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司爵不肯,一手撑在她的身侧,避开了她高高凸起的小腹,另一只手抚她绝色的小脸蛋,“今天不是刚做了产检么,医生说一切都好,我问过了,可以碰,只要轻一点。”

  “啪”一声,林璇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你竟然问医生这个问题,陆司爵,你要脸不要脸?”

  当时她在外面听得心惊肉跳,这个男人是谁,他可是陆司爵!

  谁敢打他耳光,这世上恐怕只有柳璎珞一人了!

  陆司爵被打偏了整张俊脸,转过脸时,他那双幽沉的眸子里已经染上了一层猩红,大掌捏着她的小脸冷笑一声,“再敢打我试试看?是不是又要我把绑起来?”

  这句话很有威慑,柳璎珞迅速停下了一切挣扎,明显是被他弄怕了。

  见她变得乖顺,陆司爵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他伸手拉过被子盖住了两个人的身体,又开始吻她。

  柳璎珞被压着,当时她站在外面看不见她的小脸,但是很快,她听见了隐忍的哭泣声。

  柳璎珞哭了。

  柳招娣从来没有见柳璎珞哭过,柳璎珞的性情很淡,清冷风华的一代才女,18岁创下fly珠宝,气质出尘如谪仙,这是她第一次听见柳璎珞哭。

  还哭的这么伤心。

  那种细微的抽泣,像是紧咬着拳头发出了隐忍而绝望的哭泣,回荡在人的耳膜里,让人心碎。

  陆司爵高大的身躯倏然僵了一下,他停下动作,垂眸看着身下的女人,然后伸出两只大掌捧住了她的小脸,他低哑的嗓音里透出那么一点惊慌,焦急,凌乱,“宝贝儿,怎么哭了,恩?”

  这声“宝贝儿”轻柔而温宠,让人耳膜一酥。

  柳璎珞推打着他的大掌,自己哭着,不理他。

  “哭什么?”陆司爵将她脸蛋上的泪珠一一吻去,嗓音低哑的问道,“嫁给我,跟着我就这么委屈?”

  柳璎珞不停的推搡他,哭泣声嘤嘤泣泣的,“你将我压得好疼…走开…”

  陆司爵不动,他的姿势一直是居高临下的,虽然将她困在身下,但是已经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她的肚子。

  她喊疼不过就是找了借口,不喜欢他碰她。

  柳璎珞将小脸埋在枕头里,不停的哭。

  陆司爵英俊的脸也寸寸冷了下来,被她哭的不耐烦,也有些心烦意乱,他抽身而去,

  进了沐浴间冲了一个冷水澡。

  很快他就出来,身上一件黑色丝绸的睡衣,腰带松松垮垮的系着,透着几分成熟的性感。

  柳璎珞睡在床上,他将她翻了一个身,让她趴在他健硕的胸膛上。

  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唇往自己英俊的脸上按,“亲我,恩?”

  柳璎珞不肯。

  “我是打算放过你的,但是若是再不听话的话,就别怪我对不客气了,我憋得够久了,今晚没让我爽到,这个事儿我心里记着呢!”

  柳璎珞湿哒哒的纤长睫毛颤动着,受了他的威胁,委屈的往他唇上亲。

  陆司爵抱着她,被她亲愉悦了,他勾着唇角,又满嘴的甜蜜语,哄着她,“好了别哭了,想要什么,说出来,我什么都可以满足,哪怕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想办法摘给。”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