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泪水朦胧的看着老夫人,她发现老夫人头上的白发突然之间多了好多,她哽咽出声,“奶奶。”

  “哎!”老夫人应了一声,然后走过去,伸手抱住了夏夕绾,还摸了摸她的长发,“好孩子,你离开好久了,奶奶都想你了。”

  夏夕绾也很想老夫人的,但是她和陆寒霆走到今天这一步,她不敢去看望老夫人,怕他认为她在耍心机。

  “奶奶,他怎么了,他为什么要吃一整瓶的安眠药下去,他是睡眠不好了,还是心理更加不好了?”

  老夫人摇了摇头,“寒霆这孩子什么都没有跟我说,我也是到了医院才知道他吃了一瓶安眠药,刚才医生说他各项心理指标都很不正常,他现在这病恐怕比…比那三年更加严重了,只能靠吃安眠药了。”

  夏夕绾眼泪掉的更凶,心里都快心疼死了,她看着陆寒霆,又怨又恨,笨蛋,你不是非要离婚的吗,有本事离婚后你将自己过得更好啊,你现在躺在病床上给谁看?

  “奶奶,他这个病情不能脱离治疗的,难道没有请医生给他看吗?”

  “看了,我都在幽兰苑请了一个医疗团队回来了,但是寒霆根本就不配合治疗,他总是偷偷的跑出去,我知道他偷跑出去看你了。”

  老夫人紧紧的拉住夏夕绾的小手,“绾绾,奶奶知道这样说可能很自私,但是寒霆真的…不能没有你啊。”

  夏夕绾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的都是泪珠,贝齿咬着红唇,她将小脑袋摇成了一个拨浪鼓,心里委屈到不行,“不是这样的,奶奶,你不知道,他不喜欢我了,他不要我了,离婚都是他提的,他还不许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他对我好坏好坏…”

  老夫人伸手帮夏夕绾擦泪,“绾绾,你真是一个小傻瓜,寒霆怎么会不要你不喜欢你呢,他就是太喜欢你了,所以才要跟你离婚,把你推开。”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颤了颤,疑惑又不解,“我不懂…”

  “绾绾,你是不是为寒霆试毒炼药了?”老夫人问。

  夏夕绾整个一僵,她在自己的泪光里震惊的看着老夫人,然后又把目光落在了陆寒霆的脸上,原来…原来他们都知道了!

  “绾绾,我们都知道了,是寒霆告诉我的,他说你留在他的身边很辛苦,他还说他什么都给不了你,他还请求我不要给你打电话,不要将他糟糕的病情告诉你,绾绾,你可是他的药啊,但是他只能狠心推开你,但凡他有一丁点的办法都不会跟你走到离婚这一步,他是这么的爱你。”

  夏夕绾觉得自己太傻了,她真是一个傻瓜,她怎么能就这样相信他不喜欢她了呢?

  原来他都是在演戏。

  他想将她给推开。

  “可是,他跟夏妍妍是怎么回事,奶奶你不知道当时他跟夏妍妍就在一个房间里,我在外面那么用力的拍门,求他快点出来,可是他不理我…”

  只要想起那件事,夏夕绾还觉得撕心裂肺的疼。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