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703章 胎息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7-11 17:26: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03章胎息

  齐昆仑从和联胜回来,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阮浩这位大毒枭,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自己花钱聘请的杀手组织反过来给干掉,也没有想到自己要杀的人,竟然会是齐昆仑。

  阮浩的死,还是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坐镇南越的最大军阀阮雄第一个震怒。

  不过,南岛是华国的地盘,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军队开进南岛去,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武力。

  阮雄质问“高桌”组织,结果却是没有得来任何的回复,这个组织显得非常沉默。

  诚然,组织也遭到了同行的质疑和谴责,高层甚至约谈了凯撒。

  不过,凯撒将事情托出之后,并没有受到任何责罚,组织继续对外保持着沉默。

  “高桌”不傻,真把齐昆仑得罪死了,在亚洲的根基会被连根拔起不说,甚至整个组织还能不能安然存在都是一个大问题!杀手组织也不是什么人都敢杀的,首先不敢杀的就是白头鹰国的总统,其次是一些重要国家的政要,像齐昆仑这种身份地位不一般,而且自身武力又人尽敌国的,那就更是不可能去杀。

  齐昆仑把雪茄抽完的时候正好到了小湖别墅,听到一声水响,就见虞人从泳池里一下冒了出来,身上穿一套黑色的比基尼。

  “大半夜的,怎么不睡觉?”齐昆仑不由问道。

  “睡不着啊,所以来泳池里泡下!”虞人笑吟吟地说道,顺着楼梯爬上岸边,甚至故意挺了挺胸。

  齐昆仑顿时觉得头疼,轻轻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你穿比基尼很好看,可惜我没兴趣。”

  “咦……自作多情了吧,我又不是穿给你看的!”虞人笑道,伸手拿起浴巾擦拭自己身上的水珠。

  她之前是混娱乐圈的,身材管理得自然非常之好,前凸后翘,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在这大半夜里,穿着比基尼,还真是挺诱惑的。

  虞人对着齐昆仑勾了勾手指,问道:“要不要来鸳鸯戏水一下?”

  齐昆仑淡淡道:“也好。”

  “呃……”虞人一愣,没想到对方居然答应。

  “我要练会儿功再休息,你先回去睡觉吧。”齐昆仑说道,然后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只穿着一条五分裤跳进了泳池里。

  虞人就见齐昆仑整个人往泳池深处沉了进去,而后蜷缩成一团,仿佛母胎里的婴儿一样蜷在一处。

  从齐昆仑那极具震撼性的身材当中回过神来之后,虞人不由嘟囔道:“这是哪门子练功法子?!”

  “这是道家的一种练功方法,非常古老。《道德经》中有一句话,专气致柔,能婴儿乎?”格桑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眼神当中带着深深的震撼,“道家认为,人最为纯净的时候就是在胎儿时期,一切都顺从天地自然。齐先生这种练功方法,就仿佛回归母胎,将自己化为婴儿,抛去一切杂念,心思纯净,肉身也纯净。”

  “那他怎么呼吸?”虞人皱眉。

  “大概是胎息。《抱朴子》当中有记载,得胎息者,能不以口鼻嘘吸,如在胞胎之中。”格桑的神情依旧显得非常震撼,“不动不摇,不忧不惧,不思不想,心念不动,无来无去,不出不入,自然常住。”

  虞人也是有深厚的知识底蕴的人,听完格桑的话后,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道:“那他这能叫练功?已经是修道了吧!”

  格桑缓缓道:“严格来说,应该是修真。”

  虞人愕然。

  格桑道:“修真不是那种飞天遁地,喷火吞雷,而是顺应天道,修持真我。他的境界,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能达到了。”

  齐昆仑也是在最近才掌握了“胎息”的法门,他发现,在这样的状态之中,体能恢复非常之快,心灵境界的提升也效果拔群。

  他在水中,就好像回归到了母亲的子宫当中一样,无念无想,顺应自然,是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

  虞人忍不住感叹道:“这太神奇了,不知道我要是学会这种练功方法,能不能青春常驻。”

  格桑肯定道:“那是必然的,你要是能够掌握这种练功方式,会减缓气血的衰老,容颜自然能够青春常驻。不过,这种法门,就算他真的愿意教你,你也不一定能够学得会。现代社会,花花绿绿,红尘纷扰,有几个人能够心无杂念的?齐先生果然有大才,身为国家大将,却能够做到专气致柔,心无旁骛……”

  虞人顿时失望道:“太打击人了!算了算了,我还是去睡觉吧。睡觉,也是一种保持青春常驻的好方式啊!”

  说完这话之后,她打了个呵欠,伸伸懒腰,默默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去。

  齐昆仑沉在水中,无念无想,好像真的变成了婴儿一样,一呼一吸,都依靠胎息。

  格桑在泳池边看着,心里也不由憧憬,自己如果有一天能够有这样的功力,那就好了。

  一夜过后,虞人第二天特意起了个大早,正好看到齐昆仑从泳池当中冒出来。

  “哇,不会吧?小叔叔你在泳池里睡了一晚上?”虞人忍不住惊讶道。

  “是的,感觉舒服多了。”齐昆仑伸展身躯,肌肉线条流畅无比,上面的一道道伤疤不像破坏,反倒如同点缀,更显阳刚之气。

  虞人忍不住嘀咕道:“你还真是个怪胎啊,在水里都能睡一晚上!”

  “最好是在海里睡,不过,大自然神秘莫测,如果真的沉在海水里睡觉,不知道第二天醒来会不会被水推到哪个陌生的地方去。”齐昆仑微微一笑,精气神焕然一新,给人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但是又难以说明白。

  虞人穿着一条白色的水手裙搭着印花的短袖白t恤,看着很小清新的感觉,齐昆仑看了一眼之后,都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好像学生时代在校园里突然撞见了暗恋的校花一样。

  “用胎息的方法练功,果然不同凡响,不过,顺应自然了,自身欲望也会跟着膨胀。阴阳相吸,男人想要亲近女人,也是天道自然啊……”齐昆仑挪开自己的目光,穿着湿漉漉的裤子往屋内而去。

  “啊……怎么办,他好像变得更帅了啊!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虞人有些痛苦地握了握拳头,“墨墨啊,别怪姐姐不是人,只怪你家小叔叔太迷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