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司爵顿住了,他正眼看着夏夕绾,迎上了女孩璀璨澄亮的翦瞳,她执拗的在等他这个答案,问他爱不爱阿霆。

  整个办公室就寂静了下来,许久之后,陆司爵点头,“恩,爱。”

  夏夕绾垂下纤长的羽捷,嗓音轻柔,却一字一句敲打在人的心房上,“不要忘记今日你对我说过的话,他不差前途,二三十年之后的他一定可以成为比你更加成功强大的所在,他不需要我用生命为他铺一条康庄大道,陆伯父,我只是将自己鲜活的生命交在了你的手上,我也有很多没有完成的宿命和梦想,但我爱他,我把对他这份沉甸甸的爱交给了你,以后希望你代替我去加倍的爱他。”

  陆司爵沉默了,他看着夏夕绾,久久的看着。

  夏夕绾将照片一张张的收了起来,放回了信封里,然后揣在了自己的兜里起身离开,“我现在就要带他走。”

  “好。”陆司爵点头。

  “不要派人跟着我们,时间到了,我会通知你来接他。”

  “可以,你需要几天?”

  “七天。”

  “没问题。”

  夏夕绾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陆司爵看着她纤柔的背影,突然又出声道,“夏小姐,你已经跟阿霆离婚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会派人抹去海城一切关于你的记忆,如果你有幸活着,不要再来找阿霆。”

  夏夕绾脚步一顿。

  “其实阿霆将来娶什么样的太太都可以,但是绝不能是你,他爱你,你离开的时候他吃了一瓶安眠药,他在自杀,他对你的爱衍生了太多病态的占有和难以割舍,这直接恶化了他的病情,你可以轻易的毁了他,所以我绝不会让这样一个你留在他的身边。”

  “而且,你和子羡的事情…子羡也是我儿子,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你是第一个,你夹在他们兄弟之间,他们早晚会为了你而反目。”

  “陆家曾经经历过一次动荡,我不希望历史再重演。”

  夏夕绾没有转身,她真切的感觉到了陆司爵是一个真正的资本家,他可以冠冕堂皇的跟你进行一场谈判,将你抽皮剥筋都说的这么坦然。

  这一场谈判他没有任何的筹码,只是拿了一个信封的照片,就让她败的溃不成军。

  他在以防万一。

  他不想要任何意外。

  夏夕绾承认,她甘之如饴。

  “放心,等他重生时,我会让他彻底忘了我。”

  陆司爵并没有问她用哪种方式让他忘了她,只是点头,“好,对了夏小姐,刚才其实我还想说,阿霆跟我回到帝都城,他会继承陆氏帝国,我还为他挑选了一个未婚妻。”

  夏夕绾垂在身侧的纤柔手指倏然一蜷,不过很快就松懈了下来。

  “你不想问一问阿霆的那个未婚妻吗?”

  “不用了。”

  夏夕绾离开。

  ……

  陆寒霆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到夏夕绾走了,他拼命的去追她,但是追啊追,怎么也追不上。

  他四处寻找她的身影,在快要绝望的时候,她纤软的身体突然贴上来,两只小手抱住了他的脖子,眉眼弯弯的看着他笨蛋陆先生,我没有走呀,你在这里,我怎么舍得走呀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