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叶翎被送回了醉玉欢夏夕绾心头的大石才落了下来,不过她更加警觉,“你对我的事情这么熟悉,一定是调查过我了,你家先生是…陆司爵?”

  宋明对夏夕绾印象不错,他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不需要任何废话,“是的,夏小姐上车吧,我家先生在等你。”

  夏夕绾站在台阶上,有几分居高临下的看着宋明,少女眸光澄亮,淡漠从容,“抱歉,我登机时间已经到了,告诉你家先生,我已经跟陆寒霆离婚了,所以没有见面的必要,还有,以后不要动我朋友,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完,夏夕绾转身。

  宋明对夏夕绾有些刮目相看,她既然已经猜到他家先生是陆司爵了,她竟然不去,还敢出警告,不愧是大少爷和老夫人看上的女孩,果真与众不同。

  宋明看着夏夕绾纤柔的身影,不急不慢的勾唇,“夏小姐,大少爷现在在医院里,你确定不去看看他?”

  什么?

  夏夕绾脚步一滞,她迅速转身看着宋明,“陆寒霆怎么了?”

  “大少爷吃了一瓶安眠药,好在被发现的及时,送到医院里洗了胃,不过他还没有苏醒。”

  他吃了一瓶安眠药?

  夏夕绾瞳仁一缩,他是不是…疯了?

  ……

  陆子羡挂断了电话然后转身,已经看不到夏夕绾的身影了。

  “夏夕绾呢?”

  小武摸了摸头,“刚才夏小姐还在那里的…”

  陆子羡黑眸一沉,刚接了一个电话的功夫,她竟然就不见了。

  心里不好的预感已经成真了,她还是没能离开这座海城。

  其实陆子羡心里比谁都清楚,或许夏夕绾对这里已经没有留恋了,但是这里却有她最深的羁绊,那就是陆寒霆。

  陆寒霆还在这里,她能走到哪里去?

  ……

  医院里。

  夏夕绾匆匆的跑了过去,然后推开了病房门,病房里静悄悄的,没有别人,陆寒霆现在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躺在病床上,还在昏迷。

  夏夕绾走到床边,垂眸看着他,他一张俊脸苍白如纸,昏迷的样子冷硬而凛冽,这段时间他清瘦了好多,更加深沉缄默,现在他毫无生气的躺在这里,寂静到令人压抑的病房里都是心跳检测仪发出的“叮叮”声,那么的刺耳。

  夏夕绾缓缓伸出小手,颤抖的指尖落在了他的脸上,早晨在酒店里还让她觉得讨厌的人现在就躺在这里了。

  原来,他也有这么苍白虚弱的时候啊。

  原来,高大挺拔如他,也有倒下的一天。

  夏夕绾白皙的眼眶慢慢变红,然后噼里啪啦,她眼里的泪水像挂了线的珠子般纷纷砸落了下来。

  泪水是这般的滚烫,灼烧着她的眼睛,让她疼的心脏都在蜷缩。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有人进来了,是陆老夫人。

  老夫人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她疼爱的看着夏夕绾,“绾绾,你回来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