绾清丽的嗓音掷地有声,大家都给震惊了,此刻在她们眼里的夏夕绾真是太嚣张太有魄力了!

  夏振国也给震惊了,他觉得夏夕绾给他生动的上了一课,教科书般的正宫撕小三,他都忍不住要鼓掌了。

  夏妍妍被两个耳光扇的嗡嗡作响,撕碎了伪装,她怨毒的看向夏夕绾,但是她迅速撞上了陆寒霆那双阴鹜腥厉的狭眸,他虽然一直没有吭声,但是他站在夏夕绾的身后,是密不透风的保护姿态。

  夏妍妍恨得将牙龈咬碎了,不过她又畏惧着陆寒霆,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夏夕绾收回了目光,懒得再看夏妍妍一眼,她扭头看向身后的陆寒霆,然后伸出小手,缓缓的握住了他的大手,“陆先生,我们回家吧。”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