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728章 邪术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7-18 20:37: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28章邪术

  齐昆仑跟谢梦兮谈完之后,接到了纳兰九歌发来的信息。

  纳兰九歌说她要去工作了,要不要吃个宵夜见个面,好道道别什么的。

  齐昆仑却是回复说有事,给她拒绝了。

  这让纳兰九歌不由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然后说以后会有机,让齐昆仑到北方来玩的时候,记得找她。

  齐昆仑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纳兰九歌就忍不住吐槽说,这个表情不能乱用。

  跟纳兰九歌聊完天,齐昆仑也回到了莫安妮的家中来。

  “回来了,要不要吃点宵夜什么的?我给你去做?”莫安妮问道,一如既往,蹲下身来给他换鞋。

  齐昆仑倒也略微习惯了她的这种无微不至的体贴,换好拖鞋后,伸手将她扶了起来,道:“不必了。”

  莫安妮就笑道:“那我去给你放洗澡水,睡衣今天给你买好了,而且清洗过了。”

  “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这么殷勤,可让我感觉有些受用不起啊!”齐昆仑不由发笑道。

  “哪有,我只是觉得为先生做事很幸福而已。”莫安妮扭捏地道,“一会儿,给你个小惊喜。”

  等莫安妮放好了洗澡水,齐昆仑赤身躺进高档的按摩浴缸里,温水将身体包裹,带来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

  片刻之后,齐昆仑收敛自己的心神,将意识逐渐归于脑海当中的一个“原点”,躺在水中,缓缓入定。

  与此同时,他的心跳以及血液流淌速度都减缓到了极致,整个人仿佛死去了一样,生命体征微乎其微。

  这是唯有打破虚空高手才能掌握的练功方式,是去体悟生死的奥妙,一般人就算掌握了方法,也不能乱用,气血不够强大的话,根本无法在这样的奇妙情况之下清醒过来,很有可能就直接变成当初秦牧蓉那样的“活死人”,直到之后彻底死去。

  “嗡嗡嗡——”

  齐昆仑缩成一团的意识,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对劲,仿佛钢刀刮骨一般的疼痛在脑海当中出现,竟然让他的意识开始涣散起来。

  “不妙,居然有人在这个时候用邪术害我,而且这个人的修为还不低!”齐昆仑心中猛然警醒,但剩余的意识,竟然无法聚拢,难以催动气血,让身体“活”起来。

  自古华国有巫蛊之术,南洋则有降头术。

  降头术是一种可怕而且恶毒的邪术,一旦中术,九死一生!

  齐昆仑身为顶尖高手,自身气血更是强大如龙,心灵境界也已是一时无两,按理来说,任何邪术都害不了他。不过,他在这个时候练功,体内气血凝缩,陷入那种领悟生死奥妙的状态,而害他的人又在这个时候施术,却是正中要害!

  “是勾魂降。”齐昆仑想要搬运气血,却感觉到力不从心,意识始终难以凝聚,无法唤醒自身。

  莫安妮早已经准备妥当,却见齐昆仑迟迟不从浴室里出来,这让她感觉到了疑惑,一进浴室,就见齐昆仑躺在浴缸当中,身体不断轻微抽搐,眉头紧皱,似乎格外难受的模样。

  这一幕,把她吓得魂不附体,急忙上前拍了拍齐昆仑的脸,道:“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齐昆仑并无回应。

  莫安妮抬手摸到他的额头上,与此同时,她手腕上绑着的一枚小玉坠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碎裂开来。

  瞬间,她听到了如同雷震一般的心跳,嗡的一声,浴缸内的热水都整个翻腾起来,溅得她满身都是。

  齐昆仑的双眼,终于在这个时候睁开了。

  “你刚刚怎么了?”莫安妮神色焦急地问道,“要不要我帮你叫救护车?”

  齐昆仑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摇了摇头,道:“不必。”

  他看到莫安妮手腕上的红绳还捆绑着破碎的小玉佛,不由若有所思地道:“这玉佛,你从哪里得来的?”

  “以前陪干爹到菩提寺去,跟一位老僧人见了一面,他就送了我这枚小玉佛,说是可以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挡下一劫。”莫安妮这才注意到手腕上的玉佛已经破碎,不由微微一怔,而后如实说来,“我问他为什么要送我这个,他说是要跟有缘人结个善缘。”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道:“高人!”

  他从来不小觑菩提寺内的僧人,虽然现在很多假和尚,喝酒吃肉娶妻都不在少数,但也有真正的修行者,一心持佛法,本心坚定不移。

  齐昆仑刚刚的状况很糟糕,在练功的紧要关头被人下了降头,若非莫安妮持这枚法器靠近,他就算最后醒过来,恐怕也要功力大减,精神严重受损。

  道家自古以来都说三魂七魄,现在很多天生的痴呆、智障,用科学的手段都查不出来,用道家的说法就是,这样的人,生来就少了某一魂或者某一魄,导致先天不全,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症状。

  有些人生来就不会睡觉,有的则是一入睡就做恶梦,还有的有严重的夜游症,这些,在道家来说,都是缺少了魂魄导致。

  齐昆仑醒来如果不变成白痴,那也会出现类似状态,以后精神无法得到休息,身体状况自然会每况愈下。

  人活一口气,活的就是精神。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差点把我吓死了。”莫安妮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拿起毛巾擦拭自己身上的水珠。

  “有人用邪术害我,不过好在你出现及时,而且这枚玉佛又是正宗佛家法器,否则的话,我这次就凶多吉少了。”齐昆仑神色平静,缓缓地说道。

  “邪术?这玩意真有?”莫安妮不由感觉到害怕。

  “当然,邪术是通过磁场为媒介施展的,所以一些术者需要得到被施术者的生辰八字,甚至血液、头发、皮肤之类,为的就是搭建磁场媒介,然后施术害人。”齐昆仑神色平静地说道,“当初军方就捕获了一位降头师,他给我麾下的一位师长下了玻璃降,这位师长日夜腹痛,之后通过手术,从肚子里取出了小半斤的玻璃来。”

  莫安妮听得毛骨悚然,道:“匪夷所思。”

  齐昆仑道:“所以说,不要说什么只相信科学,只相信自己之类的蠢话。这世界上,神乎其神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很多。”

  莫安妮担心道:“那以后要是这些人继续害你,那该怎么办?”

  “不用担心,这次是我疏忽大意而已,他们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的。”齐昆仑温和一笑,显得很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