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717章 水落石出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7-15 13:32: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17章水落石出

  “是……谢叔。”

  钟楚菲也是个会顺着杆子往上爬的人,立刻就改了口。

  谢必元道:“事情跟我说说吧,大家都说得从你这里问。”

  钟楚菲道:“是这样的,之前在飞机上我与齐鸿先生发生了点矛盾……”

  “齐鸿?”谢必元一怔,转头看了一眼齐昆仑,然后明白了,这显然是用的假名来的。

  他也知道导弹芯片被盗一事,猜测到齐昆仑很可能就是奔着这件事而来的。

  钟楚菲道:“他把我叫到这里来之后,就非礼了我……之后矛盾闹开,叶少还被他给打断了腿,说是算什么之前的账……他还做了好多过分的事情,吴会长直接让他叫人给打死了……”

  谢必元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就连李国富也是满脸的愕然。

  李国富咳嗽了一声,上前两步,道:“钟小姐,冒昧问一下,你确定是齐先生非礼你?”

  钟楚菲一愣,然后点了点头,道:“是啊!大家都可以作证的。”

  谢必元神色一冷,然后缓缓说道:“钟小姐,希望你说实话啊,祸从口出,说了什么话,就要承担什么责任的!你现在,很确定齐先生把你叫到这里来,是要非礼你么?”

  李国富忍不住连连大笑了起来,看着齐昆仑道:“齐先生看上她了?”

  齐昆仑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国富。

  “抱歉,抱歉,开个玩笑而已!”李国富见齐昆仑脸色不好看,急忙改口。

  钟楚菲一下就有些六神无主了,转头看向叶正龙。

  谢必元叹息着站起身来,说道:“钟小姐,给你十秒整理一下思绪吧,你再把事情给我说一遍。这次,最好是实话!”

  “总督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您觉得是我们叶家主动在搞事?”叶承恩走了上来,沉声问道。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相信以齐先生的贵重人品,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当然了,如果钟小姐坚持这样的说法,我也不会有意见。”谢必元安抚叶承恩的情绪,平静道。

  叶承恩轻轻哼了一声,说道:“总督先生,今天是老夫寿辰,正龙向来懂事,就算要整人,也不会挑在这个时候。”

  谢必元点了点头,道:“好了,钟小姐,再重述一下吧。”

  李国富笑吟吟地说道:“钟小姐,行差踏错难免的,但要懂得知错就改。有时候,一条路走到黑,前面可就没路选了!”

  “李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叶承恩转头看向李国富,皱眉问道。

  李国富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片刻后才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有些不符合逻辑而已。不用管我,还是总督亲自处理吧!”

  钟楚菲彻底傻了,她怎么分辨不出来,谢必元和李国富明显是不相信她的话!因为,他们两人都知道齐昆仑的真实身份,根本无法相信齐昆仑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无聊事情来。

  说句不好听的,像钟楚菲这样的明星,哪怕是再大牌一点,天后级的,世界级的,只要齐昆仑勾一勾手指,那些女人排着队往他床上爬都愿意!

  钟楚菲不敢再去看叶正龙的脸,而是把头缓缓转了回来,看向谢必元,道:“谢叔能保证我的安全么……”

  谢必元平静道:“我当总督,首先要保护的就是人民的财产安全,钟小姐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我说……我跟齐鸿先生是有矛盾,不过我没想找他麻烦,都是叶少让我这么做的……”钟楚菲捂着脸就哭了起来,“叶少和吴会长把我叫到一旁去,让我用这样的方式来陷害齐鸿先生,然后他们好出面来收拾齐鸿先生……呜呜,早知道事情这么严重,我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

  此话一出,宾客们傻眼了,一直以为钟楚菲是受害者,没想到,齐昆仑才是受害者,被冤枉了!

  叶承恩听得是双眼赤红起来,怒不可遏。

  叶正龙立刻否定道:“放屁,根本不是我,我可没有跟你说过这样的话!刚才,明明是吴尽忠找的你,他心仪莫安妮,所以争风吃醋。”

  钟楚菲浑身哆嗦,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在哭。

  “现在事情清楚了。”谢必元摇了摇头,淡淡道,“秦总警,先让人把钟小姐带回警署接受调查吧,她涉嫌栽赃诽谤。”

  钟楚菲不由惊道:“谢叔,我都已经如实说了……”

  “做错事就要接受惩罚,这是这个世界的规矩!钟小姐,我保证你人身安全没有问题,但你做出栽赃诽谤的事情来,还是要接受法律制裁的。”谢必元做得很是铁面无私。

  叶正龙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这个时候,一口咬死自己没做,全部都是吴尽忠的安排。反正,吴尽忠已经被杀了,死人不会说话,根本不用担心,凭钟楚菲一个人,翻不起天来。

  “这件事先到这里,等待钟小姐那边接受调查后的结果!”叶承恩伸手指了指吴尽忠的尸体,“现在,该谈谈吴会长的事情了!”

  谢必元看向齐昆仑,道:“齐先生,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齐昆仑平静道:“他刚刚亲口承认自己指使手下来砍我,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哦……那就死有余辜。”谢必元轻飘飘地说道,没有什么意外的地方。

  谢必元这态度,让大家又是一愣!

  秦不阿焦急道:“总督先生,这不符合规定啊……”

  谢必元皱眉道:“有什么不符合规定的?一些秘密条例,你不知道,我也不方便跟你说。总之,吴尽忠之死,是他咎由自取!这件事,秦总警你就不要再参与了。”

  秦不阿吃瘪后,咬了咬牙,也没敢再说什么。

  总督做事向来光明正大,从不搞徇私舞弊那一套,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显然煞有介事。

  叶承恩嘴唇哆嗦着道:“他就这么死了?他就算让人砍杀齐鸿,那也罪不至死,就算要死,也该接受审判吧?”

  “不,他就是该死。”谢必元在这个时候却是显得很无情,冷酷地摇了摇头道,“任何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都该死!”

  “凭什么?!”叶承恩冷冷质问道。

  “就凭他的身份。”谢必元回应道。

  “他是什么身份?”叶承恩嘴唇一哆嗦,继续追问。

  谢必元沉默无,不再回应。

  李国富也是低眉敛目,显然也不想说什么。

  叶正龙却是骇然无比,这位……会不会是军方派来追查芯片的特派员?!

  一般来说,也只有特派员才有这么大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