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93章 声打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7-09 23:09: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93章声打

  “我他妈在跟你说话,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张若愚怒火冲天,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齐昆仑无视,让他感觉很丢面子。

  谢梦兮微微皱眉,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不妙,因为,她可是见识过齐昆仑那种恐怖身手的!而且,她知道齐昆仑就是曾经到过黄泉训练营的“地藏”,是打得整个训练营诸多高手都抬不起头来的人物!现在,看到齐昆仑一脸阴沉,询问虞人是谁弄伤了她的,心里顿时就是一颤。

  虞人看了一眼周围情况,摇了摇头,道:“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

  谢梦兮顿时松了口气,这样一来,想必地藏也会借坡下驴了吧……

  但齐昆仑却是微微冷笑,道:“小鱼儿,拿你叔当傻子呢?快说,谁打的你,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

  虞人抿着嘴唇抬起手来,指了一下张若愚。

  张若愚顿时冷笑,说道:“是我打的又怎么样?我是南岛国土安全局特别行动组的组长,主管芯片被盗一案。”

  谢梦兮头皮一麻,立刻闪到张若愚的面前,张开双手来,道:“地藏首长,冷静冷静,这里毕竟是国土安全局,不是你们军部啊!”

  “唰!”

  张若愚却是一下伸手推开了谢梦兮,淡淡道:“谢处长不必为我担忧,你让开吧,别说他敢不敢动手,你就看看,他是不是我的对手吧?”

  说完这话之后,张若愚前后脚一下站开,摆起了标准无比的拳击架子。

  齐昆仑松开虞人的手,在这个时候一步上前,张若愚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记刺拳对着他的脑门打来!

  不过,这一拳,却是直接落空了!

  张若愚刚感觉到不妙,就看到一只大手对着自己的面颊抓了来,一下按到他的整张脸上,带着他整个人往后退去,臀部、后背、后脑一下撞在墙壁上,砰的一声巨响,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心跳不由自主一快。

  张若愚的身体顿时整个软了下来,被齐昆仑死死按在墙壁上,脸色憋得通红。

  谢梦兮嘴角抽了抽,不自量力,大概说的就是张若愚这种人吧?

  跟张若愚共事这几天以来,她就觉得张若愚为人太猖狂,而且也太急功近利了一点,今天,果然是踢到一块铁板上了。

  “放开张组长!”

  国土安全局内的特勤们看到这一幕,纷纷上前,指着齐昆仑大喝。

  不过,却是没有人敢拔出枪来,毕竟,眼前这位可是最高军部来的军官,如果动了枪,那到时候恐怕无法妥善解决了。

  齐昆仑转头对虞人道:“怎么收拾他?”

  虞人抿着嘴唇道:“让他下半辈子当不成男人,他之前还威胁我,说要把我卖到城寨里去。”

  南岛有一处贫民区,这片贫民区更是南岛出了名的脏乱差,就连探员们都不怎么愿意去管里面的烂事。女人,一旦被卖到这个所谓的城寨里去,那多半没有好下场,如果被某个大佬看重或许会成为一只金丝雀,如果没有,那就会被人强迫着染上毒瘾,然后当妓,每天接上十几个客人。

  “你敢!”

  张若愚瞳孔一缩,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来。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下边猛然一痛,齐昆仑也在这个时候松开了他的脸。

  “啊!!!”张若愚蜷缩在地,佝偻成一团,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裆部,痛得连连打滚。

  特勤们一下都愣住了,一个个眼皮都在颤,但是却没说出一句话来。

  见过豪横的,没见过这么豪横的,这可是国土安全局的地盘!而且,张若愚是特别行动组的组长!

  “行了。”虞人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快意,微微笑道。

  她可不是什么愿意化干戈为玉帛的人,从来都不愿吃亏,别说她不能吃亏,当初她跟齐画在一块儿的时候,连带着也不能让别人欺负了齐画。

  齐画经常跟齐昆仑说起她和虞人之间的友情,所以,齐昆仑很记虞人的情。

  谢梦兮道:“你做得太过分了,这样还怎么收场?!”

  特勤们都回过神来,一个个群情激愤起来,都以不善的目光看着齐昆仑,仿佛只要他再往前走一步,就会群起而攻之。

  “我推荐一本书给你们看看,叫《乌合之众》。”齐昆仑转过头来,漠然地看着他们,“这本书里,说的大概就是你们这样的人。”

  说完这话之后,他对虞人道:“还有谁对你动手了?”

  虞人摇了摇头,道:“就这个张组长,没有别人了。格桑在隔壁,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对他用刑!”

  齐昆仑往前走了一步,对着拥堵在门前的人群道:“闪开。”

  众人不为所动。

  齐昆仑转头,对虞人做了个竖起一根手指,而后堵住耳朵的动作·。

  虞人领会了,立刻将双手捂到了自己的耳朵上来,同时张大了自己的嘴。

  一旁的谢梦兮脸色一变,也急忙伸手捂耳张嘴,她很清楚,真正的高手,一记声打,能把人的耳膜都给吼碎!齐昆仑这种连战舰机炮都打不死的超级猛人,那显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让开!”谢梦兮立刻大叫道。

  齐昆仑却是猛然往前走了一步,脚步落下瞬间,胸腔微微一鼓,咽喉耸动,一个字眼被他从口中喷出。

  “斗!”

  道家九秘,而且是古音,对于声带的摩擦非常之剧烈,甚至要通过鼓动心脏气血来发力。

  拥堵在门口的特勤们顿时觉得双耳仿佛被锤子重重砸了一下似的,纷纷惨叫一声,双眼都发黑起来,有的倒下,有的不堪重负,捂着耳朵往后退去。

  拥堵的人群仿佛退去的潮水一般散开,让出了道路来。

  有的人,耳膜已碎,耳孔当中,竟然有鲜血流淌而出。

  谢梦兮放开双手,二话不说,直接拨了南岛国土安全局局长李坛经的电话,局势闹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是她一个处长能够处理得了的了。

  虞人捂着耳朵尚且在这个时候觉得头晕目眩,心跳加速,更遑论是那些猝不及防被吼了一声的人。

  齐昆仑的声打,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哪怕是武学高手,受其一声,都会气血凝滞,没特意练过“大圣桩”强化耳膜的人,更是极有可能被那强大的声波一下击穿耳膜。

  虞人,跟随着齐昆仑的步伐,走出了审讯室来。

  到了隔壁,齐昆仑一脚将大门踢开,格桑正垂头丧气地坐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