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伸手将叶翎扶了起来,“翎翎,我们现在在一个私人酒会上,有人将你掳过来,准备拍卖。”

  “什么?”叶翎一头雾水的,“谁干的,什么目的?”

  “翎翎,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再说,你赶紧走吧。”夏夕绾将叶翎往外推。

  叶翎拉住她的小手,“绾绾,你不跟我一起走?”

  “我先不走,代替你去拍卖。”

  “不行!”叶翎当即拒绝,“我跟你一起!”

  “翎翎,这件事是冲着我来的,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先溜出去,待会儿拍卖会一旦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吸引去,这是你溜出去的最好时机,我来之前通知了我夏爸和蓝妈,他们就在私人酒会外面接应你,翎翎,我自有打算,你不要留下来拖我后腿,快点走!”

  夏夕绾通知了夏邦和蓝烟,不过并没有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他们,夏家是江湖中人,性情十分暴躁,一旦告诉他们,他们会提着刀杀进陆家和这个私人酒会的。

  帝都权贵云集,无论是陆家还是有钱人云集的这个私人酒会,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夏夕绾并不想将夏家牵扯进来,他们没有这个义务为了她而卖命,这是她做人的准则。

  她现在只需要听话的队友!

  叶翎跟夏夕绾认识这么多年了,当然是最懂她的,她当机立断的点头,“好,绾绾,我走,你自己小心!”

  叶翎脱下了身上的薄纱长裙,换了一件女仆服,戴上了帽子,然后快速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叶翎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确保自己的安全。

  叶翎一走,夏夕绾紧绷的神经彻底的松懈了下来,她伸手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将那件裸色的薄纱长裙穿在了身上,拿掉头绳,她一头清纯的乌发潋滟的披散了下来。

  她开始打量这个房间,然后拉开了抽屉。

  很快,她在抽屉里找到了一副画。

  这是什么画?

  夏夕绾缓缓将画轴打开,一位清冷绝色的仙姬突然闯入了她的视线。

  画上是一位绝代美人!

  这个不奇怪,这个私人酒庄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场所,这里的主人更有搜罗美人的嗜好,夏夕绾震惊的是,这个绝代美人她竟然认识,是柳招娣。

  不,应该是二十多年前帝都真正的第一美人,陆寒霆的亲生母亲柳璎珞!

  这是夏夕绾第一次看到柳璎珞的画像,她几乎能第一眼就认出这是柳璎珞,画里的柳璎珞正是最韶华的少女时段,她穿了一件洁白的白裙子,怀里抱着两本书,风来了,她微微抬头望着天空,那如画师临摹出来的五官堪堪绝色,气质更是清冷出尘,还透着腹有诗书的才气。

  这就是当年冠盖满京华的柳璎珞,也是fly珠宝的创始人,一代传奇柳璎珞。

  夏夕绾被深深的震撼了,她伸出手,纤白的手指轻轻的抚上了柳璎珞的眉眼,原来她是这样一个清冷绝色的女子。

  大概,这也是柳璎珞和柳招娣之间最大的区别吧,柳招娣这一辈子都不能成为柳璎珞。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