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19章 复仇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19章复仇

  破军已经将自己的配枪拔了出来,一下上膛,顶在了孟子奇的后脑上。s.xcmxsw.

  面对孟轻舟的威胁,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砰一声开了枪,而后血花四溅,孟子奇直接应声倒地。

  这一枪打下去,溅射而出的血花和脑浆都没沾到破军的身上,他早已研究明白,从哪个角度将子弹打入,人死得最快,而且,那些红白之物不会溅到自己的身上。

  孟轻舟一下呆住了,就这么怔怔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孟子奇,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破军将保险一关,把枪插回到了腰带上,冷冷道:“你的账,先记着!”

  面对不断耍小聪明的孟轻舟,破军还是非常恼火的,只不过,齐昆仑没有计较,他便也懒得出手。

  而且,孟轻舟这秘密警察的身份,也算是一张保命符,杀之可以,不过有麻烦。

  枪决孟子奇之后,破军便大步离开了地下室。

  文东胜叹了口气,微微摇头,这孟子奇也是该死,得罪谁不好,偏要去得罪齐帅这样的人,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他本以为齐昆仑这次收拾孟子奇会有曲折,没想到最后还是这么简单粗暴,直接把人从安全屋里揪出来给毙了,这太干脆利落了。

  齐昆仑先破军走出大楼,直接上到了吕嫣然的车上来。

  “搞定了?”吕嫣然有些惊讶地看着齐昆仑,她很明白,鹰眼部这个部门非常特殊,就算是齐昆仑这样的人搞出事情,也会有麻烦。

  齐昆仑淡淡嗯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吕嫣然问道:“破军将军呢?”

  齐昆仑说道:“一会儿出来。”

  吕嫣然哦了一声,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就这么乖乖在驾驶座里坐着,时不时通过后视镜偷偷打量齐昆仑冷峻的面孔。

  破军上了车之后,吕嫣然才问道:“那么,我们现在去哪里?”

  “送我们到车站去,回风城!”齐昆仑冷淡地说道。

  吕嫣然不敢多话,立刻开车,将两人送往车站去。

  齐昆仑和破军两人到了车站之后,便直接扬长而去。

  “太过分了,连句谢谢也不说的!”吕嫣然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由气闷地哼了一声。

  她最得意的美貌,在齐昆仑眼里,居然变得一文不值,这让她非常的气馁和恼火。但是,这样的负面情绪,又偏偏不敢在他的面前表露。

  “齐帅,这么着急回去么?”破军问道。

  “武星辰在风城等着我呢!”齐昆仑叹了口气,说道。

  “武星辰?”破军不由一怔,“莫非是因为你打死了涂天蚕的事情而来?”

  “除了此事,还能如何?若非我对赤塞用兵,举国进入战时状态,恐怕最高首领都要跟我会面了!”齐昆仑摇头道。

  “看来,宁长生此人在这些人的心中很有分量啊!我倒想看看,届时齐帅击破宁长生不败威名之后,这些人会有如何反应!”破军不满道。

  在他心中,齐昆仑就是“无敌”这两个字的代表,国内一致看衰齐昆仑,这让他非常不满。

  齐昆仑淡淡道:“涂天蚕只不过是被逐出师门的一个弟子而已,宁长生不一定会愿意为他出头。这一战,恐怕还打不成!”

  破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他倒是挺期待宁长生来找齐昆仑打一架的,他想看看,这位“中南剑仙”满地找牙是个什么模样。

  此时,燕京的陈惊洛已经抵达了风城,他是为那“夺妻之恨”而来。

  蔡家明明已经答应将蔡韵芝许配给他,对于这个女人,他甚是满意,只是没有想到,半道居然被人横插一脚。

  这事儿被搅黄了之后,陈惊洛在同伴面前没少被嘲笑,这让他忍不住了,直接亲自乘飞机到了风城来,要进行报复。

  “先把这个贱人和她那个野男人给收拾了,再去找蔡家的麻烦!蔡家在这事儿上摆了我一道,不能就这么算了,哼!”陈惊洛挂着墨镜,满脸的冷酷,冷冷地说道,“青帝,此事你帮我办好,我会去求我父亲,让你进我们陈家的族谱!”

  一旁名为陈青帝的高瘦男子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陈少,此事你可不能反悔!”

  陈惊洛便冷笑道:“我陈惊洛是谁?一口唾沫一个钉。既然答应了你,那我就一定不会反悔!”

  陈青帝再次点头,心中有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的父亲,也是陈家人,不过,他的母亲,没有名分。所以,他虽姓陈,却不在陈家族谱当中,而让他入得陈家,认祖归宗,始终是他母亲的一个夙愿……不然的话,陈青帝如此高傲之人,怎么会愿意帮陈惊洛这样的纨绔子弟办事?

  陈青帝看不起这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觉得他身在陈家,却是浪费资源。

  “老子好心好意把齐帅的笔墨送过去,居然被认定为假货?蔡家这群王八蛋,也都该死。”陈惊洛冷冷道。

  陈青帝没有说话,只是跟在陈惊洛的身后。

  陈惊洛看着自己的手机,跟着导航到了地方,冷笑起来,道:“这就是那贱人的福利院了?怎么这么冷清?”

  福利院当中,并没有什么人,因为蔡韵芝最近腿脚不便的关系,所以一直没有正常运营。

  “周边好像有护卫。”陈青帝眉头挑了挑,淡淡道。

  “你去解决,我去找那个贱人!”陈惊洛摆了摆手,大步就往福利院的大门走去。

  陈青帝没有说话,身形却已经往一旁掠去,他自幼习武,二十多年来,已有一身惊人武力,外围这些护卫,虽然已是精锐,但并不是他的对手。

  “你是什么人?”蔡韵芝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陈惊洛。

  “我是谁?”陈惊洛冷冷凝视着蔡韵芝,“我本应是你未来的丈夫,不过,你这女人不识好歹。即便如此,我看上的女人,也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蔡韵芝一怔,道:“我不认识你!”

  “我是陈惊洛,蔡家的人,应该跟你说起过我才对!”陈惊洛缓缓地说道,他一步上前,直接弯腰捏住了蔡韵芝受伤的膝盖。

  蔡韵芝无力反抗,痛得惊呼一声,脸上瞬间惨白起来,道:“我知道你……但我,从没答应过!”

  “贱人,带我,去找你的那个野男人!”陈惊洛面孔扭曲地说道,最近,他没少被人笑话,心中早就是怒火中烧了。

  蔡韵芝疼得额头见汗,咬牙道:“他不在风城……”

  “那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滚回来!”陈惊洛冷哼一声,手指越发用力,剧烈的疼痛,使得蔡韵芝的身体一阵阵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