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空洞的澄眸在这么一瞬间有了聚焦,刚才黑暗的世界迅速恢复了光明。

  夏夕绾低眸看,手里的那根烟花滋滋的绽放,五彩六色的花火像是璀璨的流星雨,闪耀了她整个世界。

  可是她没有心情看烟花,而是站在原地四处眺望了一下,刚才,她感觉…陆寒霆来了,他就在她的身边!

  这个烟花也是他给的。

  但是看了一圈,她并没有看到那道高大英挺的身躯。

  这时一个小朋友将一根烟花递了过来,“大姐姐,你还要玩吗?”夏夕绾的心直接坠了下去,哦,原来他没有来。

  她还在期待什么?

  夏夕绾觉得自己真可笑。

  ……

  今晚夏夕绾没有回醉玉欢,而是找了一家酒店开了一个房间,走了一天的路,她先泡了一个牛奶玫瑰花瓣澡。

  飞机票是明天下午的,今晚是她在海城的最后一晚。

  泡过澡夏夕绾拿出手机,给双双发了一条微信双双,你现在能不能将那株曼珠罗花送给我,我在天州一号酒店。

  双双知道她要离开这里抱着她哭了很久,还扬要去帝都找她玩,她的微信刚发过去,双双的回信就来了没有问题,绾绾,等我。

  夏夕绾将潮湿的头发吹干,很快“叮铃”的声音就响起了,有人来了。

  双双速度好快啊。

  夏夕绾走过去打开了房间门,“双双,你怎么这么…快…陆子羡,你怎么来了?”

  门外不是双双,而是陆子羡。

  陆子羡手里拎着一个袋子,清寒的黑眸落在她的小脸上看着。

  夏夕绾这才意识到自己洗过澡没有戴面纱,她巴掌大的小脸被泡澡的热气蒸蕴出了健康色泽的粉红,绝丽的五官跟她那双澄眸一样纤尘,小小的樱桃红唇娇艳欲滴,身上是酒店的白色浴袍,沾着湿漉漉香气的女孩顾盼流转之间皆是动人勾魂的神色。

  陆子羡是第二次看她的真容,他伸手,指腹抚上了她的小脸。

  陆寒霆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看着门里门外的那对俊男美女,陆子羡动情的去抚她的小脸,夏夕绾吓了一跳,一双澄眸如小鹿乱撞般闪躲开,直接想关门。

  陆寒霆就在想,昨天那个小女佣也有过小鹿乱撞的神色,但她就不是夏夕绾,不会让他有一种想将人丢在柔软的大床上狠狠咬上一口的冲动。

  这时陆子羡的手抵在了门板上,霸道的抵着,不让关。

  夏夕绾抬眸之间有些错愕,这时陆子羡俊美颀长的身躯已经进了房间,将房门给关上了。

  陆寒霆眼睁睁的看着那扇房间门在他眼前关上了,他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走进去的陆子羡用背关上门,夏夕绾向后退了一步,黑漉漉的水眸在昏黄的灯光里看着陆子羡,画面十分引人遐想。

  “总裁,这是你的房卡。”这时严毅走过来将房卡递过去。

  陆寒霆没有伸手接,他只是掀了掀薄唇,嗓音低哑森然,“你说,他们两个人会在房间里干什么?”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