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67章 自行领会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67章自行领会

  云灯再一次吐血倒地。s.tingfree.

  徐长川不由动容道:“师父!”

  云灯叹了口气,虚弱地说道:“长川,为师没用,这一次,怕是无法为你报仇了。而今为师已身负重伤,再无出手之力!”

  徐明轩的脸色瞬间惨白无比,云灯若是束手无策,那他这条小命,怕是也没了!

  “师父,你已经尽力了,我不怪你。”徐长川黯然道。

  云灯心里一阵惭愧,只是连连叹气,但是,若不这样做,真与齐昆仑交上手了,恐怕几个照面就会被打死!要知道,尹哈德那种人,他的手下都能斩杀,那他本人,会有多强?

  齐昆仑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道:“既然你不愿再战,那就请徐三爷自行动手吧!”

  徐长川从云灯的身前站了起来,深深吸了口气,说道:“你要让我在这里杀我的儿子,我做不到!我儿子昨天得罪了你,是他的过错,所谓子不教父之过,这个罪,我帮他顶吧!”

  齐昆仑没有说话,似在考虑。

  “此事,便由我这个当父亲的代子受过,齐先生觉得如何?!”徐长川沉声问道。

  齐昆仑以一种冷漠的神色看着徐长川,说道:“好!”

  徐长川二话不说,拔出一把刀来,转头看了徐明轩一眼,叹道:“我死之后,吩咐下去,徐家不得再与齐先生为敌!如有违背者,逐出家族!”

  徐明轩已经吓傻了,冲上来就抱着了徐长川的手臂,道:“爸,这是我的错,让我自己来就好。”

  他在徐长川愣神之际,猛然夺过手中的刀,而后将刀一下倒持,对着自己的大腿就一刀扎了下去!

  “噗嗤!”

  鲜血飞溅,落在白雪当中,红白相衬。

  齐昆仑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你干什么?!”徐长川不由大吃一惊,心疼无比。

  徐明轩单膝跪地,大腿上扎着一把刀,他看向齐昆仑,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已经成年了,不能还让父亲为我担责任!昨天,是我得罪了齐先生,今天,怎能让父亲代我受过?齐先生,我这条命,尽管拿去!”

  徐长川不由满眼泪水,铮铮铁汉,竟然差点哭了起来。

  徐长川就要拔出大腿上的刀,给自己来上最后一下,齐昆仑却淡淡抬手,道:“够了。”

  徐家众人本已悲怆无比,此刻听到这话,都不由纷纷回神,抬头看他。

  “下次,不要再犯到我的手里。”齐昆仑淡淡说道,“滚吧。”

  徐明轩一怔,然后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他不想让自己的父亲为自己的错误而买单,而今齐昆仑开口将他放过,他自然更是高兴。

  徐长川这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多岁一般,他扶着徐明轩站起身来,对着齐昆仑微微鞠躬,道:“多谢齐先生不杀之恩。”

  齐昆仑漠然回头,拂袖而去。

  那边的云灯也不由松了口气,他本是为了徐家复仇而来,但没想到却遇到如此扎手的点子,只能用这种下作的办法保全自己性命,而今看到不用死人,自然是无比的高兴。

  那许家派来的两个大汉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件事会以如此方式收场,两人就要把棺材搬上车走人,齐昆仑却是脚步一顿。

  “棺材既然送来了,那就得用上。”齐昆仑对破军淡淡地说了一句。

  破军听后,不由点了点头,就要出手。

  徐长川却是领会了齐昆仑的意思,立马高声说道:“不劳齐先生费心,在下愿为效劳!”

  说完这话之后,他一挥手,徐家众人立刻向着那两个许佳人的手下如恶虎一般扑了过去,摁倒在地之后,一人一刀结果性命,而后填进了棺材里去。

  “送回许小姐那里去。”徐长川神色冰冷地说道。

  他也知道,徐家与齐家并非有不共戴天之仇,跟齐昆仑有仇的是许家而已。今天这事发生,让徐长川彻底看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千万不能跟齐昆仑这样的人作对,不然的话,就真的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他虽然也恨齐昆仑用枪打断了徐明轩的手,但是,能够保全一条命下来,已是比什么都重要了。

  而今齐昆仑如此无敌姿态,徐长川已经熄灭了心中的复仇之火,连自己师父都近不了身的猛人,而且又有军方背景,就算十个徐家绑在一块儿也不够人家收拾的……

  齐昆仑倒是没有想到,无形中,云灯这精湛的演技,竟帮他省却了收拾徐家的麻烦。

  徐长川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齐昆仑的背影,带着徐家众人转身离去,把徐明轩和云灯两人都送往医院。

  破军走到齐昆仑的身旁来,兴奋无比地说道:“齐帅,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们几乎都没有看到你出手,那云灯就被你给击败了!你而今的功力,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啊?”

  齐昆仑听了这话,却是不由叹了口气,说道:“自行领会!”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直接走入了屋内。

  破军愣在原地,若有所思道:“他的意思,莫非是,此种招式,只能意会,不可传?齐帅不愧是齐帅,果然高深……”

  陈惊梦在一旁也是认真点头,她对齐昆仑如何击败的云灯也非常好奇,只可惜齐昆仑不愿意细说,他们也不好去追问。

  棺材,被送回到了许家。

  许佳人面色铁青地看着这口还在往外淌血的棺材,被气得不轻。

  “徐家,也怂了吗?!”许佳人深深吸了口气,而后狠狠捏了捏拳头,“齐昆仑,纵然你可以让风城军队听你的话,而且有一些不俗的背景!但是,面对滔滔大势,你又如何阻挡?”

  许佳人的手中,是一卷报纸,报纸的头版,正宣传着雪国巨商,金融寡头托卡列夫的儿子别佐列夫即将造访华国。

  别佐列夫,便是许佳人背后的那位汪先生请来的,他为雪国八大寡头托卡列夫之子,而这八大金融寡头,更是被外人称为雪国的“八大天王”。

  别说整个华南州的部门领导激动万分,就连华国高层都对此事颇为重视,毕竟,华国与雪国的关系,才改善了没有多久,这是促成两国进一步合作的大好机会。同样,也是华国通过这位别佐列夫从雪国捞取政治资源的一大契机!

  “天将倾,我倒要看看你这座昆仑,能否顶得住这塌下来的天!”

  许佳人握紧拳头,指甲刺入皮肉,丝丝鲜血从内流淌而出……