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24章 何为大局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24章何为大局

  福利院已经被拆成了废墟,这让蔡韵芝非常心痛。s.xcmxsw.

  齐昆仑将目光落到了陈惊洛的身上来,冷冷道:“听着!”

  “齐帅请吩咐!”陈惊洛急忙站直,抱拳说道。

  “这福利院是你拆的,那你就给我重建!里面的一应设备,也全部都由你出!届时,我会亲自来验收,如果有一点不满意,后果你知道。”齐昆仑冷笑着说道。

  陈惊洛忙不迭点了点头,郑重道:“齐帅放心,我一定会把此事办好的!”

  他心里也是懊悔不已,要是早些知道此人就是那位齐帅的话,他也绝不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用想,这事儿要是被父亲陈国韬知道了,那他的腿恐怕都要被生生打断掉。

  “就这样,你自己看着办。”齐昆仑说完之后,一甩袖子,推着蔡韵芝的轮椅就转身离去。

  蔡韵芝不由轻轻叹了口气,齐昆仑则是安慰道:“拆了重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建一座更大的,更好的!到时候,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蔡韵芝不由一笑,轻声道:“你说得有道理,重建了也好……”

  齐昆仑知道,她并非是不舍得那大楼,她不舍得的是父母的心血和一些美好的回忆。不过,人总是要往前看的,这栋大楼存在了二三十年,已经显得有些老旧,拆掉重建其实也是不错。

  齐昆仑已经发话,陈惊洛这边自然不敢打半点折扣,肯定把这福利院往好了建,那些设备必然也是会买最先进的。

  “我怎么这么蠢!”陈惊洛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几乎把自己的嘴都给抽出血来,心里悔恨得要命。

  武星辰往他脑后上抽了一巴掌,说道:“齐帅的吩咐,你要办好,不然的话,这世界上没人能保得住你!你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多谢武哥。”陈惊洛无奈苦笑。

  他是燕京出了名的纨绔,谁见着他,不得绕道走?但是这一次,他却连个屁都不敢放了,因为,他得罪的人可是齐昆仑!

  “要是他直接亮出身份来,我也不会这样啊!”陈惊洛心里还有些委屈。

  “哼!”武星辰又给了他的脑袋一巴掌,然后转身跟着齐昆仑离开了。

  破军深深看了陈青帝一眼,说道:“你很不错,下次我们再战!刚才,那不是我的全部实力,希望到时候,你有进步。”

  陈青帝微微拱了拱手,没有说话,他本就是个沉默寡的人。

  “武秘书,我们就随便在附近找个地方坐一坐好了。”齐昆仑说道。

  “这里我人生地不熟,齐帅你安排就是了。”武星辰笑道。

  出了福利院,走不到五百米,就有一家茶楼,齐昆仑推着蔡韵芝就直接进去了。

  “你在外面稍等我,我跟他去聊聊。”齐昆仑点了茶点,让蔡韵芝在靠窗的地方稍坐。

  “好。”蔡韵芝微微点头,说道。

  齐昆仑与武星辰进了一个小包间里,破军则留下来陪伴蔡韵芝。

  蔡韵芝不由问道:“找昆仑的那人是谁啊?”

  “是中枢的秘书长。”破军微微点头,应了一声。

  蔡韵芝轻轻笑了笑,然后叹了口气,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可怜兮兮的小男孩儿,而今会成为名震四方的大元帅呢?就连一国首领的秘书,都要亲自来找他面谈机宜。

  武星辰给齐昆仑倒了一杯茶,齐昆仑淡淡开口:“武秘书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今天对赤塞用兵,估计燕京那头有得忙的。”

  武星辰无奈一笑,然后说道:“我为什么而来,想必齐帅是知道的。”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宁长生的徒弟那事。”

  “不错……齐帅,中南剑仙宁长生的徒弟涂天蚕死于你手。这件事传出,高层纷纷震惊,就连首长对此都是很头疼。”武星辰苦笑道。

  齐昆仑没有说话,静待下文。

  武星辰沉吟片刻,说道:“首长的意思是,而今内外交困,又新启战局,不希望出现什么混乱。所以,你与宁长生那边,最好是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怎么个化法?”齐昆仑慢条斯理地说道。

  “最好是齐帅主动写封信道个歉,或者是亲自过去……”武星辰小心翼翼地说道。

  齐昆仑却是不由笑了起来,武星辰顿时皱眉,道:“齐帅笑什么?”

  “我齐昆仑一生行事,但求磊落!”齐昆仑笑容一收,冷冷地说道,“涂天蚕要杀我齐家恩人,我岂能容他?此事,错不在我!若是追究,还得是我去追究宁长生师道不严,纵容弟子!”

  “这……”武星辰一下就无话说了,“这是首长的意思。”

  “他的意思也不行!”齐昆仑神色淡然。

  武星辰急道:“齐帅三思,那宁长生可是已将个人武力强大到了人尽敌国的地步,当初,就连北方的雪国总统都忌惮不已!甚至,白头鹰国一方都以礼相待,奉为座上宾,想让他为国家效力……齐帅若与宁长生火并,若有个什么闪失,那岂非是亲者痛,仇者快?”

  齐昆仑不语,默默喝了一口茶水。

  武星辰递出一根烟,然后为他点燃,这才又给自己点上一根,说道:“齐帅,那涂天蚕毕竟是弃徒,你若愿意主动与宁长生说和,以他性子,想来不会出山找你麻烦。”

  齐昆仑却是笑了起来。

  “齐某问武秘书,齐某参军十年,可曾一败?”

  “未曾。”武星辰沉吟片刻,如实说道。

  齐昆仑冷哼一声,道:“既然齐某同样未曾一败,大家怎会觉得宁长生吃定齐某?!”

  武星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苦口婆心道:“齐帅,此是为大局着想,不要光顾着一时血勇做意气之争!”

  “大局?这十年来,齐某于军中南征北战,平定疆土,痛击敌国,斩将夺旗!便是因为这大局,齐某连家都未回过一次!现在呢?现在我齐家,家破人亡,偌大基业被他人篡夺,兄长更是屈辱吞枪自尽!”齐昆仑神色阴沉地说道,“若要跟我说大局,可以,将我兄长复活,我给你大局!”

  武星辰几乎窒息,只觉得那股气息震慑人心,让他脸都憋得通红。

  全国上下,有几个人敢跟他这位天字一号大秘书这么说话?!

  “宁长生若要为他那徒弟出头,尽管来就是!”齐昆仑冷冷道,将手里的茶杯往桌面上重重一顿。

  武星辰苦笑一声,只觉得入嘴香烟都是一阵发苦发涩,索性直接顺手将之掐灭在烟灰缸当中。

  就在武星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密集的警笛声从外传来,一辆辆警车,瞬间将此地包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