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话会 第九十章 又是火患(求订阅!)

小说:妖怪茶话会 作者:云渺仙 更新时间:2020-05-10 10:48: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打电话的是迟父,萧骁有点意外,下一个念头就是迟秀珂又出问题了?

  不过很快,迟父接下来的话否认了他的猜测。

  这次迟父打电话来是为了他一个朋友来向萧骁寻求帮助的。

  本来萧骁是不太乐意的,他自己都还是一个伤患。

  但是听到迟父说他朋友新搬进的家里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起火时,萧骁立即起身而坐。

  “莫名其妙的起火?”

  “是的,他专门请了专业人士在家里里里外外检查了好几遍,却没有发现起火的原因。有一次他自己都差点被烧到。因为事情很奇怪,所以我想拜托萧师傅来看一下。”

  “又是火啊。”萧骁轻声呢喃了一句,便随即正声对电话里的迟父说:“好的,我会过去看的。”

  两人稍后约定了一下具体的时间,到时候迟父会派车来接萧骁。

  这次萧骁没有拒绝,他是去帮忙的,能省点力是一点。

  不过,又是家里莫名其妙的着火,至于大米的问题,萧骁没问,迟父的朋友想必也是颇有身家的上层人士,家里的米又怎会不好?

  所以这点没有必要问。

  难道又是一只火鼠?

  萧骁最终答应下来,是因为不愿意再见到发生类似于周爷爷家的事。

  这只火鼠是要命的,即使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像孩子的恶作剧。

  不过,火浣布也算是他事后的一点报酬了。

  萧骁笑得有几分狡黠。

  第二天,来接萧骁的车并没有停到茶馆门口,而是在萧骁家后门的弄堂口停了下来。

  对于这一点,萧骁很满意,不然他还要费一番口舌跟家里人解释。

  上了车的萧骁有一瞬的惊讶,迟父、迟家兄妹都在车上。

  之所以认出大变样的迟秀珂,自然是因为她跟迟秀川坐在一起,又有五六分相似的五官。

  褪去浓妆的脸干净雅致,黛眉琼鼻,大大的杏眼清波粼粼,顾盼生姿。脸上还微微带点婴儿肥,白里透粉的双颊,散发着少女天真烂漫的气息。

  看到萧骁的目光停驻在她的脸上,迟秀珂有些紧张的握紧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

  “萧师父,上次的事谢谢你。”甜甜糯糯的嗓音带着一抹淡淡的轻灵,美好的让人不自禁微笑。

  “不客气。”

  萧骁稍稍欣赏了一番少女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姿容,又转眼看看迟秀川,有几分感慨:这才像一对兄妹嘛,之前那个画风太辣眼睛了。

  车子一路开向了郊外。

  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萧骁下车,还没来得及打量一下周边的环境,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便疾步迎了上来。

  即使一开始就知道萧骁的年纪,老迟也给他打了预防针,避免他犯浑,但是实际看到真人后中年男子还是大吃了一惊。

  真的是太年轻了!

  不过中年男子也不是一般人,他很快就收拾好了表情,满面笑容的迎向了萧骁。

  “萧师傅,你来了!”

  中年男人姓王,单字统,是一个房地产大亨。

  “王总。”萧骁礼貌的叫了一声。

  “哎呀,萧师傅,这么客气干嘛?叫我老王就行了。”王统一脸的豪爽。

  萧骁只是微笑,没有接话。

  王统也没有再说,他本也是客套而已。

  就算表面功夫做得好,在心里,王统还是有几分不以为然的。

  要不是看在今天老迟亲自陪着这所谓的萧师傅上门,他就连表面功夫也只做个三四分罢了。

  就算之前老迟跟他信誓旦旦,但是,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老迟不是被骗了吧?

  秀秀的情况他也知道几分,但在他看来,那不就是孩子的叛逆期吗?老迟就是太大惊小怪了。

  结果被这么个毛头小鬼捡了个现成便宜。

  这次这所谓的萧师傅解决不了他的问题的话,老迟应该就会认清这个人的真面目了吧?

  迟父自然不可能没看出来好友的口不对心,但是他也只能苦笑,这种事除非亲身经历了,否则是很难相信的。

  而且萧师傅还这么年轻,初见的人难免不心生疑窦。

  只是希望萧师傅不要生气吧?

  萧骁也不是一个迟钝的,再加上他超强的五感,别人表情的细微变化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一清二楚。

  王统的想法他能猜到一二,却并不在意,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甚至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

  他停在门口,满屋的妖气便迎面扑来。

  这哪里是人的住宅,根本是有妖怪把这当做自己的家了。

  而且,是不是要感谢这妖怪手下留情?不然这户人家死了都没有人知道原因。

  现在因为不明原因的失火,这间屋子早就空了出来,不住人了。

  这样这家人也算逃过一劫,普通人可受不住妖气的日夜侵袭。

  不过,萧骁有稍稍的松了一口气,不是火鼠,妖气的味道不一样。

  但是,很快萧骁又提起了心,就算不是火鼠,也是一个棘手的家伙。

  空气中残留的妖气暴戾而炙热,不禁让人有几分的心烦意乱。

  王统皱紧了眉,只觉得内心突然有一把火,不吐不快。他甚至傻兮兮的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张嘴虚叫了几声。

  迟家兄妹也有些烦躁的转了转视线。

  迟父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头,“老王啊,你这里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本来就不不对劲。”王统撇嘴,“要不然叫你们来干嘛?”

  随即他解释了起来,“这间屋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温度特别高,现在大冷的天,里面却根本不用开空调。”

  “本来也是好事,当初也是看中这点才选的这间房子。”

  “可是后来发现屋子里总是莫名其妙的失火,就觉得可能跟这件屋子不同寻常的温度有几分关系。”

  “不管怎么说,这间屋子这么危险,还怎么住人啊?”

  一说起这间房子的问题,王统便有一大堆的话,眉眼间透出微微的郁卒与苦闷。

  迟父自然一通安慰,迟家兄妹也是一脸的好奇跟同情。

  萧骁举步向屋里走去,直接查看了起来。

  见状,王统就算有几分不以为然,却还是暗含了几分期待的,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萧骁的一举一动。

  迟父、迟家兄妹更是目不转睛,上次的事情连迟秀珂都不甚清楚,更不要说迟父、迟秀川了,这次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出一两分的不寻常来。

  进入章评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