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57章 落寞的徐三爷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57章落寞的徐三爷

  徐长川看到倒在地上的徐明轩,脸色立刻就是一变。s.tingfree.

  “爸,你来了……这家伙,拿枪打断了我的手。”徐明轩脸色惨白地说道,流了不少的血,此刻伤口虽然包扎上了,但他还是一阵阵剧痛。

  徐长川抬眼就看到了满身是血的齐昆仑,以及,另外一头被一件外套遮盖住了大半的尸体……之所以能判断出那是尸体,那是因为,外套没遮掩住的地方,有一滩血迹,甚至……还有脑浆子!

  齐昆仑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徐明轩,道:“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玲玲,我们走。”

  “莫少将,一会儿再联系。”

  “是!”莫浩然急忙答应道。

  说完这话之后,他带着葛玲玲转身就要走。

  徐长川不由阴沉道:“齐先生在我们徐家地盘大开杀戒,拿枪打断了我儿子的手,不给个交代,这就要走了吗?”

  “少废话!”莫浩然却是在这个时候怒声呵斥,“不想死就给本将军闭嘴,不然派兵平了你们!”

  徐明轩颤声道:“他是军方政治处的少将……莫浩然。”

  徐长川听到这里,瞳孔不由微微一缩,齐昆仑能指使白炫一个师长就算了,但他没想到,对方竟连政治处的少将都能使唤得动!

  要知道,政治处的人抬出去,可比地方部队上同级的要高出一截来!

  “我杀了你!”徐长川怒吼一声,就要往前冲去。

  齐昆仑头也没回,继续往前。

  徐长川在前冲瞬间,莫浩然忽然出手,一个撞肘击来,让他急忙将双臂回防!

  “轰!”

  一声巨响,徐长川脸色微微发白,往后退了将将一步,那莫浩然就已经踏到了他的面前来,一只大手猛然探出,掐住了他的脖子。

  徐长川自上次被破军削断了一根拇指之后,就再也无法用刀,此刻手中没刀,他的战斗力说是下降了九成都不为过,竟然被莫浩然轻轻松松两招制服!

  不过,这也正常,莫浩然毕竟是少将,而且是拥有紫星勋章的少将,那是实打实的战绩。虽然而今身材发福走样了一点,但功力,却是没落下半点的!因为,莫浩然始终坚信,强大的武力才是一个军人能够在战场上活下去的最高标准。

  莫浩然掐着徐长川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戏谑道:“就凭你,也敢去找他的麻烦?记住,明天领着你儿子去自杀谢罪,否则的话,整个徐家鸡犬不留!”

  那些打手看到他们平日里几乎奉若神明一般的徐三爷被莫浩然捏鸡仔般捏着脖子提在空中,一个个脸色大变。

  江湖人毕竟是江湖人,怎么可能和军队培养出来的战争机器相比?职业军人,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

  徐长川脸色一下憋得铁青,双脚在空中蹬着,喘不上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完这话之后,莫浩然冷哼一声,直接将徐长川扔了下来,砰一声,徐长川摔在墙壁上,痛得双眼一翻,差点昏迷过去。

  在这之前,风城徐三爷何等威风,一人一刀,就能砍到上百号人闻风丧胆!当初的徐家,更是一个家产不多的小家族而已,但是,凭着异军突起的徐长川,硬是生生把那些跟他们抢夜场生意的对头给砍死砍伤,砍得他们心惊肉跳。在那之后,才有了强大的徐家!

  但是,如神话一般无敌的徐三爷,却随着那个姓齐的年轻人的到来,仿佛流星一般陨落了!

  “要杀我儿,我先杀他全家!”徐长川眼中冒出森寒之意来。

  莫浩然对着莫安妮说道:“安妮,我们也走。”

  莫安妮此刻早就被吓傻了,一脸呆滞地跟着莫浩然离开了这里,等到被外面的冷风一吹,这才回过神来。

  “你闯了大祸!”莫浩然黑着脸说道。

  “我……”莫安妮想起刚才齐昆仑爆捶蔡羽飞的画面,就是一阵恐惧,头皮发麻,双腿打颤。

  莫浩然沉声道:“等会儿,我再联系一下他。你趁着这个时间,回去仔细打扮打扮。尽量,把自己打扮得性感一点。”

  莫安妮不由苦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莫浩然平静道:“让你陪他,也不算辱没了你吧?你一会儿,可不要流露出什么不满来!”

  莫安妮叹了口气,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此刻,之前对齐昆仑的那种恨意与愤怒,都已经消散不见了,留下来的,唯有深深的恐惧了。

  “我之前,居然去污蔑齐帅的人品?”莫安妮在这个时候,有一种后怕的感觉,手脚发凉。

  此时,齐昆仑已坐车将葛玲玲送到了家门口来。

  “玲玲,真是抱歉了,今天本来说好好陪你过生日的,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齐昆仑有些遗憾地说道。

  “我很开心了,没关系的!这几年来,从没这么开心过!”葛玲玲笑着拉住他的手,然后轻轻摇晃了几下。

  齐昆仑不由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礼盒来,道:“来,给你的礼物。”

  “谢谢!”葛玲玲毫不客气就收下了,“你有差不多十年没陪我过生日,欠着的礼物,可得慢慢补回来哦!”

  齐昆仑一怔,然后不由摇头苦笑,道:“风大雪大的,赶紧回家吧。今天的事情,避重就轻,别跟你爸妈说太多了……”

  “嗯……不过,那冯墨真的是画画吗?”葛玲玲点了点头,然后如此问道。

  齐昆仑听了,不由微微点了点头,道:“是她。”

  葛玲玲只是觉得疑惑,这面貌变化也太大了点,反正她是没有认出来的,不过,她也没有太过多问,今天齐昆仑的心情不佳,她不愿过多纠缠此事。

  “我回去了,谢谢你陪我过这个生日!”葛玲玲挥了挥手,“一会儿记得换身衣服,你这满身是血的,回去恐怕会引来担心。”

  齐昆仑笑着点头答应,目送葛玲玲上楼。

  等到葛玲玲安全到家之后,齐昆仑才走回车边,打开车门上车。

  破军已然坐在了车上,问道:“齐帅,我们到哪里去?”

  “先换身衣服,然后,去找她们!”齐昆仑冷冷地道。

  破军应了一声,然后把车发动。

  刚刚虞人冲着齐昆仑使眼神的意思,就是让齐昆仑事后来找她。

  “大哥走了,那就由我保护你,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欺负你……”齐昆仑看着车窗外下得有些大的雪,神色当中,带起一丝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