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离开了私人酒庄,到了外面就看到了夏邦和蓝烟,两个人坐在豪车里,很听话的没有下车,但是他们已经等得很焦急了,明显很担心她。

  “夏爸,蓝妈。”夏夕绾迅速跑过去。

  夏邦和蓝烟当即拉开车门下车了,两个人紧张的拉着她的手,“绾绾,你没事吧,你是不是进了这个私人酒庄,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一个正经的女孩子怎么进去了,如果不是你发话不许我们下车,我们早就冲进去了。”

  夏夕绾早知道他们会担心,所以在电话里下了明确的指令,不许他们下车,这两个人就在车里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夏爸,蓝妈,我没事,翎翎呢,你们接到她了吗?”

  “早就接到了,叶翎被顾夜瑾给接走了,叶翎不肯走的,顾夜瑾强制性的将她带走了。”

  夏夕绾彻底放下了心,叶翎在顾夜瑾那里是最安全的。

  “绾绾,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快点告诉我们,我们替你出气。”夏邦问。

  夏夕绾摇头,“夏爸,就算有人欺负我,我也不需要你替我出气,我自己可以解决的,我可是夏家的女儿嘛。”

  这话一出,夏邦和蓝烟都觉得很骄傲,他们都明白的,现在的年轻人很需要自由和空间,他们要尊重夏夕绾的。

  “绾绾,那你解决不了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恩,好!”

  “绾绾,那我们回家吧。”

  “夏爸蓝妈,”夏夕绾突然将这两个人给叫住了,“我待会儿再回家,你们先将我送到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陆家!”

  ……

  陆家。

  陆司爵在书房里处理文件,他的私人管家宋明在里面,一般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去打扰的。

  柳招娣亲手煮了一杯咖啡,来到书房门前,抬手“叩叩”的敲响了书房门。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了陆司爵低沉磁性的嗓音,“进。”

  柳招娣推门而入。

  陆司爵穿了一件黑色衬衫黑长裤坐在办公椅上,宋明手里拿了一份文件恭敬的递过去,陆司爵低眸在看,神色专注的跟宋明在低语些什么,宋明应答了两句。

  见柳招娣进来了,宋明的话顿时停止了,他收起了文件,对着柳招娣礼貌的颔了一下首,然后离开了。

  这主仆两个人在谈很私密的事情,但是她来了,他们就不谈了。

  刚才柳招娣听到宋明说了两个字夫人,宋明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柳招娣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听错。

  就是夫人。

  宋明从来没有叫过她“夫人”,柳招娣知道宋明眼里的“夫人”只有柳璎珞一个。

  柳招娣走上前,只有在陆司爵面前,她才会放下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架子,露出娇羞的一面,“司爵,我给你煮了一杯咖啡。”

  陆司爵看着手里的文件,并没有抬头看柳招娣,他淡漠的掀了掀薄唇,“放下就行了。”

  柳招娣将咖啡放了下来,她的脸色渐渐有些僵硬,因为陆司爵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她就像是空气一样,尴尬又难堪。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