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734章 赌船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7-25 10:53: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34章赌船

  这艘开往南华国的赌船,是一艘中型游轮,十分豪华。

  整个南岛,受到邀请的名流也有很多,当然,其中也有一些职业牌手,他们以打牌维持生计,每年都会参加一些赌场举办的赛事。

  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意外,齐昆仑让虞人先回了江东去,格桑则留下来保护莫安妮。

  他如约登船,一些名流在看到他之后,都是不由惊讶,显然是没想到他也会来。

  叶承恩站在高处,看着齐昆仑顺楼梯走上甲板,脸上不由流露出一抹冷笑来,喃喃道:“纵然你是军方的特派员,也注定要葬身大海!等收拾了你,我再慢慢解决和联胜,还有那个小明星。她那个过气的干爹,可罩不住她!”

  叶承恩并未在船上部署什么人员,不然的话,一旦彻查,到时候他难辞其咎。

  叶家需要做的,就是尽量撇清关系,到时候,自然有阮雄会来背锅。

  阮浩是阮雄的亲弟弟,而且,阮雄的军备开支,一定程度上是需要依靠着阮浩的,而今阮浩被人杀死在南岛,他那么一大摊子找不到人来接班,最近可谓是一团乱麻,手底下的几个势力打得不可开交,毒品市场也因此而剧烈波动。这些,都是阮雄不愿意看到的,他需要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断人财路,无异于杀人父母,更何况,阮浩还是他的亲弟弟。

  叶家每年都会安排一艘赌船前往南华国,行程大约是两天,这两天里,大家在赌船上挥金如土,享受极致的服务。

  赌船到南华国停留两天之后,会再度返航回来。

  齐昆仑出示了自己的请柬,就被服务生带到了船舱里的房间来,房间比较狭窄,一张床,一台电视,还有小茶桌,以及独立的卫生间。

  人员到齐了之后,赌船立刻出发,缓缓驶入了无边无际的海洋当中去。

  “也不知道谢梦兮是以什么样的身份上船的?”齐昆仑心中不由暗想。

  正想着,门就被人敲响了,他走上去打开门,然后就看到了谢梦兮。

  谢梦兮一身白色流苏长裙,打扮得很有仙气,脸上也难得化了妆,整个人透着一种雍容和妩媚,惹人眼馋。

  齐昆仑笑道:“我还以为你会用服务员之类的身份混上船呢。”

  谢梦兮便道:“让国土安全局给我伪造一个身份是很简单的事,而且,我属于燕京特派人员,南岛本地没人认识我。”

  齐昆仑哦了一声,微微点头道:“那你是以什么身份上的船?”

  “晋州富商包养的情人。”谢梦兮不由无奈一笑,耸了耸肩,“这位富商瘫痪在床,我们安全局就借用了他的资源,给我安排了个这样的身份。”

  齐昆仑道:“船已经出发了,芯片在船上么?”

  谢梦兮道:“不清楚,我已经让我混进来的手下暗中盯上了几个金沙国的商人,他们如果有异动,我们立刻就能发现。”

  齐昆仑听后不由觉得放了些心,道:“芯片多半是与叶家有关的,他们不会蠢到明目张胆用金沙国的人。咱们这边,见机行事吧,随时保持沟通。”

  谢梦兮沉吟道:“这次上船的人足有三百多人,还不包含服务人员以及水手等,身份不可能全部弄得明明白白。叶家肯定要针对你,你也要小心一点,这里毕竟到了大海上来,可没陆地上这么太平!”

  “多谢你的关心,我倒想看看叶家准备怎么针对我,如果光是用人命来对付我,那恐怕有些不够。”齐昆仑平静地笑了笑,胸有成竹。

  谢梦兮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这样吧,咱们随时保持联系,我到处转悠转悠。”

  齐昆仑道:“你打扮得这么漂亮,小心惹来什么麻烦。到时候,暴露了身份,可就不好了!”

  谢梦兮道:“哪个不长眼的敢打我的主意,我就让他后悔当男人就是了!不过,你例外哦!我的房间,在209。”

  说完这句话,谢梦兮眨着眼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娉娉婷婷地离去了。

  齐昆仑只是一笑,没有理会她的这点调侃,关上房门,闭目养神起来。

  赌船上,已经热闹了,熟人们先是交流寒暄了一通,而后就开始找各自感兴趣的项目玩了起来。

  赌船不单单有赌博,还有高级的外围,一些热衷此道的富人,砸出重金包下几个美女夜夜笙歌,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赌场大厅人来人往,每一秒都有人豪掷千金。

  有的人是奔着赚钱来的,有的人则是奔着娱乐来的,但赌船上配套的设施和服务,都让任何人挑不出半点的毛病来。

  一直到了晚饭时间,齐昆仑才从入定当中苏醒过来,睁开双眼,感觉到腹中饥饿,便走出房间,到了餐厅里去。

  他点了两份小菲力牛排,外加一瓶波尔多庄园出产的红酒,拿上一些特色小吃,就坐在餐桌前享受了起来。

  “就是那个人,在叶老先生的寿宴上闹事,还全身而退的猛人!”

  “真是厉害啊,多少年了,还从没见过谁敢跟叶家这么针锋相对呢!”

  “英雄出少年,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资本,再过几年,那还了得?不知道,这条过江龙是从哪里来的!”

  一些人看到齐昆仑之后,都不由指指点点,暗中议论。

  其中有一些精明的女人上来搭讪,但都被齐昆仑面无表情地拒绝了,这些女人给的暗示很明显,不过,他对此没有兴趣。

  吃过了晚餐之后,齐昆仑也没闲着,悠哉悠哉到了赌场里来,找了一张正在玩“黑杰克”的桌子坐了下来,随手撒下几千筹码。

  他对赌博一事并不擅长,但目力和记忆力惊人,荷官洗牌的时候,他甚至能够记住几乎一半牌的顺序大小。不过,他并没有刻意为之,而是靠着运气来赌。

  最中央的大桌玩的是德州扑克,桌上坐了六个人,一个是一位有钱的国外大亨,另外五个则是职业牌手。

  这张桌子周边围了不少的人在观看,欣赏牌技。

  齐昆仑过去凑了下热闹,发现自己对这些让人心跳加速的事情似乎有些无动于衷。

  “找不到乐趣啊!”男人总对挥金如土的瞬间和揭开底牌的热血上头而上瘾,但他却感觉到很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