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70章 绑架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29 17:23: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哥们,有话好好说,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过节!”

  已是凌晨,楚笑枫和纳兰九歌两人,不明不白就被人麻袋罩了头,然后拖到了这个地方来。

  楚笑枫看着眼前几个皮肤黝黑的黄种人,让自己勉强笑着,希望他们能给一个解释。

  纳兰九歌看着眼前的八个人,神色平静,脸上没有丝毫波澜,这样的场面,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我们今天要动的本来是那个叫齐鸿的小崽子,可惜他身边跟着和联胜的人,不好下手。所以,也就只有朝你们下手咯!”带头模样的人站出来,摇晃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嘻嘻哈哈地道着,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把西瓜刀。

  “啊?我们不认识齐鸿啊!”楚笑枫震惊道,“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没抓错,在酒吧里的时候,你们跟他说过话。”桑坤把刀轻轻拍在自己的手里,冷笑了起来。

  纳兰九歌皱了皱眉,这应该是黑帮寻仇?她和楚笑枫两人被牵连了进来。

  楚笑枫愕然,说道:“我跟他真不认识啊!我们两人是在航空领域工作的,那个人只是个乘客而已,就是过去跟他说两句话。”

  桑坤漠然道:“拿我当小孩子耍呢?这位小姐,是他的马子吧?”

  纳兰九歌冷冷道:“我不是他的马子,我跟他的确是今天才认识的。我劝你们,最好现在放了我们,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好硬气的小娘们!”桑坤看着纳兰九歌就笑了起来,“你觉得你说这话,我会相信吗?说这样的话,你能吓唬得了谁?”

  纳兰九歌深深吸了口气,道:“我父亲叫纳兰天策,我想你们应该听过这个名字,我是他的女儿,纳兰九歌。”

  桑坤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手里的刀立刻顿了一下,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几个手下蠢蠢欲动,似乎恨不得上去撕碎纳兰九歌身上那件轻薄的t恤。

  “北境王纳兰天策的女儿?”桑坤顿时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来,“不过,他的名头也吓不住我们。”

  纳兰九歌不语,只是看着桑坤没有说话。

  楚笑枫也勉强笑道:“我父亲的名字你们应该也听过,楚龙熊,我是他儿子楚笑枫。”

  “楚龙熊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吊毛?听都没听过。”桑坤一个巴掌就抽在了楚笑枫的脸颊上,骂了一句。

  楚龙熊的名头自然没有纳兰天策这么大,这位在北原州弯弓射虎的枭雄,比起堂堂“北境王”纳兰天策而,还是低了一个档次的。

  桑坤考虑了片刻,而后笑了笑,道:“纳兰王的女儿我的确不是很想动,那就只能拿你这个小王八蛋开刀了!”

  楚笑枫愕然,平日里自己要是惹了什么事,只要报出自己父亲的名字来,基本都能平安解决。但这一次,似乎不是很管用,这几个东南亚人,压根不把他父亲放在眼里。倒是纳兰天策的名字,让这个叫桑坤的男人,有些忌惮。

  纳兰九歌微微松了口气,这几个人明显不是华国人,做事必然肆无忌惮,但好在,自己父亲的名头,还是能吓住他们。

  “他刚刚说得没错,我们并不认识那位齐鸿,只不过是萍水相逢,所以聊上几句而已。你给个面子,放我们离去,我们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你要找齐鸿的麻烦,我们也不会通风报信。”纳兰九歌说道。

  “你是纳兰天策的女儿,我不是不敢动,而是不想动,没必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桑坤冷笑着道,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腰,“老子的脑袋就是别在裤腰带上的,别以为你爹那个北境王的名头吓得住我,我又不是在北方讨饭吃!我给你个机会,你把那个叫齐鸿的家伙给叫过来,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纳兰九歌蹙眉道,神色当中,竟然带起些许威严。

  “不然,我每过五分钟就切这小子一根手指。”桑坤微微一笑,拉住楚笑枫的左手,一刀砍了下去。

  “噗!”

  一声脆响,西瓜刀很锋利,楚笑枫的小拇指一下被剁了下来。

  “啊!!!我的手!”楚笑枫痛得身体连连抽搐,但由于被捆绑在椅子上,根本无力反抗。

  纳兰九歌的眉头当中带起了些许的阴冷来,狠狠抿着嘴唇。

  桑坤眯着眼睛笑道:“现在,打电话给你的男人,让他过来。不然的话,一会儿他就得再少一根手指。”

  “那不是我的男人。”纳兰九歌强调道。

  “噗!”

  桑坤懒得说话,又是一刀,楚笑枫的无名指脱落。

  楚笑枫痛得哀嚎连连,几乎昏厥过去,大概是嫌他的叫声太吵,一个南越人直接将一块黑漆漆的脏抹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楚笑枫面色发白,痛得满身大汗,在椅子上连连挣扎着,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九歌,九歌,救救我啊……”

  桑坤的丧心病狂的确出乎纳兰九歌的意料,她见过不少的狠人,但像桑坤这么凶恶残暴的,还是第一次见。

  “救我啊……”楚笑枫用咽喉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来,求纳兰九歌救命。

  纳兰九歌抿着嘴唇思考了片刻,终于叹道:“那你们得把手机拿给我。”

  桑坤直接将纳兰九歌的手机扔了过去,然后给她略微松开双手,说道:“别耍花招,不然我直接割了你这根好看的脖子!”

  桑坤对纳兰天策有所忌惮不假,但绝对不会忌惮到那种害怕的地步,纳兰九歌微微点头,她也清楚,自己要是耍花招,那下一秒估计就会被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给杀死。

  她看到,一个南越人正往烟里卷着白色的粉末,点燃之后就抽了起来,一脸享受。

  “这些人,该不会是毒枭吧……”看到这一幕,她心里一颤,默默解锁,找到齐昆仑的账号,发出了通话邀请。

  齐昆仑那边正在窗边打坐,他才刚刚跟蔡韵芝通完电话,看到纳兰九歌的深夜来电,不由皱眉。

  他想了想,念在两人能够在离开机场之后还能相遇的缘分上,还是按下了绿色的接通按键。

  “还说不是他的马子?”桑坤看着,连连冷笑。

  齐昆仑淡淡道:“什么事?”

  纳兰九歌说道:“我和刚刚找你说话的机长被八个人绑架了,他们点名道姓要你过来。”

  齐昆仑第一时间是觉得她是在开玩笑,但随即纳兰九歌直接将通话模式改成了视频,摄像头对着楚笑枫照过去。

  齐昆仑立刻就看了到屏幕上狼狈的楚笑枫,只见,楚笑枫的左手,已经少了两根手指。

  “这关我什么事?”齐昆仑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桑坤却是接过电话,冷冷道:“姓齐的,西坞船厂,你最好快点过来,记住,你一个人来!给你十分钟,十分钟不到,这两个人全得死。另外,再说一句,每三分钟我切这个姓楚的大少爷的一根手指!”

  说完这话之后,桑坤啪一声把电话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