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绾,林婶我带走了,我在帝都城等你。”

  说完,苏希转身离开。

  他在帝都城等她?

  他可是海城四大豪门之一,他竟然在帝都城等她?

  又是帝都城。

  似乎很多人都在帝都城等着她,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总在召唤她。

  一开始夏夕绾就有这个感觉,现在苏希的打来让这种感觉更加明显强烈了些。

  夏夕绾侧身,看着苏希离开的背影,雨点噼里啪啦的下,一身黑衣的他显得格外俊逸清寒,雨滴从伞面掉下来,竟然丝毫溅不到他的身上,平添出几分神秘的色彩。

  这个苏希究竟是什么人?

  他是完全听命于她的妈咪的?

  夏夕绾知道妈咪很喜欢苏希,那时候妈咪总是一手牵着她,一手牵着苏希,那几年里苏希是妈咪亲手带出来的。

  她好像忽略了些什么。

  夏夕绾在冥思苦想,她没有注意到墓园的前方静静的停着一辆加长版的商务豪车,陆寒霆来了。

  陆寒霆坐在后座上,他已经出院了,今天他穿着白色衬衫打领带,外面商务马甲,最外面还罩了一件黑色大衣,刚从公司的高层会议上下来,整个人英俊矜贵,举手投足都弥漫着成熟优雅。

  现在他深邃的狭眸透过落地窗落在女孩的身上,见女孩盯着苏希的背影看,他蹙了一下英气的剑眉,眉心里染上了一层阴霾的寒霜。

  驾驶座上的严毅已经感觉到了男人身上骤冷的气场,最近总裁没什么情绪起伏,但太过面无表情,总透着一层薄冷疏离,整个公司都是压抑的,大气不敢出。

  这时外面又来了一道俊美颀长的身影,是陆子羡打着黑伞来了。

  严毅觉得头皮有点发麻,他透过后视镜看了一下后座上的男人,“总裁,这…这太太还真抢手,这才刚离婚,这些人就按耐不住了呵。”

  陆寒霆很早就来了,一直在这里看着她,他知道她很难过,但是他没有办法走近她,没有办法安慰她。

  后来他看到苏希来了,现在陆子羡也来了…

  陆寒霆抬头,锋利如鹰隼般的眸子往严毅脸上扫了一眼。

  严毅那声“呵”就卡在了喉咙里,出不来了,他觉得脖间凉飕飕的,总裁吃醋的眼神真可怕。

  “回去吧。”这时陆寒霆掀了掀薄唇开腔道,他没有办法再留在这里,他怕控制不住自己。

  “是,总裁。”

  加长版的商务豪车疾驰而去。

  ……

  墓碑前,陆子羡将手里的花献到了墓碑前,然后看向夏夕绾,“夕绾,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两天后我要离开这里回帝都了。”

  “你要走了吗?”

  “恩,我只有一年的时间,现在时间已经到了,我不能离开太久,而且我妈一直在催我回去,夕绾,你跟我一起走吧。”

  陆寒霆曾经说过,他这一年的时间就是来海城寻找她的,不过夏夕绾垂下纤长的羽捷,无法给予他回应,“我把这里的东西整理一下,很快就会去帝都。”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