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03章 叛逆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03章叛逆

  第二天一早,铁骨换上了齐昆仑为他准备的一套全新的西装,仔细梳理了一番头发,打了发蜡,整个人显得精神焕发。s..

  “小孩子都喜欢玩游戏,这平板电脑,就拿去送心兰吧。”齐昆仑将一个包装完好的昂贵平板电脑给了铁骨。

  铁骨没有跟他客气什么,他也从来不是那种喜欢推来推去的人,大大方方就收下了。

  临走前,齐云把齐昆仑叫来交待了一番,记得多给铁骨家留些钱什么的。

  对于这些,齐昆仑自然都是一一答应了下来。

  上车之后,铁骨将地址告诉破军,破军点了点头,便开往他家所在方向。

  到了家门口,铁骨深深吸了口气,这个一向硬气的汉子,在这一刻,似乎竟然带着一些畏缩。

  按响门铃之后,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

  开门之后,齐昆仑就看到了一个穿着打扮显得很成熟的女孩子,短裙配着黑丝袜,上身是一件露脐的小t恤,头发染成了栗色,发梢处还烫了小波浪,额前是一簇时髦的空气刘海。

  “你怎么回来了?!”这个女孩一看到铁骨,脸色顿时就是一板,“你不是无期徒刑吗?”

  她,就是铁骨的女儿铁心兰,今年十八岁,还在读高中。

  铁骨看到铁心兰之后,眼圈不由红了红,而后又是一怔,脸上有了怒色,道:“谁让你打扮成这个模样的?你还是个学生吗?”

  铁心兰看了铁骨一眼,不服气地道:“我就是要这么穿,怎么了!反正也没人管我!”

  铁骨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神顿时黯然了,有些说不出话来。

  “谁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从内传来,她走到门口,看到铁骨之后,不由大吃一惊,“铁骨!你出狱了?”

  铁心兰哼了一声,直接转身就走进了室内,冷冷道:“还回来干什么!”

  “晴晴,你辛苦了。”铁骨一瘸一拐地上前,一把就抱住了妻子。

  唐晴晴注意到后面还有齐昆仑,不由脸色一红,道:“你干什么呢你,还有人在呢……”

  铁骨呵呵一笑,道:“没关系!”

  “快进屋里坐。”唐晴晴忙招呼齐昆仑进屋,不想失了礼数。

  齐昆仑点了点头之后,跟着铁骨进了屋里,屋子不是很大,但打理得却是非常整齐干净。

  “兰兰,你爸出狱了,你怎么一点不高兴?”唐晴晴皱眉道。

  “他出来了我为什么要高兴?哼!”铁心兰冷笑道,低头玩着手机,嘀嘀按着键盘,似乎是在跟谁聊天。

  唐晴晴无奈叹了口气,铁心兰最近正处于叛逆期,而铁骨又入狱了差不多三年,她一个人根本管不住女儿。

  铁骨刚坐下来,想要把礼物拿出来,铁心兰就冷哼道:“你该不会是越狱回来的吧?你可是无期徒刑,才关了你三年,你怎么就出来了?”

  铁骨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还回来干什么?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你!”铁心兰冷冷地说道,“别人都说,我爸是个杀人犯,给一个强奸犯做事,狼狈为奸!”

  铁骨的笑容顿时僵硬住了,就连齐昆仑也不由微微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铁骨怒道:“心兰,你怎么说话的?现在,立刻给齐鸿先生道歉!”

  “你还想打我?那你打死我好了!反正这十八年来,你也没怎么照顾过我。”铁心兰瞪着眼睛怒吼道,一点也不害怕。

  铁骨的面颊抽搐了几下,又恨恨地把手掌放了下来,他不想这样,不想跟女儿阔别已久的第一次见面就动粗,这样不太好。

  铁骨没有再理会铁心兰,而是转而对唐晴晴说道:“晴晴,这位是齐鸿先生的弟弟,齐昆仑。你们之前见过,只是现在,你恐怕认不出来了吧!”

  “还是十多年前见过了。”唐晴晴勉强笑了笑,热情不高。

  铁心兰听到齐昆仑的身份之后,顿时就怒了,道:“他是齐家的人?就是他们家的人害你坐牢的,你莫非这么快就忘了?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兰兰!”唐晴晴不由皱眉喊了她一声。

  铁心兰却是不在乎,指着齐昆仑道:“我们家,不欢迎姓齐的,请你滚,滚出去!”

  “啪!”

  铁骨二话不说,一个巴掌就甩在了铁心兰的脸上。

  铁心兰让铁骨这一巴掌打得懵了,而后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铁骨,道:“你打我?你出狱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一巴掌对吗?也好,反正你根本就没有当爹的责任心,我也不在乎,从此以后,你别想再让我叫你一声!你这个没责任心的男人,抛妻弃子的废物!”

  铁骨的眼圈都通红了起来,怒道:“说话一定要注意分寸!齐鸿先生当年对我的大恩大德,是你能诋毁的吗?立刻,向昆仑道歉,否则我也不认你这个女儿!”

  “你不认我还巴不得,说得好像你很在乎我这个女儿一样!你如果真的在乎,你就不会去杀人,去坐牢了!”铁心兰捂着脸就站了起来,泪水流淌而出,大步往门口跑去。

  “兰兰!”唐晴晴想去拉住她。

  “让她走!”铁骨冷冷道,“她如果不道歉,那就永远也别想再踏入这个家门!”

  铁心兰转头过来冷哼一声,流着泪,咬着牙道:“你以为我想回来?我才不想当一个罪犯的女儿呢!”

  她穿上鞋,就直接跑出了家门。

  齐昆仑叹了口气,说道:“铁骨哥,你和嫂子慢慢叙旧,我先走了。”

  铁骨却是摇头道:“你别在意心兰说的那些话,她毕竟还是个孩子,不明白事理。我回头,让她给你道歉!”

  “不必了。”齐昆仑微微笑了笑,“你和嫂子太久没见,多给你们点时间和空间,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的话,只管给我打电话!”

  说完之后,齐昆仑摸出一张银行卡来放到了桌面上,说道:“这是我爸的意思,你为我们齐家做了这么多,我们不能当白眼狼。”

  银行卡里,有两千万。

  铁骨重重叹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没有想到,自己回家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与女儿争吵,而且,女儿的那番话显然让齐昆仑觉得非常的难堪。

  “哼,姓齐的,统统都去死!”铁心兰走在路上,气咻咻地自自语道,“我没有这样的父亲,我也不想要这样的父亲!”

  “你父亲这些年来,念叨得最多的,就是你的名字。”

  铁心兰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齐昆仑竟到了她的面前来,这让她一怔。

  “你还有脸来我家?要不是因为你们齐家,他会坐牢吗?而且当时还是被判无期,你知道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铁心兰怒视着齐昆仑,对他极度不爽。

  齐昆仑没有回答,而是缓缓地说道:“你应该回去给你爸道歉。”

  “关你屁事!”铁心兰哼了一声,绕过了他,直直往前走去。

  齐昆仑摇了摇头,跟在后面。

  铁心兰冷冷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怕你不冷静。”齐昆仑犯不着跟一个小孩子生气,所以显得很平静。

  “不需要你的关心!”铁心兰对着齐昆仑直接比出了中指来。

  齐昆仑一怔,然后不由无奈地笑了起来,铁心兰的这叛逆,看来比想象当中还要严重得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