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翎,陆司爵和柳招娣之间的感情好吗?”夏夕绾问。

  “好啊,这一对一直是帝都城的一段神仙佳话,这些年贵为一代商界帝王的陆司爵私生活相当干净,没有一点绯闻,而柳招娣作为陆家的当家主母,已经盛宠三十余年,她这个命格可是多少人肖想却想不来的。”

  说着叶翎暧昧的挤了挤眼,“不过fly创始人柳招娣确实是一个绝艳风华的女人,传说她年轻时风靡了整个帝都圈,一袭白裙,怀里抱着几本书,长发飘飘,清冷绝色的像是世外的仙子,无数豪门子弟对她趋之若鹜,大家都在猜将来她会花落谁家,被谁金屋藏娇。”

  “不过,”叶翎看了看杂志上的柳招娣,摇了摇头,“我觉得外界传太过了,这个柳招娣美是美,但是不知道她是嫁入豪门了还是怎么着,我竟然从她身上一点都看不出那种清冷仙子,让人多看她一眼都觉得亵渎的感觉来。”

  叶翎的眼光是很毒的,无论对时尚品味还是对女人,她总能一眼点评出要点。

  夏夕绾莞尔,清冷仙子的是柳璎珞,又不是这个柳招娣,所以当然看不出来了。

  “绾绾,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你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对一个珠宝品牌这么感兴趣。”叶翎摸了摸夏夕绾的小手。

  夏夕绾看着叶翎,“翎翎,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啊,说吧。”

  “其实,陆寒霆来自于帝都城,他这个陆姓可能就是你说到的这个陆姓,陆司爵是陆先生的父亲。”

  叶翎猛地抽吸了一声,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夕绾,“绾绾,你说什么,你说…陆寒霆是帝都陆家的…太子爷?”

  夏夕绾点了一下头,应该是这样的。

  天哪!

  叶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绾绾,你知道帝都陆家吗,那可是真正的财富权利中心啊,陆寒霆是要回帝都继承陆氏那座庞大的商业帝国的,他是太子,你曾经可是太子妃啊!”

  夏夕绾并没有刻意去打听帝都的陆家,她也是从叶翎刚才的话里才知道帝都陆家有多厉害和强大,不过再大的商业帝国对于陆寒霆来说都是冰冷而空旷的宫殿吧,他应该不会回帝都陆家的。

  这些年他带着奶奶生活在海城,对自己的父亲只字未提,好像已经斩断了和帝都陆家的一切联系。

  “翎翎,我们已经离婚了,就算他回去继承父业也跟我没有关系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们不该不要他钱的啊,陆家可是一座金矿,最不缺的就是钱,完了,我们错过了几十个亿…的美金。”叶翎痛心疾首,好像哗啦啦的人民币从她手里丢失了。

  夏夕绾被逗乐,她伸手抱住了叶翎,“翎翎,那是他的事情了,我们不要说他了,说说你吧,你去帝都,顾少没意见?”

  提到顾夜瑾,叶翎柔媚小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应该不会放我走,不过我会想办法摆脱他的。”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