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52章 廉政司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23 09:50: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52章廉政司

  韩崔看了一眼叶盛,微微皱眉道:“我想了想,还是觉得廉政司应该通情达理一些,让蔡略去送他的母亲最后一程,你们可以全程派人盯着。”

  叶盛顿时就笑了起来,摇摇头,道:“韩州长,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蔡略所涉及的情况非常恶劣,必须要严查,在这个紧要关头,是不可能让他出去的。别说他母亲死了,就算是他全家死绝,在他彻底交代完问题之前,也是不能离开廉政司的。”

  叶盛的这番话,说得就有些恶毒了,居然说蔡家全家死绝也不让蔡略出去。

  齐昆仑的脸色略微黑了下来,全家死绝?蔡韵芝和蔡青绾可都姓蔡。

  韩崔冷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盛漠然道:“韩州长要是还想就蔡略的事情进行交涉的话,那就直接找我们的司长,或者去联系燕京的总司长好了。”

  “小崽子,说话注意点分寸,不要以为手里有点权力,就可以张口就来。”齐昆仑走到前头来,冷冷地说道。

  叶盛听到这话之后,脸色猛然一沉,黑了起来,道:“你说话才要客气点,这里是廉政司,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要不是看在韩州长的面子上,凭你这句话,我就把你给扔出去!”

  韩崔侧头看了一眼齐昆仑,只见对方面如沉水,似有不悦,便急忙道:“那就让你们的司长出来与我沟通好了,人死为大,让蔡略去给母亲送终,这是人道主义精神!”

  “司长估计在哪里忙着呢,韩州长你可以自己打他的电话。他要是点头同意放人,那我也没意见。”叶盛耸了耸肩,无可奈何一般地说道。

  齐昆仑道:“蔡略还没有经受审判,还未被剥夺相应权利,你们廉政司是有资格控制他、审问他,但他的母亲去世,你们于情于理,都应当让他出去为自己的母亲送终。”

  叶盛嗤笑一声,说道:“让他出去,如果他跟外人接触,透露了什么,破坏了我们的调查进度,那你来负责?”

  “对,我负责。”齐昆仑面无表情地答应了一声。

  “你负责?你是老几,负得起这个责?”叶盛呵呵一笑,根本看不起他的模样,转头看向了韩崔,“韩州长,实话告诉你吧,蔡略要想出去,那就只有一条路,就是认罪!把他所有的罪行都供认不讳了,我们自然会给他去给自己老母亲送终的权利。但他死不悔改,不愿意松口,那也就注定只能当一个不孝子咯。”

  韩崔已经在摸手机给狮城廉政司的司长沐星珏打电话了,不过,响了半天却是没人接,最后落得个无人接听的结果。

  “我不是在这里跟你说责任,我是在强调人的个人权利。”齐昆仑漠然道,“放人。”

  “放人?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可以认罪。”叶盛微笑道。

  “小崽子。”齐昆仑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叶盛,冷冷吐出三个字来。

  叶盛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了起来,眼中一片阴沉。

  韩崔放下手机,摇了摇头道:“不错,蔡略未经判决,还没有被剥夺相应权利,于情于理,廉政司都应该让他去看看。”

  叶盛却是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除非你们跟司长沟通!”

  “砰!”

  齐昆仑一脚就踹了出去,正中叶盛的肚皮。

  叶盛猝不及防,一下滚倒在地,痛得面色苍白,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感觉自己的肠子仿佛被对方一脚给踢断了一样。

  这里的动静,立刻引得周围看热闹的廉政司人员勃然大怒,一个个围拢了上来,保卫人员也是提了警棍往前而来。

  “小崽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再强调一遍,蔡略未经审判,相应权利未被剥夺。立刻,给我放人,让他去殡仪馆送自己的母亲最后一程!”齐昆仑面无表情地说道,眼中一片死寂,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张扑克牌一样,没有半点感情。

  齐昆仑对这些拿着权力乱来的人本来就很反感,再加上人死为大,尽管他看不惯蔡略,但他能想到,一个当儿子的,在自己母亲死时,却未能去送最后一程,是多么的痛苦!齐鸿之死,他不知情,于是懊恼至今,蔡略纵有天大错误,那也不能剥夺他对母亲的最后一点孝心。

  “韩州长,你是什么意思,纵容你的手下打人?!”有人叫了起来。

  “韩州长,你虽然是州长,但这里是廉政司,你在这里动手,可考虑清楚是什么后果了?”又有人怒吼。

  韩崔漠然道:“抱歉,他可不是我的手下。”

  叶盛被人从地上扶起来,颤颤巍巍地站稳,怒火冲天地看着齐昆仑,说道:“冲击国家机构,动手行凶打人,给我抓起来!”

  韩崔不由怒道:“我看你们谁敢!”

  “韩州长这是准备跟廉政司为敌?不知道韩州长的屁股擦得够不够干净!”叶盛恼火无比地说道。

  齐昆仑微笑道:“韩州长,我打了人,那就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好了,让他们抓!”

  韩崔一愣,然后回过神来,知道齐昆仑这是又要搞事情了……不过,这种级别的大佬的想法,他也不可能揣度得明明白白,当下犹豫着点了点头,默默退到一旁。

  “给我抓起来!”叶盛怒道。

  保卫立刻上了铐子,齐昆仑自然把双手一抬,咔嚓一声,铐子立刻给他的双手拷上了。

  韩崔看着叶盛,漠然道:“但愿你不要后悔!”

  叶盛冷笑道:“他在我们廉政司动手打人,人证这么多,我还会怕?给我抓到审讯室去,看看他跟蔡略到底什么关系,这么着急来为蔡略出头!我现在很怀疑,这个人也有参与蔡略的一些事情,必须要调查清楚。”

  廉政司的人都是横行的螃蟹,哪里想到会有人冲到他们的单位里来打人?这样的事情,这么多年来,还真是头一遭。

  “齐帅,这不会是准备剑指廉政总司吧?!”韩崔看着脸上浮现讥讽冷笑的齐昆仑,心中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的预感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齐昆仑在战场上向来以小博大,在政治场上同样如此,最近搞出来的一系列操作,都是用一些小事为支点,撬得一个个大佬坐卧不安。

  这一次,廉政司,恐怕要撞到他的枪口上了!

  “韩州长把刚才这个小崽子的话都记清楚了吗?”齐昆仑淡淡道。

  “都记下了,必要时候,可以作为呈堂证供。”韩崔严肃地点了点头。

  叶盛却是有些失去理智了,森然笑道:“小崽子?我倒看看,你这个小崽子在廉政司打人,还能翻了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