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64章 延迟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27 08:50: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64章延迟

  航班上,坐在头等舱的戴着墨镜的女子不耐烦地看着乘务长。

  “怎么还不起飞?这都延时五分钟了,你们华南航空是在搞什么啊?!”这个女子不耐烦地说道。

  “钟小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因为还有一位乘客暂未登机,所以还请您耐心等待片刻。”乘务长满脸歉意地说道。

  女子皱了皱眉道:“你认识我啊?”

  “我经常看钟小姐拍的电影。”乘务长微笑道。

  钟楚菲摘下墨镜,脸色稍微缓和,但依旧是一脸的不悦,说道:“因为一个人,就耽误这么长的时间?莫非你们机组不知道,时间是非常宝贵的吗?”

  乘务长满脸尴尬,道:“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位乘客耽误了登机时间,给您带来的困扰,实在抱歉。”

  钟楚菲恼火道:“赶紧起飞,我还要到南岛去跟人商谈合作,我的时间被耽误了,你们负责吗?!”

  钟楚菲杏眼桃腮,唇红齿白,看上去很漂亮,但似乎脾气不怎么样,已经有些大发雷霆的趋势了。

  “抱歉,抱歉,我现在立刻沟通一下。”乘务长急忙道。

  正说话间,齐昆仑终于登机了。

  他在机场门口帮忙抓了个小偷,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得知他的登机时间有可能被耽误之后,机场警署立刻给机场负责人打了电话,说明情况,让这一航班稍微延迟起飞,以便齐昆仑能够赶上飞机。机场这边也是通情达理,得知乘客是因为见义勇为而耽误了登机时间之后,立刻满口答应了下来,推迟起飞。

  看到齐昆仑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钟楚菲满脸不爽地道:“就是你一个人,耽误了大家宝贵的时间?!”

  齐昆仑转过头对着她微微颔首,说道:“抱歉。”

  钟楚菲冷冷哼了一声,并没有领情的意思,道:“如果我真的赶不上时间,我看你们谁负责!”

  齐昆仑没有过多理会的意思,靠在座椅上,假寐了起来。

  昨天他喝得烂醉如泥,好好睡了一觉,缓解了这些天来的疲倦,感觉整个人都很舒坦,心情也不错,没有跟人一般见识的意思。

  钟楚菲看到齐昆仑这个模样,不由恼火,道:“什么态度啊,耽误了我们大家的时间,还一副大爷的模样,真是了不起!这家伙,该不会是你们机长的私生子吧?”

  乘务长连忙道歉,她倒是知道齐昆仑登机延迟的具体原因,不过也没透露。

  “现在的人,真是人模狗样的,但里面却是一团糟粕,连点时间观念都没有。”钟楚菲满脸不悦地冷哼一声,转过头去,把墨镜给戴上了。

  让钟楚菲感觉到更生气的是,自己好歹也是一线明星,这个家伙登机不及时导致航班延迟不说,居然还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模样,简直太气人了!

  “钟小姐,算了,消消气好了。”经纪人在这个时候劝解钟楚菲,“你毕竟是明星,也要注意点影响。”

  钟楚菲冷着脸不再多说什么,不过,却是不屑地又打量了齐昆仑一眼。

  齐昆仑一身黑色的西装,皮鞋擦得铮亮,俨然一副成功人士,商业精英的打扮,再配上他刚毅的面容,还是很英俊的。

  他没有装出什么一副历经沧桑的模样,也没有故作深沉,就是很淡定地坐在椅子上,用一个舒适的角度靠着,闭着双眼休息。

  这趟航班的飞行时间大约为两个小时,不是很长,飞机起飞之后,便平稳行驶,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齐昆仑有觉险而避之能,如果航班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他也不会登机了。

  “这个男人,真是恶心!一句抱歉就完了!”钟楚菲心里还在恶狠狠地想着这件事,觉得烦躁。

  齐昆仑一直在闭目沉思着,叶家的家主,叶承恩,这个人知道些什么呢?齐鸿当初与他吃过饭,聊的又是些什么呢?齐鸿在当时,扮演的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从近期汇总来的线索已经可以明确了,齐鸿和于笑容的父母或许是在查一个黑钱集团,不然也不至于从国土安全局内调出两千万刀来做投石问路之举,这个黑钱集团显然与叶家是有一定联系的,这笔钱是进入了叶家的线之后才回馈了一千八百万的干净钱到齐鸿手里来的。在那之后不久,齐鸿、于笑容的父母、鹰眼部的部长以及肯定参与了此事的银行行长等都逐一身亡。

  齐昆仑知道齐鸿的性格,如果他查到了什么,必然会留下指引和线索的,但他直到死,都什么也没有留下。

  可见,齐鸿是对此有了忌惮,所以才不愿意留下线索来给齐昆仑。

  他或许是怕齐昆仑也纠缠进此事当中去,最后得到一个他不想看到的结果。

  “大哥,你当初若给我留下一些提示,那该多好?”齐昆仑不由暗暗叹了口气,而后睁开了双眼来。

  一睁眼,就是一个美丽的空姐的面庞,她脸上化着淡妆,眉眼精致,鼻梁挺直,嘴唇小巧又充满血色和弹性,睫毛上打了些许的睫毛膏,往上弯曲着,如两把小蒲扇。

  她正好推着小推车走到齐昆仑的面前,柔声问道:“先生,请问要喝点什么?”

  “香槟吧。”齐昆仑笑了笑,“谢谢。”

  “不客气!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们整个机场,都要感谢先生。”空姐笑吟吟地道,“现在,像您这么有正义感的人不多了。”

  “有正义感的人还是很多的。”齐昆仑却是笑道,从她的手里接过香槟。

  在接过香槟的时候,空姐往他的掌心里塞了一张纸条,这让他不由有些诧异。

  空姐眨了眨眼睛,把拇指和小指竖起,比了一个手机的模样,轻轻摇晃一下,推着小推车就继续往前而去了。

  齐昆仑一手拿着香槟,一手展开了纸条,只见上面写着:纳兰九歌,nljgggggg。

  齐昆仑淡淡一笑,将纸条一卷,捏成一团,随手放到了一旁,默默品了一口香槟。

  “那空姐真是瞎了眼,居然给这种垃圾男人递小纸条,真不知道是看上了他哪一点。”这一幕,都被钟楚菲给看在眼里,她在心里不屑地想着。

  乘坐头等舱的乘客,如果魅力不错,而且主动搭讪的话,往往都是能从空姐的手里拿到小纸条的。

  现在钟楚菲看齐昆仑哪里都不顺眼,所以觉得纳兰九歌这是瞎了眼的做法。

  而事实证明,纳兰九歌这一做法,似乎也的确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齐昆仑只将那张纸条扫了一眼,就随手给扔一旁去了,似乎不准备联系她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