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看着陆子羡,深邃的眼眸微微波动,他还是很了解这个弟弟的,作为当今最年轻的院士,陆子羡恃才傲物,清冷又孤傲,眼光十分高,没有什么可以影响他,他从来没有失态过。

  但是现在的陆子羡清冷的眼眶通红,染满了红血丝,他垂在身侧的两只手还紧紧的拽成了拳,像发怒的狮子,接近崩溃的边缘。

  陆寒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陆子羡。

  四目相对,陆寒霆淡淡的开腔,“你怎么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书房,“你是为了一个…女孩跟爸吵架,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陆子羡冷冷的看着陆寒霆,“你现在幸福么?”

  陆寒霆抿了一下薄唇,没说话。

  两个同样英俊的男人,都是天之骄子,现在眼神的对视里有交锋的火花和暗芒,很快陆子羡勾了一下薄唇,“陆寒霆,你一定很幸福吧,继承商界帝国,又有厉嫣然这样的帝都第一美人陪在身侧,很好,你一定要狠狠的幸福下去!”

  说完,陆子羡直接转身下了楼。

  陆子羡没有办法再多看陆寒霆一眼,因为陆寒霆现在的新生是夏夕绾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她曾爱他胜过自己的生命。

  他不会将夏夕绾这个名字告诉陆寒霆的,永远都不会,他不会让陆寒霆知道他究竟失去了些什么,这是对他的惩罚!

  柳招娣气急败坏的追了出去,“子羡!子羡,你给我站住!”

  那对母子一前一后的消失在眼前,陆寒霆动了一下,这时书房门打开,陆司爵走了出来。

  陆寒霆看着陆司爵,“你们吵架是因为我?”

  陆司爵摇头,“不是,跟你无关,今天是嫣然的生日,你跟嫣然相处如何?”

  “还可以,”陆寒霆并不打算多说,他直接道,“我去看奶奶。”

  ……

  卧室里,陆老夫人坐在藤椅上,她怀里抱着小圆圆,这三个月陆老夫人消瘦了好多,已经一头白发了。

  陆老夫人几乎是一夜白了头。

  小圆圆乖巧的窝在老夫人的怀里,喵喵叫了两声。

  “奶奶。”陆寒霆在陆老夫人的藤椅边单膝蹲了下来,握住了奶奶苍老的手。

  陆老夫人抬头看向陆寒霆,“原来是阿霆回来了。”

  “奶奶,听说你最近只吃了小半碗粥,你究竟是怎么了,如果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我。”

  陆老夫人轻轻的摇了摇头,“奶奶没事,不用担心,奶奶只是…想一个人了,很想很想。”

  喵~

  喵喵~

  小圆圆也叫了两声。

  陆寒霆知道奶奶不愿意说,“奶奶,过两天我将你接出去,跟我一起住,你现在胃口不好,我找个会做美食的,变得花样给你做好吃的。”

  ……

  看了奶奶,陆寒霆就离开了陆家别墅,他和陆子羡在外面都有很多房产,都有自己的别墅。

  劳斯莱斯商务豪车上,陆寒霆将挺括的后背倚靠进了座椅上,抬手捏了一下疲倦的眉心,这时驾驶座上的崇文开口道,“少主,刚才严秘书打电话过来,提醒说你第21个心理专家已经上线了,这个dr.川最擅长两性话题,一定可以治好少主你的…性冷淡。”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