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话会 第一百零二章 吃妖,美食书,鱼缸与下雨

小说:妖怪茶话会 作者:云渺仙 更新时间:2020-05-10 10:48: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萧骁随意漫步在校园里。

  春天到了,烂漫的鲜花也次第绽放开来。

  蓊郁的绿色中,一簇簇的嫣色分外的让人赏心悦目。

  空气中也飘散着清甜的香味。

  “桀桀”

  “找到了吗?”萧骁有些意外,这么快?

  “桀桀”

  “带我去。”

  “桀”

  东转西弯下,萧骁毫不意外的来到了一个阴暗偏僻的角落。

  这是一个废弃的停车场,里面停满了布满灰尘的生锈的自行车,昏暗的光线,角落里随处可见的蜘蛛,能见到小小的蜘蛛飞快的爬来爬去。

  蛊雕安静的立在一隅。

  来到这里,不需要蛊雕的指引,萧骁自己也能感觉到狙如的妖气。

  萧骁捂住鼻子,拉开一辆辆的自行车后,露出了后面一个黝黑的洞穴。

  不就是个大了几倍的老鼠洞吗?萧骁一边挥手散去腾空的烟尘,一边忍不住吐槽。

  这长得像老鼠,习性也像老鼠了吗?

  终于在洞前清理出来了一块空地,萧骁看着毫无动静的洞穴,思考着怎么把这只藏头露尾的妖怪给弄出来。

  烟熏火燎?

  萧骁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收回了蛊雕,萧骁再次沟通妖鉴,轻唤:“多即。”

  “汪汪”

  多即晃着白尾巴蹭了蹭萧骁的腰部。

  “啡啡”腓腓一脸不爽的瞪着多即,就要扑过去,多即一个爪子就挡住了腓腓。

  腓腓使劲挥舞着爪子,却发现自己纹丝不动,脸都要气红了。

  “好了,别闹了。”萧骁有些哭笑不得,弯腰抱起腓腓。

  “多即,对着这个洞口喷火。”

  “汪”多即点了点脑袋,对着洞口,张开了猩红大嘴。

  “吼”火光闪现,轰向洞口。

  火花四溅中,一只被烧得皮毛多处焦黑、颇为狼狈的狙如冲了出来。

  “噗呼噗呼”

  狙如大声喘气着,犹如淬了毒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多即,铁灰色的眼睛里满是怨毒和微不可察的畏缩。

  “汪呜呜”多即咧嘴露出雪白尖锐的牙齿,喉咙里滚出带着浓浓警告意味的低吼。

  狙如虽然比一般老鼠大,却也只有一般博美的大跟多即一比,差距立显。

  所以即使怒火灼心,狙如还是趁多即不注意立刻拔路而逃。

  黑影迅疾如电,眼看就要从多即的身边穿梭而过。

  “汪”多即一声怒吼,双脚一蹬,便扑向了身边的狙如。

  就在狙如以为自己成功逃出生天,心里转着恶毒的报复念头的时候,突觉身子一阵剧痛,不由得尖叫出声:“噗呼”

  低头一看,狙如惊恐的发现自己被那只大狗拦腰咬住了!

  近距离下它甚至能看到那只大狗森白牙齿上的凛冽寒光,一阵腥臭味传来,却原来是那只大狗嘴里流出的涎水,滴滴答答的落在它的身上,它只觉身上突然变得粘稠起来,浑身都是那只大狗口水的味道,它有种自己正在被对方吞吃入腹的错觉。

  不,并不是错觉,因为下一刻,它清楚的听见那个站在一边的人类开口说道:“多即,吃了它。”

  吃了它?

  这个它

  狙如彻底跌入黑暗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啊,那个“它”就是它啊

  “咔吧咔吧”多即咀嚼着,然后“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汪汪”叫声中透着一抹显而易见的餍足。

  对此,萧骁神色如常,对于妖怪吃妖怪的场面,见多了,就不足为奇了。

  萧骁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淡定了。

  “那么,任务完成。”感受到体内越发粗壮几分的暖流,萧骁的嘴角不由得勾出了一个满意的弧度。

  办完事后,萧骁按照原定说法去了图书馆。

  “啡啡”腓腓抓了抓萧骁的裤脚,萧骁奇怪的低头看了它一眼,因为他所在的书架这边就他一个人,他就直接轻声问了出来:“怎么了?”

  话没问完,萧骁就注意到了腓腓怀里抱着的一本美食书?

  还是一本关于糕点的美食书。

  看着封面上小巧精致的梅花糕,萧骁有些默了。

  这是

  “啡啡啡啡”腓腓双眼闪闪发光,充满渴望的盯着萧骁。

  “你想看这本书?”萧骁不由得以手撑额,斜倚在书架上,略微有些眉眼抽搐。

  一只妖怪看书?还是看的介绍各种茶点的美食书?

  他怎么就觉得这么搞笑呢?

  不过若是一只喜欢吃茶点的腓腓,倒也不是那么奇怪?

  只是,明白归明白,萧骁还是忍不住低头,肩膀耸动了几下,嘴角的笑意挡都挡不住。

  “啡啡”

  “对不起,我,噗,我不是故意想笑的。”

  “啡啡”

  “咳”

  “好好,我们来看这本书总行了吧?”

  “乖,别生气了。”

  “啡啡”

  于是,萧骁陪腓腓看了一下午的美食书籍,看着腓腓对着图片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萧骁又忍不住想笑了,清咳了几声后,他伸手摸了摸腓腓软软的脑袋。

  “不是每天都有给你吃吗?”

  “还这么贪嘴的样子?”

  “啡啡”

  即使昨晚抓完老鼠后萧骁几人彻夜不眠的把寝室来了个大扫除,里里外外刷了一遍又一遍,但是心里的膈应感短时间内还真不太容易消除。

  坐个椅子,都要想:昨晚老鼠是不是在这上面爬过?从而屁股怎么也坐不下去。

  萧骁直接爬上了床,他那张桌子,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用它了。

  他也想着这个双休日再去买个鱼缸,把那个被不知道多少只老鼠的爪子碰过的鱼缸丢了。

  只要一回忆起鱼缸边一圈老鼠趴着的景象,萧骁整个人都不好了。

  实在没有办法毫无芥蒂的再去触摸那个玻璃鱼缸。

  他一向是有点洁癖的。

  其他人见萧骁爬上了楼床,也有样学样,把电脑搬到了床上去玩。

  短时间内,就先这样吧。

  下面就先晾个几天再说。

  一个礼拜过去,就算是赵律正也恢复了正常,完全忘记了也许自己的桌子被老鼠爬过的事实。

  萧骁却还一直记得要去买个鱼缸换下现在这个。

  所以,星期六,萧骁再次踏上了去花鸟市场的路。

  因为目标明确,所以没一会儿萧骁就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决定打道回府了。

  突然,鼻尖上觉得一点沁凉,萧骁不禁抬头望天,阴翳的天色,丝丝落雨跌落下来。

  进入章评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