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夏夕绾听到有人在笑话她,她迅速转过身,是陆寒霆身后的崇文捂嘴笑了。

  夏夕绾黑漉漉的翦瞳用力的瞪了过去,奶凶奶凶的,“你笑什么?”

  崇文,“对不起,没忍住,噗~”

  夏夕绾,“…”

  这时陆寒霆拔开长腿,健步走了过来,他嗓音低沉的开腔道,“又找了一个?”

  什么?

  夏夕绾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纤白的手指拽了一下自己的衣角,她回了一句,“关你什么事?”

  见她顶嘴,陆寒霆直接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森然泛白的弧线,“你脏不脏!”

  你脏不脏!

  这句话让夏夕绾的小脑袋“嗡”了一下,以前他从来没舍得对她说过什么重话,像是一把刀插进了她的心脏里反复的翻搅着,她现在觉得很疼很疼。

  夏夕绾转身就走。

  陆寒霆后悔了,话出口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只是刚才看到她那样娇娇的去勾搭别人,还用了“一下下”这样的少女叠音,他就觉得生气。

  胸膛里窜上来一股戾气,她勾.引他的时候,从来没有那样跟他撒过娇。

  这前后一对比,他就觉得她十分的恶劣,勾.引他的时候也不拿出浑身解数,对他太过敷衍。

  她又桀骜不驯的顶撞他,所以他才说了那么难听的话。

  现在见她转身就走,陆寒霆当即探出大手,一把拽住了她纤细的皓腕,“你什么意思,说你两句不开心了,你现在是甩脸色给我看?”

  夏夕绾被迫停下了脚步,她回眸看着他,男人那张俊脸布满了阴鹜不悦,她试图抽回自己的皓腕,“陆总,你还是放开我吧,免得脏到了你自己!”

  陆寒霆被呛了一下,修长的手指倏然用力,直接将纤柔的她给拽到了自己的怀里,“我带你进去。”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一颤,他说什么,他要带她进去?

  可是上一秒他还在羞辱她。

  夏夕绾发现他的脾气阴晴不定的,谁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她要将陆寒霆介绍给他。

  “你会这么好心?”夏夕绾狐疑的看着他。

  陆寒霆松开了自己的手,“我能不能带你进去,就看你的本事了,刚才你不是挺有一套的么?”

  什么意思,他要她勾搭他?像刚才她对那个老总一样?

  夏夕绾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怪癖了,不过既然他伸出了橄榄枝,那她就要紧紧抓住,不能再耽误了,她必须进去找翎翎!

  夏夕绾伸出小手,主动的挽住了他的健臂,她歪着小脑袋,把绝丽的小脸凑到他的面前,“陆总,以前都是我的错,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

  陆寒霆看着她,她那双澄亮的翦瞳里像挽着一汪潺潺的春水,扑闪扑闪的,跟刚才对他冷冷语的模样截然不同,现在她对他眉眼弯弯的笑,乖巧软萌的讨好着他。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