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765章 冠冕堂皇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8-01 08:28: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65章冠冕堂皇

  虞仲谋的这话让虞人觉得很恶心了,明明是虞霸楚犯下的错,怎么搞得好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小鱼儿,你要以家族为重啊!而今虞家陷入困境当中,你如果不主动挺身而出帮一下自己的弟弟,那虞家岂不是人心离散了?!”虞仲谋在这个时候大声质问道。

  “帮?你要我怎么帮?他自己蠢,欠下了人家五千万,我上哪里去找这些钱?”虞人冷冷地问了一句。

  “这很简单,刚刚对方已经给你开出条件来了,只要你陪他五个晚上,这五千万也就能一笔勾销了!”虞仲谋急忙说道。

  “什么?!”虞人听到这话之后,火冒三丈起来,没想到,虞霸楚说出那样的话来也就算了,就连虞仲谋也是这个想法。

  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这父子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倒不如让人整死算了。

  虞仲谋道:“我想你听得很清楚,不用我再重复一遍了吧?你陪他五个晚上,让霸楚从这件事里脱身吧!这是你这个当姐姐的,应当给弟弟的一些照顾。”

  “去死!”虞人直接给了他两个字,然后转身往外走去。

  “除了你,现在可没人能救得了霸楚,莫非你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堂弟受难吗?!”虞仲谋大声问着。

  “他已经是成年人了,既然是成年人,那就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所以,这件事,由他自己来处理好了!”虞人冷笑一声,根本不给虞仲谋这位二叔留任何的情面。

  虞仲谋冷冷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别怪我不拿你当一家人了。”

  “嗯?”虞人眉头一皱。

  “何少,我改变主意了,愿意将自己手中的百分之十八的股权,以五千万的低价卖给何氏集团。”虞仲谋高声说道。

  虞人猛然转头向虞仲谋看去,眼中带着一些震惊,虞仲谋,刚刚说什么?居然要出卖自己手中的股权?!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从侧门当中走了进来,他戴着圆框眼镜,背没有平常人那么挺直,穿得也并不正式,显得很随意。这个人,就是而今何氏集团的大少爷何鼎坤!

  虞人意识到,这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虞仲谋怕是早就跟何鼎坤有了联系,这五千万,怕不是他脱离并且背叛虞家的一个幌子!

  她再看虞霸楚,只见自己刚刚还像个怂包一样的堂弟已经直起了身来,抹了一把脸上涂抹上去的血迹,笑吟吟道:“堂姐,你不仁,那也别怪我们不义了!”

  虞人的眼神不由变得锋利起来,她没有想到,在这个最困难的关头,率先背叛的,并非是外部人员,而是家族内最亲的亲戚!

  在这一刻,虞人只感觉到了一阵恶心,这父子两人的所作所为,让她感觉到反胃,已经有些想吐了。

  “合起伙来演戏有意思?”虞人冷冷问道,“你们既然早就有了逆反之心,又何必用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

  虞仲谋摇了摇头,道:“没有演戏啊,只不过是你不念亲情,为了保住我的儿子,我不得不这么做而已。”

  虞霸楚叹息道:“是啊,堂姐,你的做法也太自私太让人失望了!我被他们欺负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可就是你呢。没想到,居然连你都要弃我不顾。”

  虞人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她清楚,虞家经历虞仲谋的背叛之后,必然会进入最艰难的时刻,对方的攻势在这段时间里也将会变得更加凶猛起来!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虞仲谋背叛虞家,出卖股权给何鼎坤,这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虞人看着虞仲谋,冷冷问道。

  “自然是因为很明白,跟我们何家当对手,没有好果子吃咯!”何鼎坤在这个时候在上前来,看着虞人,“现在我也给你个机会好了,要不要选择一下?”

  “选你妈呢?”虞人笑眯眯地看向何鼎坤,冷冷吐出四个字来。

  何鼎坤的脸色一僵,没想到虞人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脏话来,他眯着眼睛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咯!也好啊,上次在香江,叶正龙那废物没能搞定你,今天不如让你亲叔叔来帮我搞定你?”

  虞仲谋漠然地看着虞人,冷冷道:“虞镇东那老不死的眼里,只有虞东生一个人,从来没有过我虞仲谋。而且,虞家连救我儿子的五千万都不愿意拿出来,那还谈什么亲情。”

  “呵呵呵,冠冕堂皇的借口,你早就想要背叛了,这所谓的五千万,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虞人根本不相信虞仲谋的这些说辞。

  虞仲谋的这个说辞,只不过是用来堵住悠悠众口的而已,毕竟,要背叛自己的亲人和家庭,那是会被人唾弃的,除非,拥有一个让人绝对无法指责的理由!而现在,这个理由成立了,那就是虞霸楚的生命安全!虞家,不愿意用五千万来买虞霸楚的这条命,这样的说辞放出去,足够让虞仲谋立住脚了。

  “把南宫射虎叫来吧,没有他,你今天走不脱的。”陶福拖着一根长长的球杆走了上来,有一搭没一搭用球杆敲击着地面,笑吟吟地道。

  虞人沉声道:“很好,那我今天就要走,我倒看看,你们准备怎么把我拦下来!”

  何鼎坤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们,是你叔叔,还有你弟弟。”

  说完这话之后,虞仲谋和虞霸楚都不由往前一步,走到了虞人的面前来,他们两人,似乎才是拦截虞人的主力。

  虞人毕竟也是有身份的人,用太强硬的手段不可能,让虞仲谋和虞霸楚两人出手,就自然了许多,把这些事情变成虞家的家事,外人也难以插手或者插嘴什么。

  “何鼎坤,你不得好死!”虞人转过头,恶狠狠看着何鼎坤,大声呵斥了一句。

  “我好不好死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虞家肯定是不得好死的。”何鼎坤笑吟吟地点了点头,“现在,江东集团百分之十八的股份在我手里捏着了,看来,要不了多久,江东集团也就该整个落入我的手里了。”

  虞人对着虞仲谋和虞霸楚道:“你们让开!就算你们背叛了虞家,但毕竟还有一丁点情面在。”

  “情面,什么情面?!”

  虞霸楚冷笑道:“你自私自利,连我的命都不愿管。你只不过是陪福哥睡个五天而已,又不会掉块肉,还能救我一命!但你偏偏自私自利,不愿意这么做,是你先不拿我们当家人的。”

  虞人听到虞霸楚的这番话之后,不由怒极反笑,这还真是狗咬吕洞宾啊!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虞霸楚,你这些年读书,都读进狗肚子里去了!”虞人笑得有些苍凉,江东虞家,竟沦落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