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些难听的话,夏夕绾绝丽的小脸上并没有多少情绪起伏,不过轻轻的拧起了秀眉。

  柳招娣是很美的,真的很美,不过她整个人的气质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甚至透出几分尖酸刻薄来,让人十分的不喜。

  夏夕绾总觉得这样的气质配不上这张脸,这张跟柳璎珞一样的脸。

  当年柳璎珞不但是帝都第一美人,更是高智商的清冷才女,一袭白裙,怀里抱着几本书走在校园里,曾经风靡了一个时代。

  夏夕绾伸手,将支票还给了柳招娣,“陆夫人,在你心里,你觉得你儿子陆子羡值多少钱,卖什么价位合适?”

  柳招娣喝咖啡的动作一滞。

  夏夕绾莞尔,“难道我理解错了你的意思,如果我填五百万,你大概会觉得便宜了,我儿子就值这个价?如果我填五个亿,五十个亿,你大概又会觉得太贵了,你不愿意拿出这个钱,陆夫人,你拿出这张支票的时候就将你儿子待价而沽了,你不是在羞辱我,而是在羞辱你的儿子。”

  柳招娣放下了咖啡,她这才正眼打量了夏夕绾一眼,“我儿子我是很清楚的,他眼光甚高,你能将他迷住,一定是有过人的本事,你这张嘴倒是厉害,那你现在说说看,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能离开我儿子?”

  “陆夫人,我已经说过了,我跟陆子羡只是朋友,你想找我聊,但是我说的话你并不信,我们这一场谈话毫无意义,谢谢陆夫人的咖啡,我先告辞了。”夏夕绾起身离开。

  这时柳招娣幽幽的说了一句,“叶翎,是你的好闺蜜吧?”

  翎翎?

  夏夕绾心头重重的一跳,她当即警觉的看向柳招娣,“你对叶翎做了些什么?”

  柳招娣勾唇,“也没有做什么,最近叶翎跟fly珠宝合作,所以我们有接触的机会,夏小姐这么紧张干什么,既然你现在不想跟我谈,那我等你,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柳招娣从包里拿出了两张崭新的毛爷爷放在了桌上,然后戴着墨镜,踩着高跟鞋离开了这里。

  夏夕绾有不好的预感,她迅速拿出手机给叶翎的经纪人花姐打电话。

  那端的手机铃声响了一遍然后被接通了,花姐的声音传来,“喂,夕绾。”

  “花姐,翎翎呢,翎翎现在在哪里?”夏夕绾突口就问。

  “今天我们要给fly珠宝站台,翎翎进去换衣服了,夕绾,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翎翎进去换衣服几分钟了,花姐,你现在就进去找翎翎,立刻马上!”

  花姐的业务能力相当强,听到夏夕绾语气这么不对劲,花姐已经意识到什么了,她转身就跑进了换衣间,“夕绾,不…不好了,翎翎不见了!”

  叶翎不见了,突然消失在了换衣间里!

  夏夕绾一双澄亮的水眸倏然冷了下来,她知道这是柳招娣给她的警告,柳招娣开始动她身边的人了。

  “夕绾,换衣间里留了一张纸条!”花姐做事很稳,迅速在换衣间里找到了有价值的东西。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