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95章 有所不受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7-09 23:09: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95章有所不受

  谢梦兮和李坛经看到这一幕,都是不由惊到了。

  这是什么手段?一个照面而已,竟然把一个间谍给催眠了!

  要知道,间谍可都是经受过专业培训的,哪怕是催眠专家来都不一定能够将他们催眠!他们的脑海当中大多都会植入一种潜意识,一旦被人催眠,这潜意识立刻就能强迫着他们苏醒过来。但齐昆仑这边,却是简简单单就把对方催眠,而且还让对方没有半点的反抗,好像变成了听话的木偶人一样。

  齐昆仑问道:“虞人是不是真的要与你交易?”

  孙智聪就道:“不是,她只是来找我拉投资的,不过我没有答应。”

  齐昆仑又道:“那为什么你要跟国土安全局的人说,她是来找你做交易,卖芯片的?”

  孙智聪麻木地道:“这只不过是对她栽赃陷害而已,是为了让虞家陷入麻烦,同时,也想借机整治南宫射虎。”

  齐昆仑面色冷漠,继续道:“是什么人让你这么做的?是什么人要陷害她?”

  “是上级联系的我,他们主动暴露我,引诱国土安全局的人来抓我,同时,让我将祸水引到虞人的身上去。”孙智聪好像机器人一般地道着,“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知道。”

  “你们金沙国还有多少间谍在南岛?你知道的都有哪些?”齐昆仑问道。

  “我忘了!”孙智聪却道。

  “怎么会忘了?”齐昆仑道。

  “故意的,为了避免被人问出来。所以,我们总会强迫自己忘掉一些人,一些事。”孙智聪说道。

  齐昆仑道:“所以说,你对虞人的指认,完完全全都是诬陷,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你完成这个阴谋?”

  李坛经却是在这个时候咳嗽了一声,孙智聪麻木的神情一下变化,双眼变得清明起来。

  他一醒悟过来,就立刻震惊无比地看着齐昆仑,道:“你……你不是人?!”

  齐昆仑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过头来,深深看了李坛经一眼,问道:“李局长,现在是不是可以让我把人带走了?刚刚他已经说了,虞人是被他刻意陷害的。”

  孙智聪脑门上一下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冷汗,道:“你催眠了我?我之前说了什么?!”

  李坛经冷哼一声,转身就往审讯室门口走去。

  谢梦兮喃喃道:“精神驾驭物质,心灵搏击时空……地藏不愧是当初打得整个黄泉都抬不起头来的超级高手,而今,他又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齐昆仑已然站起身来,走出审讯室,对守在审讯室外的虞人和格桑道:“走!”

  李坛经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变脸,道:“我有说过准许你把人带走吗?”

  “你给我偷奸耍滑?”齐昆仑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用一种阴冷的眼神看着李坛经。

  李坛经冷冷道:“都给我听着,没有我的命令,谁要是想把犯罪嫌疑人从我们局里带走,直接就地击毙!”

  “是,局长!”

  一群特勤都大声应承,而后纷纷拔出了自己的配枪来。

  谢梦兮跑出来,一下有些发懵,显然,虞人正是被人给陷害的,但李坛经似乎不准备就此放人。而且,刚刚李坛经打断了齐昆仑对孙智聪的催眠,这让她心中不由有了些许猜疑,或许,李坛经对此事的幕后,知道一些内幕。

  李坛经漠然道:“刚刚你也说了,不能轻信一面之词,而且,他是被你催眠了,意识在你的掌控之下,他说什么话,你都有可能控制。此事,还有待进一步调查,等调查清楚之后,我们才会视情况而定!”

  齐昆仑懒得跟李坛经说话,直接拨了个电话给郭若海。

  “齐帅,有什么事吗?”郭若海看到齐昆仑的来电就觉得头疼,但又不得不接听,满心的无奈。

  “呵呵,是有点事……”齐昆仑淡淡道,随口将这里的事情说了一通。

  郭若海苦涩道:“此事我也接到消息了,人……恐怕真的不能这么轻易让您带走啊!”

  “你们的人,把一个姑娘折磨成什么模样了,用不用我拍照片发给你啊?”齐昆仑的声音一下就冷了下来,带着怒意,“刚刚我已经亲自审讯过孙智聪,他将事实都全盘托出了!你是不是要我现在亲自飞到燕京来找你?”

  郭若海让齐昆仑这话给搞得满心幽怨,无奈叹了口气,苦笑道:“可是……”

  “我亲自作保,不够分量?!上面有人要责问,你让他们直接来找我!”齐昆仑掷地有声地道。

  “那好……我这就打个电话给李坛经说一说此事。”郭若海无奈地道。

  齐昆仑冷哼一声,将电话直接给挂了。

  李坛经皱了皱眉,不知道他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不过,片刻之后,他的手机铃声就立刻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脸色微微一变,直接按了静音,把手机放了下去。

  “不准备接?!”齐昆仑漠然道。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李坛经沉声说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把人带走,哪怕是你搬出了郭总局来,这也不行!”

  李坛经任由手机不断振动,却是一点接听的意思都没有,此事没有这么简单,郭若海虽然是他的直属上司,但他完全敢不听从郭若海的命令!而且,这里面的水很深,郭若海也不一定就能动得了他,到时候自然会有人站出来帮他说话。

  “嗡嗡嗡嗡——”

  手机振动响个不停,但李坛经就是不接。

  张若愚满脸怨毒,道:“你休想把人带走,我告诉你,虞人我钉死了,耶稣也保不住!”

  “砰!”

  齐昆仑一个箭步上前,一脚踹在张若愚的肚子上,直接把人给踢得飞了出去。

  这一脚,好悬没给张若愚踹死,他滚在地上,哇哇往外吐血,估计肠子断了。

  “断脊之犬,也敢在我面前嘤嘤狂吠。”齐昆仑面无表情地道。

  李坛经面沉如铁,喝道:“大胆狂徒,还敢在国土安全局内出手伤人!你们,把此事给我如实记录下来,到时候,我要呈报政治处和国会!”

  看到齐昆仑又往前走了一步,所有外勤都齐刷刷一下举起枪口来,将枪口对准他们三人。

  “好,很好!”齐昆仑面露冷笑,他也没有想到李坛经居然这么强硬,连郭若海的命令都敢不听。

  他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冷冷道:“国土安全局,十分钟,全部给我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