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话会 第四百七十三章 酒虫.问答

小说:妖怪茶话会 作者:云渺仙 更新时间:2020-05-10 10:57: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刘茜毕竟早已不是还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了,多年社会的历练锻炼了她的心性。

  她很快恢复了平静。

  只是,脑子里的想法仍旧很混乱。

  她蹙起眉头,语速很慢的向萧师傅陈述自己的纠结与痛苦。

  “在知道孩子体内有虫子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取出来,无论如何都要把孩子体内的那条虫子取出来。”

  “但是,后面知道那只酒虫能给我的孩子带来富贵,即使有代价,我却深深的犹豫了。”

  “我不知道哪个选择才是正确的,才是对孩子最好的。”

  “对于孩子,父母最大的期望就是他们一生顺遂、富足安康。”

  “没有父母希望孩子受苦。”

  “钱财是判定成功极为重要的衡量标准。”

  “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的孩子以后就算再没出息,也能保他一生富贵,让他一生无忧。”

  “至少不用为五斗米折腰。”

  说到这里,刘茜极淡的笑了笑。

  “只是”

  刘茜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接下来要说的话极为的困难,她开合了几次嘴唇,才轻声的说道,声线却抖得越发厉害了,甚至带着一丝哽咽,“一想到我的孩子以后长大了、变老了,然后终有一天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他的尸体就会被一只虫子吃掉。”

  “被一只虫子吃掉,尸骨不存!”

  “我的心就始终闷的难受。”

  “很难受。”

  “这样的话,我的孩子是不是死后就无法得到安宁?”

  “我的孩子会不会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刘茜越说越轻,目光渐渐有些涣散,说到最后近似呢喃。

  她的面色苍白的厉害,削瘦的身子在微微的发抖,两只手紧紧的搅在一起。

  “萧师傅,你说,我们的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刘茜目光一凝,眼里的光芒明亮的近乎刺眼,却又脆弱的似乎被一缕微风轻轻一吹,就会立即熄灭。

  这样的刘茜让人不由得心生恻隐之心。

  只是,萧骁微敛眼睑,有些奇怪自己异常平静的内心。

  他有些叹息,又有些冷漠。

  面上的神色仍旧温和,低语的声线却莫名的让刘茜打了一个冷颤。

  “既然这么担心为什么刚才不提出来呢?”

  在张老爷子说出他们的决定的时候,在餐桌上笑晏晏、推杯换盏的时候,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

  萧骁不知道张家考虑的那一个礼拜里这个憔悴而忧虑的母亲是否有尝试着做些什么?

  也不知道她今天的沉默是不是因为屡次被拒的妥协?

  他只看到了今天的刘茜在之前的一不发,以及对于孩子隐隐的僵硬与抗拒。

  一种想要接近却又不自觉远离的矛盾姿态。

  萧骁想起之前孩子抓住刘茜裤子的时候,她虽然没有推开孩子,眼底却有着一丝颇为触目惊心的厌恶与惧怕。

  虽然只是很淡很淡的一丝,而且既然现在她过来找他,跟他说了这么一通话,那么就说明即使刘茜对体内有虫子的孩子有些心理上的不适,终究还是对孩子的母爱占据了上风。

  只是,明明有这么多担心的想法,却憋着不说,直到最后才来找他倾诉,那么,她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答案呢?

  他之前已经说过了,这是他们的家事,两个选择无所谓好坏,全看他们自己的选择。

  或者,她只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安慰,让她可以心安理得的抛下自己心中的顾虑?

  他这样想会不会太刻薄了?

  对于一个母亲,他

  是不是太严苛了?

  萧骁莫名勾了勾嘴角,他大概就是对刘茜之前眼底的那抹对孩子的厌恶耿耿于怀吧?

  孩子天真没错,却往往又是最敏感的。

  萧骁想起了孩子在注意到母亲低垂下来的眼底所透露出来的目光后瞬间的瑟缩与茫然,以及害怕与委屈。

  即使如此,那个孩子却仍旧执拗的紧紧抓住妈妈已经被自己捏的皱巴巴的裤子。

  因为比起其他人,妈妈至少仍旧在他的身边。

  萧骁并没有漏看那孩子在被妈妈的目光吓到后有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其他人的动作。

  可是,即使并不远的距离却犹如一道深深的鸿沟,小小的孩子抬头仰望,却没有得到一道低头回视的目光。

  得不到任何回应的视线让孩子慢慢的低下了小小的脑袋。

  远超一般人的听力让萧骁听到了那近乎呢喃的呼唤:妈妈。

  只是,萧骁望向刘茜。

  孩子虽然敏感,却也最是健忘。

  他相信,只要孩子的妈妈克服心理的障碍,一如既往的对待孩子。

  那孩子的心里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我”

  刘茜下意思的想解释,却在吐露了一个字后终是讷讷无。

  最后,刘茜深深的低下了头,“对不起。”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真是狼狈极了。

  又很是羞愧。

  似乎自己埋藏在心底深处的、就连自己都差点没有察觉到的那些隐秘的、自私的、晦涩的心思都被裸的暴露在了眼前这个年轻的萧师傅面前。

  猛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她,无从解释,甚至连一句辩解都做不到。

  “你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

  萧骁的眼角弯出了温和的弧度,“你们的选择我无从置喙。”

  “只是,你的选择是什么?”

  “你确定了吗?”

  “我的选择?”

  刘茜喃喃自语。

  良久,她的神色平静了下来。

  “萧师傅。”

  萧骁目光犹如沉潭静流,透着脉脉的润和。

  “张家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刘茜声音轻柔,却多了几分坚定与平静。

  现在又不是古代,她更不是什么苦情的媳妇。

  这件事情上,在之前的一个礼拜里,张家反复讨论,也多次咨询她的意见。

  不取出孩子的酒虫,一开始的确是她公公最先提出的。

  后来却是获得了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的同意的。

  到了她这一辈,其实对身后事就已经没有那么的看中了。

  对于她来说,孩子活着的时候,过的好好的才是最重要的。

  进入章评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